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政治

中國異見人士呼吁加拿大政府不要對中國警務站的威脅掉以輕心

蔣佳冀。

蔣佳冀在15歲時來到加拿大。

照片:Radio-Canada / Maxime Beauchemin

Yasmine Mehdi

蔣佳冀有點緊張。他為這次采訪特意穿了西裝。在說到仍在國內的親人時,他的聲音是顫抖的。

年輕人今年27歲。我在15歲時來到加拿大,當時我父親成了政治犯。 自那時起,他再也沒有回過中國。

蔣佳冀在大多倫多地區的一個倉庫工作。有機會和父母通話時,他小心地避開政治話題。我不知道談論政治會給他們帶來什么后果。

為了保護家人,蔣佳冀在很長時間里避免公開發表自己的看法。但是,最近有關中國在加拿大境內進行干涉活動的報道促使他打破了沉默。加拿大皇家騎警對大多地區的三個中國警務站的調查尤其使他受到震動。

加拿大人不知道他們自己有多幸運。
引自 蔣佳冀,定居多倫多的中國異見人士

他說:我非常害怕我在加拿大建立的生活也被毀掉,因為他們正在對我們進行滲透。

盛雪也對中國政府的跨國鎮壓機器感到擔憂。這位異見人士在加拿大生活了三十多年,已經習慣了收到威脅。但是她和蔣佳冀一樣,也對中國在國外、尤其是在加拿大設立警務站的事感到震驚。

當我得知這個消息時,我自問現在還能逃到哪里去。 她嘆道,沒有任何辦法逃脫他們。

要求加拿大政府采取行動

盛雪和蔣佳冀希望加拿大聯邦政府采取行動保護華人僑民,應對中國的威脅

盛雪質問:為什么容忍共產黨政權的警務站存在?是因為我們政府的懶惰,還是因為它害怕對中國說不?

除加拿大皇家騎警外,一些歐洲國家的警方也在對本國的中國秘密警務站進行調查。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

照片:La Presse canadienne / Sean Kilpatrick

米歇爾.朱諾-卡亞(Michel Juneau-Katsuya)承認,加拿大長期以來在處理關于中國的問題時表現幼稚,幾乎是愚蠢。但是這位加拿大安全情報局的前官員還是對加拿大聯邦政府最近在語氣上的改變感到鼓舞。

這位安全專家說,加拿大政府需要對其法律框架作出調整,以便更清晰地定義外國干涉。他認為:加拿大警察目前沒有開展工作所需要的法律手段。

根據西班牙民間人權組織安全衛士的報告,大多倫多地區有三個中國警務站,分別位于一家便利店、一棟住宅和一棟商業建筑。

加拿大廣播公司法語部嘗試與這三個地方的居住者或經營者聯系。那家便利店的一位職員表示該店與中國政府沒有任何關系。另外兩個地址無人回應。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否認這些地點是中國警察站,并在早些時候對加拿大廣播公司英語部解釋說,它們是為海外華人提供服務的地方。

Yasmine Mehdi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