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政治

蒙特利爾聲援烏魯木齊火災受難者,滕彪:需要重新審視中國民眾的覺醒與力量

"海外民眾能夠做到的,就是努力把國內的聲音傳遞給世界"。

蒙特利爾聲援活動中,有人手持“烏魯木齊中路”的牌子,那里正是上海抗議中心地點。

蒙特利爾聲援活動中,有人手持“烏魯木齊中路”的牌子,那里正是上海抗議中心地點。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 RCI

RCI

周日(11月27日)下午6點,大約兩百名華裔聚集在蒙特利爾麥吉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大門口,為烏魯木齊大火死難者舉行燭光悼念活動,同時也聲援中國不同地方發生的反封控要自由的抗議

蒙特利爾參與者在人群中央的平臺上點起蠟燭,擺上鮮花和標語。

而且,很快,大家群情激憤,喊出了不要核酸要自由共產黨,下臺!習近平,下臺!自由維吾爾自由西藏自由香港釋放彭載舟等口號。

一位女權主義者站出來,帶頭呼喊:釋放鐵鏈女釋放烏依。也有呼吁出版結社和新聞自由,要沒有恐懼的自由,及釋放國內被捕人士。

這倒是充分展現了一場去中心化的活動的特色,那就是并沒有一個特定的組織者出面,也給不同訴求的人提供一個表達的平臺。

了解到維吾爾人的痛苦

在現場,接受加廣中文采訪的維吾爾人小艾(化名)表示,這么長時間,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么多漢人站出來,為維吾爾人發聲,令他很感慨。

其實,維吾爾人的苦難早就開始了,有百萬人被關在集中營。我想,現在漢族人自己也感受到了不公平,才發現以前對新疆的狀況,對香港的狀況是不了解的。今天的現場,有一位發言者向我們道歉,向香港人道歉。我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漢族人為維吾爾人發聲,為中國的自由和民主發聲。
引自 小艾

而另一位現場參與者小E(化名)無法控制內心的悲傷,哭著對記者說,真的很心痛,真的很心痛。

看到烏魯木齊大火死難者的新聞之后,我是很慚愧的,也很絕望。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那么多人站出來了。我站出來,希望讓維吾爾人感受到我們的支持。
引自 小E

她還認為,這次抗議行動能夠真正起到作用的希望不大,但即便如此,自己也要站出來,讓處于更艱難和危險環境中的國內抗議者感受到,他們不是孤獨的。

(蒙特利爾聲援活動現場)

人們的忍耐和憤怒達到了極限

過去一周,經中國社交媒體披露的抗議行動發生在上海、北京、南京、武漢、和重慶等不同地區城市,訴求也從悼念烏魯木齊大火死難者、要求政府放松新冠疫情封控,到喊出要習近平和共產黨下臺,要民主和自由 -- 這也是1989年天安門鎮壓之后,中國爆發的最大規模民眾抗議行動。

最初上海民眾喊出要習近平和共產黨下臺這樣的口號時,曾有媒體用激進來形容。

但有分析表示,這樣的口號對很多中國民眾猶如聽到《皇帝的新衣》中那個孩子喊出的真相,或許會讓更多人考慮,為什么共產黨或習近平不能下臺呢?

同時身在海外的華裔也在世界各地組織了不同形式的聲援活動,包括柏林、舊金山、紐約、以及蒙特利爾等城市。

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Pozen訪問教授滕彪。(本人提供)

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Pozen訪問教授滕彪。(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中國的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客座教授滕彪接受加廣記者采訪時表示,之前,人們一直認為,習近平對社會民間的管控密不透風的,對異見人士的鎮壓非常殘酷,抗爭的成本太高,代價非常大,中國發生大規模抗議是不可能的,尤其不久前召開的二十大,更令大家對中國政治感到失望,甚至絕望。

現在,中國的政治發展到了關鍵時刻。這些天發生的事情,令很多人會重新審視中國民眾的覺醒與力量 —— 人民對尊嚴和自由的渴望,即使在殘暴統治下,也是很難被壓下去的。中國每個人都面臨相似的境遇,社會基礎和心理基礎是空前一致,那就是過去三年的動態清零政策令人忍無可忍。
引自 滕彪

另一位現場受訪者小愛(化名)也表示,大家的聲音肯定是不一樣的,但這很正常。而我們出現在這里,就是在支持那些無法發出聲音的國內民眾。

當下中國遍地開花的抗議行動,觸發點是11月23日發生在烏魯木齊吉祥苑小區一幢大樓發生大火,中國官方媒體報道稱,火災造成了10人死亡。

但火災現場的信息很快在互聯網上傳播,引發了更大的憤怒和聲討,包括因為封控,消防通道被堵死;消防車被防疫護欄擋住無法進入等,因而延誤了救火時間。

但當地官方卻在記者會上責怪受害者,稱他們自防自救能力弱

事件發生當晚,烏魯木齊的民眾就走上了街頭,要求解封。

現場參與者小麥(化名)告訴記者,過去三年,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堅持封控,堅持動態清零,出現過無數悲劇事件,它們疊加累計在一起,到了一個時刻,突然爆發出來。

比如,八月份,貴州轉運民眾的大巴側翻,造成27人死亡;兩周前,鄭州的富士康工廠的上萬員工,不滿薪資上遭到欺騙,及防疫措施差等,選擇集體離開,與現場管控人員爆發大規模沖突。

此外,封控期間,有人餓死;有急診以及孕婦因不符合核酸檢測要求,無法入院及時得到救治而死亡;還有民眾自殺事件,疫情管控人員恐嚇毆打民眾等事件也不時遭到曝光。

現場一名女孩手持精心制作的牌子:不要懼怕,不要忘記,不要原諒。

一名女孩手持精心制作的牌子:不要懼怕,不要忘記,不要原諒。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 RCI

海外如何聲援?

滕彪表示,預測這次抗議行動的走向目前還為時過早,海外民眾能夠做到的,就是努力把國內的聲音傳遞給世界。

這個運動能夠發展到什么程度,不僅僅是站出來的勇士,也取決于是所有關注中國命運的人,我們要擴大他們的聲音,通過互聯網、新媒體,每個人都有辦法,哪怕是轉發帖子,也可以擴大他們聲音的作用。
引自 滕彪

他還分析說,從八九年到現在33年了,中國的民間社會有了很大的不同。經過八九之后的一系列變化,尤其習近平這十年的倒行逆施,很多人對共產黨的本質看得更清楚了。

還有一點,比起六四時期,人們有了互聯網和各種新的通訊工具,即便在封鎖和審查之下,國內的信息依然能被國際媒體看到 —— 要充分利用這一點。

采訪/報道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