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國際

【分析】“兩個麥克”各執一詞:斯帕弗狀告加拿大政府是為了錢?

侯秉東教授:斯帕弗要求政府賠償理由不充足。

Canadians Michael Kovrig and Michael Spavor stand as they are recognized before President Joe Biden speaks to the Canadian Parliament in Ottawa, Canada, Friday, Mach 24, 2023. (Mandel Ngan/Pool via AP)

2023年3月24日,美國總統拜登到訪加拿大,在議會發表演講時,兩名麥克,康明凱(右)和斯帕弗受到邀請出席,現場全場起立為兩人鼓掌。

照片:AP / Mandel Ngan

RCI

———————————————

2018年12月初,在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于加拿大被捕九天后,加拿大兩名麥克,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麥克斯帕弗在中國被捕。而2021年9月,孟晚舟獲釋同時,中國也釋放了兩名麥克 —— 加拿大媒體曾形容事件宛如交換戰俘

而在獲釋超過兩年之后,兩個麥克再次成了新聞的焦點。最近,斯帕弗聘請了律師,狀告加拿大政府,要求數百萬加元的賠償。還指控自己被中國逮捕是因為另一名麥克,康明凱,為加拿大政府收集情報所致。

阿爾伯達大學中國研究所名譽所長侯秉東教授(Gordon Houlden)。

阿爾伯達大學中國研究所名譽所長侯秉東教授(Gordon Houlden)。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Professor Houlden

加拿大阿爾伯達大學中國研究所榮譽所長侯秉東(Gloden Houlden)教授在接受加廣中文采訪時,自己對斯帕弗的指控表示深深的懷疑。

他認為,中國抓捕和釋放康明凱和斯帕弗的時間點和孟晚舟事件進展實在太巧合了。

至于斯帕弗向政府索賠數百萬加幣,侯秉東教授表示:

從我這個非律師的解讀看,斯帕弗索賠案沒有什么強大的證據,因為加拿大政府并不對外國政府的行為負責。
引自 侯秉東

而且,斯帕弗的指控無法得到證實,難道要中國國安部(MSS)來作證嗎?

加拿大外交部就此發表聲明表示,兩名麥克的被捕完全是中國的任意拘捕,堅決否認了對康明凱是間諜的指控。

而中國官媒《環球郵報》則發表標題文章《曾被中國逮捕的兩個加拿大間諜鬧內訌了!》,稱這印證了兩名麥克就是間諜,中國將其逮捕是有理由的。還說,兩人內訌把加拿大的政府的臉都打腫了。

Plan rapproché de M. Saint-Jacques.

前加拿大駐華大使趙普(Guy Saint-Jacques),康明凱曾在他手下工作。

照片:Radio-Canada

斯帕弗:被捕是因為康明凱

侯秉東認為,兩名麥克在被中國政府關押超過1000天,人生被迫改變,尤其是斯帕弗,失去了原有的生意。所以,他猜測斯帕弗這次狀告加拿大有金錢的因素。

律師都是跟著錢走,斯帕弗狀告的是加拿大政府,不是中國政府,也不是康明凱個人,目的很明確。
引自 侯秉東

加拿大媒體的報道顯示,出生于1976年的斯帕弗能說流利的韓語。他在中國丹東設立了白頭山文化交流中心,也是鮮有的能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建立密切關系的西方人。

斯帕弗曾經促成了美國籃球明星羅德曼訪問朝鮮,并與金正恩會面。他還曾受邀參加朝鮮的閱兵式,并曾在金正恩的游艇上與其共度周末。

侯秉東認為,斯帕弗與朝鮮最高領導人如此密切,恐怕也早就在中國的監控之下了,或許是因為他的行為引起了中國政府的注意。

而前加拿大駐中國大使趙普(Guy Saint-Jacques)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更是直接指出,中國視朝鮮為自己的后院,和它有著獨一無二的同盟關系,但沒有任何一個中國官員或中國駐朝外交官得到過如此待遇。中方對斯帕弗的嫉恨和關注可想而知。

他還說,斯帕弗和他的律師選擇以指控康明凱的做法向加拿大政府索賠,令人遺憾。

最初報道這一消息的《環球郵報》引述斯帕弗的律師菲利普斯(John K Phillips)的話說,康明凱向加拿大政府報告了斯帕弗關于朝鮮的情況,而這些信息進而在五眼聯盟中分享。

此外,還有消息人士透露,斯帕弗指控康明凱在與加拿大駐中國使館官員交談時,草率地透露了自己的名字。

特別需要介紹的是,斯帕弗這次聘請的律師菲利普斯,曾經為著名的關塔那摩少年囚犯卡德爾辯護 (新窗口),并最終為他贏得了超過1000萬的政府賠償。

Michael Kovrig embraces his wife Vina Nadjibulla, right, after arriving at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Toronto, Saturday, Sept. 25, 2021. Two Canadians who were imprisoned in China for nearly three years are home. THE CANADIAN PRESS/Frank Gunn

2021年9月25日,獲釋后的康明凱與前妻威娜在多倫多機場久久相擁。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Frank Gunn

康明凱:我不是間諜

在斯帕弗的指控出現一周后,康明凱打破了沉默。

他接受了環球新聞的采訪,這也是他在獲釋后第一次接受專訪。

我從來都不是間諜。
引自 康明凱

出生于1972年的康明凱曾在2014年到2016年為加拿大駐華使館工作。2017年,他成為國際危機組織的東北亞高級顧問。

他表示,在與斯帕弗的交往中,自己一直坦率而誠實, 任何其他的影射都是不實之詞。最初看到報道時,感到震驚而迷惑,以為這是來自中國的假新聞。

事件也令他重新回想起在中國遭到單獨關押的日子,非常痛苦。

而他曾經的上司趙普則表示,康明凱無論是在外交領域還是在國際危機機構,所作的工作都是公開的。

他還駁斥說,斯帕弗指控康明凱透露了他的名字,但是在2018年,斯帕弗還在臉書賬號上轉過一篇同時引用他們兩人看法的關于與朝鮮貿易往來的報道。

康明凱被捕之后,他的前妻威娜為他奔走呼吁,并向媒體透露他被單獨關押,以及他堅持每天走7000步,做平板支撐,靠閱讀來度過難熬的日子的經歷。

而與他的待遇相比,加拿大完全尊重了孟晚舟的人權。

加拿大民眾對兩個麥克的遭遇給予了廣泛關注和同情,并譴責中國的做法。

外交官VS間諜

侯秉東曾在外交部門工作32年,他告訴加廣:

確實,外交官職責之一就是收集所在國的情況,然后匯報給政府。比如,在加拿大的外交官會收集關于大選或是政黨活動的信息情報、民調消息,匯報執政黨或是在野黨官員接受采訪時對不同議題的意見、立場等。
引自 侯秉東

而間諜,是通過強迫、威脅透露令對方難堪的信息、金錢收買等手段來迫使一個掌握信息的人暗中提供這些信息

他說,雖然很多人覺得兩者之間有灰色地帶,但其實很容易區分。

兩個麥克獲釋之后的加中關系

侯秉東認為,在孟晚舟和兩名麥克獲釋之后,加中關系有了改善可能性,但是,要恢復到事件之前的程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他相信,加中關系最終會得到修復,但無法預測會在什么時候,以什么樣的方式 —— 外交上沒有永遠,正如英國前首相羅德.帕默斯頓(Lord Palmerston)說過的:英國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RCI,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