1. 主頁
  2. 國際

【專訪】李老師:請多多關注孤勇者,不要讓他們成為那個 “代價”

#白紙運動 社會意義深遠,回看當時的視頻,依然熱淚盈眶。

white paper protesters, shanghai

2022年,上海烏魯木齊中路,手持白紙抗議清零政策的人群。

照片:Radio-Canada / Website

Yan Liang

__________________

不知不覺間,白紙運動發生已經一年了。

去年11月底,從鄭州富士康工人抗議,與警察發生沖突,到烏魯木齊高層住宅發生大火,多人葬身火海,民眾懷疑因嚴苛防疫導致逃生通道被鎖,事件引發了民眾對動態清零政策的強烈反彈,上海、南京、北京民眾,以及各地的年輕學生走上街頭,喊出了不要核酸要自由的口號,也提出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習近平和共產黨下臺等訴求。

但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抗議視頻迅速被下架或被銷號,人們很快轉向海外人士的社交媒體。推特賬號李老師不是你老師,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成為了整個白紙運動中最大的信息輸送中心。

而海外的留學生、異見人士也迅速響應,世界各地的大城市都出現了華人反對中國動態清零政策的抗議活動。

大規模抗議直接導致中國政府在全國范圍內取消了執行了三年的新冠疫情動態清零

本臺曾在去年,事件發生幾天后采訪了李老師,當時的他雖然很疲憊,但很開心,表示是歷史選擇了自己。而在白紙運動發生一周年紀念之際,本臺再次采訪了李老師。

我希望今后的人們可以記得,在中國封控最為嚴苛的時候,在中國人最為絕望的時候,有這么一批人,他們曾經為了大家站出來。不要讓他們成為那個‘代價’,消失在歷史中。
引自 李老師

加廣YouTube視頻:白紙運動一周年,專訪李老師

回顧當時依然熱淚盈眶

李老師:這幾天,我把之前的一些視頻圖片匯總,放在網站 (新窗口)上。我也在這幾天轉發一些當時比較打動我的視頻。這是因為,那幾天里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有很多人性的閃光點,或者說一些很讓人感動的事情,可在那種洶涌的大潮之下被忽略了。所以我把它們重新推出來讓大家看看。

另外就是我把過往的推文做一個匯總,希望今后大家有一個地方查閱它們,因為推特有一個數量的限制,就是你往后翻的話可能看不到以前的推文了。

一年之后,當我回看白紙運動,很多時候依然熱淚盈眶。我看到當時的情況下,不僅僅是人們內心迸發出的吶喊和行動,也包括當時大家明明知道警察已經戒嚴、嚴陣以待的時候,還有那么多人走上街頭,這是非常感人的事情。

請多多關注孤勇者

一年之后,人們紀念白紙運動,更多人了解到,抗爭之后,許多年輕人被抓捕關押,不知去向,包括白紙革命之前的彭載舟、李康夢,也有持續受到騷擾、被迫流亡,可以說,參與者的整個人生都改變了。

李老師:白紙運動結束之后,我也收到很多人處境的消息,因為這個賬號比較敏感,我就轉給一些人權機構,做后續跟蹤和報道。

我知道大家的處境并不好,有些原本有工作的,無法繼續了,有些人被迫離開北京上海,回到老家,很多人為了這件事情,為了那個晚上他們的行動,付出了比較漫長的代價 —— 直到現在還在被警方找麻煩。很多人的人生軌跡都改變了,包括我自己。

當事件結束,當大家的解封訴求達到之后,好像就是我們成為了那個代價,沒有人再后續關注我們了。
引自 李老師

當我回頭看這段經歷,百味雜陳,我還算幸運的,畢竟我有這么個賬號,還能活躍在社交媒體,但國內的朋友就沒有那么幸運了,代價是很大的。

從我的角度看,我們的付出讓這個國家回到了正軌,讓那么多滯留海外的人可以回家,讓被封控的、在方艙被關著的人可以回家,我覺得,(我們所作的)當然是值得的。所以,與那么多人的命運相比,我個體的犧牲是OK的,但我希望未來,你如果有機會,可以幫助那些在國內因此事受影響的人。

我特別希望呼吁大家關注那些良心犯。我們看到很多人,包括前段時間在北大舉牌的男生,在鳥巢散發傳單的女士,實際上,有那么一些中國人,他們是明知道后果還要這么做,放棄了自己的命運,為大眾呼喊。同樣的,還有那些維權律師、維權者,他們幫助了很多人。

很遺憾,現在這個時代,大家似乎對這方面的消息不感興趣。哪怕是能發出來的呼喊,轉發關注也很少,我覺得挺遺憾的吧。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大家能多關注良心犯、孤勇者,那些真正的英雄。
引自 李老師

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記,不要忘記,大家現在可以去音樂節,看電影,旅行,可以正常生活,是有一些人代替我們去做了抗爭的。

當然,具體到怎么幫助他們,很難說。在國內的抗爭者,他們甚至無法和身邊人提起自己參與過白紙運動,他們因為這一件事,舉了一張白紙,在以后漫長時間里,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有警察來騷擾。如果你身邊有這樣的人,能給予一些幫助,給予他們鼓勵。

記住這件事情,就是給他們最好的鼓勵,不要讓他們消失在歷史中。

挺身而出的凡人

人們說: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一年前,當那么多關于抗爭的信息匯總到李老師那里,他選擇了發聲,盡管他了解當中的危險和可能帶來的命運改變,但依然選擇了為抗爭者發聲。

李老師:我們所有在中國經歷過、看過這么多,了解政府對異見者處罰的程度。我覺得,我們每個人都多少知道后果是什么,每個上街的,都有一個明確的覺悟。

我個人的話,當時,我意識到大家走上街頭,我感覺我必須把消息發出去,只有我不斷發出消息,讓這件事情被大眾知道,被世界知道,他們(國內抗爭者)才會更加安全。

你知道,國內的公民記者這幾年被打壓得厲害,但還是不斷有人出現,做這些事情。

而當時,推特上也有報道事件的博主,但很快他們要么被封號,要么被警察找被迫消號。那一刻我更覺得,我擔負了責任,以新聞報道的方式,要把事件記錄下來,也是一種接力吧,正好是我接棒了。

白紙運動的社會意義深遠

李老師:在白紙運動抗議出現之后不久,大約(11月)28號,各地就開始發文,低風險小區可以解封了。然后,12月就宣布可以放開,從國外入境的隔離時間減半。

從結果上看,白紙運動的訴求,就是解封,包括更廣義的全國反動態清零,這個目標是達到了。當然,白紙運動還有一部分是政治訴求,要言論自由、要新聞自由,要習近平下臺,共產黨下臺,這部分目前是不可能實現。

我個人認為,它是一個成功的運動,大家通過各自的努力抗爭,走上街頭,成功解封,成功獲得公民的權力,公民基本的自由權利得到尊重。

它對中國社會的影響是深遠的,一直到現在,我們可以看到,每天無數的抗議、無數的維權。它給了許多人一種鼓勵,讓大家知道,我們其實不需要每天被關在家里,等待官員和大白的施舍,我們可以自己站出來打破牢籠,甚至連高中生都站出來抗議,維護自己假期休息的權力——這個影響是很深遠的。
引自 李老師

中國政府的應對滯后

李老師:我個人認為,從去年的白紙革命到現在,中國政府和警方在應對民眾抗爭上,其實變化不大。因為中國的體制就是,只會聽命令,如果上面沒有新的命令,下面是沒有應變的。

比如,去年白紙運動的時候,有人喊出了習近平下臺,對面的警察就是那樣站著,因為他們沒有得到命令怎么做。

比如,這次上海萬圣節,最開始的時候,官媒是鼓勵的。結果上面說要抓了,他們又開始抓人。

他們的本身管理模式就是滯后的,沒有主觀能動性,面對突發事件往往只會一封了之,就是我要先讓事件消停住,但往往這么做,會引發更大的抗議,一個很小的事情可以演變成一個很大的事情。

比如李克強總理逝世,一個前國家總理逝世,你不讓悼念,大家非要去悼念,結果事件越來越大。

再比如,最近的亮亮和麗君夫婦,實際上,你把事情解決掉就好了,但警察非要和稀泥,非要封這對年輕夫婦的嘴,要把他們趕出鄭州,結果,本來一開始是關于融創的事情,最后,所有人都在說政府,說年輕人眼中的光沒有了。

假裝歲月靜好

在李老師成為白紙運動的關鍵人物之后,他個人遭到騷擾,幾次搬家,賬號被凍結,而他在國內的父母也受到騷擾跟蹤。

李老師:我現在和我父母通話,就是假裝歲月靜好,假裝沒有發生什么。我們都沒有去嘗試會不會回去,或他們會不會出來,我們不會實際地討論未來。

我和我父母的對話,仿佛時間定格在了2022年夏天某個時刻,噓寒問暖,報個平安。或許這樣,大家都沒有那么痛苦吧。
引自 李老師

我的父母,他們也不會翻墻,也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警察去過幾次,知道我在國外發帖子,但不知道具體發了什么 —— 我們就是處在這樣的狀態。

希望逐漸淡出大眾視野

李老師:現在繼續做這個賬號,對我來說是一種責任感,也是個慣性。每天醒來,你會看到有很多人希望你發出他們的投稿,我覺得,只能繼續做下去。

我相信未來會有更多新的賬號出現,漸漸的我就會沒有那么重要。當我不再重要的時候,我就可以做別的事情了。或許回到我的專業,繼續畫畫。

我其實不會去太多考慮大家對我的想法和喜愛,很抱歉,但我確實是這樣想的。

我覺得,如果我過度關注這些的話,它會讓我變得更加輕浮。我意識到我有這樣的影響力,我可以用這些影響力做些別的事情,或者是不是將來可以把它轉變我的政治資本,或其他資本,所以,我不會去考慮、在乎這些事情,我會把這些壓得很低,主觀地忽略掉。

當然,像最近,有臺灣朋友舉著我的白貓旗去立法院,我就覺得很酷很好玩,也會轉發一下。

(感謝李老師接受加廣訪問;以上言論僅代表嘉賓觀點)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