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政治
  3. 國際政治

【報道】中國前領導人江澤民去世,加拿大專家:他比習近平更危險

如何悼念江澤民會成為中國政府的下一個棘手問題嗎?

2017 年 10 月 18 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第十九屆黨代會開幕式上發表講話后,與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握手。

2017 年 10 月 18 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第十九屆黨代會開幕式上發表講話后,與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握手。

照片:Radio-Canada / Ng Han Guan

RCI

11月30日中午時分(北京時間)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在上海去世,享年96歲。

他于1989年,中國政府天安門鎮壓學生運動之后,接替遭到軟禁的趙紫陽,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而他去世的時刻,全國各地正因為習近平嚴厲的新冠病毒動態清零管控,爆發六四以來最大規模示威游行。。

中國官方的訃告中稱,江澤民死于白血病以及各器官衰竭并發癥

訃告中提及,八零年代末發生嚴重政治風波的重大歷史關頭,江澤民旗幟鮮明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捍衛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還提及,他在臺上的取得的經濟發展成績,及他創立的三個代表

他不是改革派

在談及江澤民的政治遺產時,加拿大專家媒體認為,非常復雜。

盡管江澤民在2004年已經卸任中國最高領導人的職位,但是,他的影響力一直延續至今,包括有報道稱,他親自挑選了現任最高領導人習近平。

2001 年 10 月 20 日,上海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開始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與時任加拿大總理讓·克雷蒂安會面。

2001 年 10 月 20 日,上海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開始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與時任加拿大總理讓·克雷蒂安會面。

照片:La Presse canadienne / FRED CHARTRAND

加拿大前外交官、阿爾伯達大學中國研究所名譽所長侯秉東教授(Gordon Houlden接受訪問時表示,自己曾與中國的兩位前任領導人,胡耀邦以及江澤民,分別有所接觸,但胡耀邦是中國共產黨內部的改革者、自由派,而江澤民既不是改革派,也不是自由派。

不過,江澤民表現出對西方文化真實的迷戀,他會講一些英語,喜歡音樂,還彈奏鋼琴,是個非常富有魅力,而且令人愉快的人。但我不認為,他是政治上的自由派。反而,他內里是非常典型的中國式強勢領導人,他是會使用任何手段,維護中共的政權,強化中國的經濟和軍事。不過,他至少在經濟上保持了中國的開放,也顯示出愿意與西方溝通的姿態。
引自 侯秉東

侯秉東教授稱,自己注意到,在江澤民去世后,有人把他與習近平相比較,尤其是在疫情下凸顯出中國的封閉相對比,認為江澤民更開明、自由,但江澤民在任時,國際社會對中國的人權批評是很嚴厲的,包括他鎮壓法輪功和西藏等。

而加拿大前駐華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 (新窗口))則在推特上表示,從許多方面看,江澤民都比習近平更加危險。

他(江澤民)用親切的外表掩蓋了他沾滿鮮血的中共式冷酷無情。在殘酷鎮壓西藏和法輪功同時,讓商界CEO與中國變得友好。
引自 馬大維

加拿大國家廣播公司(CBC)的評論文章稱,江澤民原本被視為一個過渡性領導人,但最終執政長達13年。他領導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開啟中國經濟迅速增長;另一方面,盡管塑造出了和藹可親的外在形象,他對挑戰中共全力的力量絕不手軟,比如鎮壓法輪功、及其他尋求政治改革的人士。

2022 年 11 月 28 日,香港中文大學舉辦悼念烏魯木齊大火遇難者紀念活動,抗議者手舉白紙,高呼“反對獨裁統治”。

2022 年 11 月 28 日,香港中文大學舉辦悼念烏魯木齊大火遇難者紀念活動,抗議者手舉白紙,高呼“反對獨裁統治”。

照片:AP / Kanis Leung

如何悼念江澤民?

《紐約時報》最新文章稱,江澤民逝世的消息幾乎立即在網上引發中國民眾哀悼,不少人對江澤民和習近平進行了幾乎不加掩飾的、諷刺性的比較。

在互聯網上,已經有人貼出,在江澤民的家鄉揚州,民眾前往他的故居擺放鮮花悼念;而他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學也有人發帖表示要舉辦悼念活動。

有評論者指出,每一次中國領導人去世,都可能會成為一個巨大的政治劇場。33年前的天安門學生運動就始于前領導人胡耀邦之死,而當下的中國民眾,正對過去三年嚴厲的新冠清零政策表達不滿。

悼念江澤民的活動將會如何?會否成為中國政府的下一個難題

侯秉東教授認為,盡管江澤民的死亡出現在非常時刻,但并不會對中國接下來的抗議等行動有太大的影響力。主要因為,中國的警方和安全部門已經動員起來,全力戒備,而且,習近平的威權政策已將審查制度和意識形態控制提升到新的高度。況且,江澤民也不是像胡耀邦那樣真正令人擁戴的改革派。

阿爾伯達大學中國研究所名譽所長侯秉東教授(Gordon Houlden)。

阿爾伯達大學中國研究所名譽所長侯秉東教授(Gordon Houlden)。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Professor Houlden

侯秉東教授還表示,他對過去一周中國抗議者的表現感到震撼。

我不覺得,這次抗議清零政策的行動會持續很久,會有什么大的效果,但讓我對中國未來感到樂觀的是,抗議人群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向前超越了一大步,抗議議題遠遠超越了新冠疫情的清零政策,擴展到了更廣大的議題,政治改革,言論審查,比如,那些拿著A4白紙的抗議者,中國人是非常聰明的,在沉默的表象之下,他們在威權體制下產生了某種抗體,只是無法表達出來而已。
引自 侯秉東

他最后說,或許我這一代人見不到了,但終會有一個開放的中國。

采訪/報道: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