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國際
  3. 國際政治

【對話】“白紙革命”傳奇人物李老師:“我是那個有幸被歷史選中的人”

“沒什么需要回應,愿好好做一個記錄者”;“白紙革命最大的意義是喚醒了民眾”。

推特賬號李老師不是你老師在這次的白紙抗議中成為中國抗議者視頻、音頻、圖片的總匯中心。

推特賬號“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照片:Radio-Canada / Twitter/@whyyoutouzhele

Yan Liang

推特賬號李老師不是你老師@whyyoutouzhele (新窗口)可謂正在進行中的中國白紙革命中最富傳奇色彩的人物。

從11月20號前后鄭州富士康工人大規模抗議開始,到這個周末,中國部分地區忽然出現解封跡象,短短兩個星期,他的推特賬號迅速成為中國抗爭者們視頻、音頻、圖像的信息總匯中心,以躲避中國的網絡審查刪帖。。

目前,他的推特關注者已經超過了80萬,并依然以很快的速度增長。他是如何做到這一點?這段時間他又經歷了什么?

昨天,通過視頻電話,加廣記者采訪了這位健談、敏銳、有責任感的九零后。

加廣:有人稱,你以一己之力,完勝國際各大媒體,你覺得呢?

李老師:首先我覺得這句話是過譽了,因為正規的媒體,他們需要核實,需要去報道更深入的內容,他們需要時間去反應。

而我呢,作為一個自媒體,發一段話也可以,一張圖片、一段視頻也可以,更加靈活。

同時,我覺得,很意外也很幸運,就是大家非常信任我,愿意把稿件投給我。

這件事情很特殊,而我是一個有幸被歷史選中的人。記得當時,烏魯木齊民眾上街的時候,我意識到,事情到了很嚴重的地步了。我立即轉變了我的方式,當時就下定決心,我必須以一種客觀、及時、準確的標準,把這些事情記錄下來。因為我意識到,這可能會是一個歷史的節點。
引自 李老師

我認為,中文推特社群里,其實是缺少一個以客觀的態度,把所有事情記錄下來的實時賬號,就是個記錄者,實時更新,向外界傳遞消息

我認為,這是一個記錄,將來,當有人想了解和研究整個事件的時候,可以從我這個頻道上尋找得到 —— 平實、客觀的記錄,是有意義的。

加廣:回想自己記錄整個事件的這個過程,你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李老師:當我開始做(信息匯總)的時候,實際上沒有太考慮我應該怎么做,它是順其而然的事情。

最開始是從富士康工人抗議的事情,我稱之為富士康2.0。要知道,富士康的工人們都是年輕人,他們是熟練掌握社交媒體的,是直接在手機上直播事件的,非常奇妙 —— 這和過往的抗議者是不同的。

比如,我當時看到的直播情景是,工人和警察中間隔著一個鐵門,工人就把鐵門點燃了,然后往那邊扔石子,而警方也向工人扔催淚瓦斯,用高壓水槍噴。

然后,年輕的工人們一邊這么做,一邊在直播這場沖突,還請大家給直播點關注,感謝網友給他們的打賞和禮物 —— 非常賽博朋克(Cyberpunk),非常魔幻。

在中國,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見過這么大規模的警民之間的對抗了,而這個過程被最火爆的短視頻的形式記錄下來了。

當時現場人士中,就有推特的網友,他們把這些視頻拍下來發給了我。而我也開始有意關注了這個新聞。那天,我只睡了三個小時。我是盯著富士康的賠償款到賬的,也是最早報道賠償的推主之一。

我以前的社交媒體,都會加入一些個人的評論啊,調侃啊,是很自我,很私人的。但富士康事件中,我漸漸地開始以這種客觀記錄的方式來呈現。

同時,在那幾天,可謂新聞不斷,事情一件接一件地發生。

11月24號,烏魯木齊發生大火,有母親和孩子死亡,網上人們開始關注,質疑封控措施,引發很多共情。接著,因為一起封控人員打人事件,烏魯木齊有人走上街頭。

但是,全國各地自發悼念火災死難者的信息不斷被刪除,結果,朋友圈都在發好好好對對對

突然,南京的那位女同學就拿著一張白紙站在階梯前表達抗議,一下子就有那么多人跟著,拿著白紙上街了,你根本想不到它會產生那么大的影響力和號召力。

然后,有人喊出了要求新聞自由,言論自由,要求習近平下臺,共產黨下臺。

現在回頭看,每一次有事情發生,他們(政府)都不是要解決問題,只是希望把它按下去,結果,一個個意外事件就像是水滴,一滴滴積累,產生了更大的抗議浪潮。
引自 李老師

這個頻道成了這樣一個保存記錄的地方,很多墻內的人,因為好多視頻在墻內被封了,又翻墻出來找這些視頻。

我對于現場和事件的走向是沒有影響的,好多人也不是立即能把信息發給我,也需要等到他們都安全了,才會把消息發給我,我只是記錄這些發生的事情。

而很多人通過我的這個頻道看到那些視頻,他們會如何做,和如何選擇,是我不能控制的。

加廣:就在這兩天,推特上某位大V忽然出來,指責你有后臺,或者你的支持者都是五毛,你對此有什么回應嗎?

李老師:我覺得,沒什么需要回應的。此刻,這個賬號已經不適合回應或是撕B了,那樣不僅僅是分割了我的精力,也轉移了視線。

此刻的狀態已經是我將無我了,我已經完全把我的個人情緒、想法從這個賬號剝離,我使用它傳遞大家聲音的時候,就不能把個人的情緒放進太多。雖然,我是個情感豐富,表達力很強的人,但這個賬號此刻有那么多人關注它,我不能再把它當作個人的賬號來使用。
引自 李老師

其實,當一個賬號到達這個位置和高度的時候,肯定有人對你進行指責,這是一定的,但我們不能把這個當作一個重點。他們的目的可能就是你要不斷解剖自己,不斷暴露自己,證明自己,但沒有必要,我的行為已經是這段歷史的一部分了,我不要用其他行為來證明我自己了。

加廣:這段時間,你會確實感到有危險嗎?包括你的家人。

李老師:我覺得,主要還是精神壓力非常大,從最開始,就會收到一些私信,有一些人,我不知道他們的來歷,但會說一些話,發信息說要舉報我。

有一天,有民警忽然去了我父母家,當然是以別的理由,但我無法不聯想,因為我知道,這件事情已經很大了,很多人在搜索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當然,他們并沒有直接找上門,給我實質性的威脅。但你看過那么多的描述,聽到很多人的遭遇,你肯定是有壓力的。

此刻,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和自己斗爭,自己千萬不能倒下,這個事情還沒有結束,很多人還是需要這個賬號的。

這個賬號代表了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精神,要公正地把正在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我更主要是擔憂這個賬號,倒并不擔心我個人,我不是很在乎,我也不害怕。
引自 李老師

所以,我會更小心確認求證一些內容,不轉播可能會違反推特社群規定的消息。我感覺,自己漸漸更多地向傳統媒體靠攏了,只是比他們快一些。

加廣:對自己的下一步,你有什么計劃?

李老師:說真的,其實沒有什么計劃。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或是自己的未來,也沒有想到,如果我發了這個內容,警察找我家怎么辦,每件事情都發生得太快了,沒有時間想。

當你看到人們走向街頭,喊出那些口號得時候,作為一個記錄者,你會感覺,他們都敢上街了,你憑什么不敢把它記錄下來。

可到了現在,我發現,自己的人生被徹底改變了。我本來的想法很簡單,想回國進入一個大學,做一個教畫畫的老師。但現在,我不知道未來在哪里,我應該怎么辦?我其實也有那么一點點委屈,在推特上,是有非常多有影響力的人,然后有非常多報道記錄這件事情的人,最后,這件事情卻由我來做了。回過頭看,有時候人就是會被歷史選擇,既然我是被選中的那個人,我只能做好我的事情。
引自 李老師

加廣:你認為,白紙革命最大的意義在什么地方?

李老師:這一次的白紙革命有一個很重要的標志,就是讓大家意識到,人們是可以去爭取權益的。

以前很長一段時間,大家看不到這一點,都是很消極的。在推特上,包括我在內,很多人都會覺得,中國不再會改變了,某人連任了,就是繼續連任了,國人是逆來順受的。

但白紙革命打了我的臉,也打了我們所有人的臉,我需要向那些上街的勇敢的民眾道歉,我沒有想到他們會上街,把彭載舟的口號喊出來 —— 當初,彭載舟事件的時候,我們也不會想到,他會是那個火星,點燃了整個事件。
引自 李老師

我認為,下一次,當他們認為自己的權益被侵害的時候,就會意識到,自己可以用什么樣的方式來維護,這是這個事件最偉大的地方,我們可以稱之為:民眾的覺醒。

如果你從歷史的角度看這個事件,它只是一個開端,不做出改變的話,這類事情必然會永遠繼續下去。

后記:李老師接受加廣采訪之際,有一些地方正傳出初步解封的消息。

李老師分析說,這肯定是白紙革命一次階段性的勝利,但絕對不是事件的結束。應該看到,政府現在的反應,依然是想把事情按下去,而沒有處理如何解封的問題的能力。

在政府政策層面,忽然180度大轉彎,但具體怎么執行,我們不清楚,現在進入混亂期,比如,一些地方其實依然在清零,比如,在很多國家,開放的前提是有效疫苗的普及。

同時,部分的白紙革命抗爭者還被關押,事情又會如何?

有人通過游戲人物致敬李老師。

有人通過游戲人物致敬李老師。

照片:Radio-Canada / Twitter/@whyyoutouzhele

采訪/編輯:Yan Liang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