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社會
  3. 電影院

【專訪】《唐人街大奮斗》今晚蒙城放映,導演曹嘉倫:我希望拍出華裔社區的抵抗力

《唐人街大奮斗》今晚以及周六晚將在蒙特利爾國際紀錄片電影節上放映。

《唐人街大奮斗》今晚以及周六晚將在蒙特利爾國際紀錄片電影節上放映。

照片:Radio-Canada / RIDM

RCI

今晚(11月24日)以及周六晚間(26日)蒙特利爾國際紀錄片電影節(RIDM) (新窗口)將上映由加拿大華裔導演曹嘉倫(Karen Cho)執導的《唐人街大奮斗》(Big Fight in Little Chinatown) 。

本月初,這部紀錄片在北美最大的紀錄片電影節紐約紀錄片電影節舉行了世界首映禮。

《唐人街大奮斗》的導演曹嘉倫。

《唐人街大奮斗》的導演曹嘉倫。

照片:Radio-Canada / Karen Cho 提供

唐人街的抵抗力

這部88分鐘的作品,側重記錄了紐約和蒙特利爾的唐人街歷史,不斷遭遇大開發商侵吞的困境,以及疫情期間反亞裔歧視游行、為唐人街的生存與未來抗爭的經過。

曹嘉倫表示,2020年,她在紐約參加了一個全美唐人街反對被取代的活動,令她更深切了解到唐人街長期面臨的問題。

我是在蒙特利爾唐人街長大的,我個人和唐人街有著很深的聯系。但這么些年過去了,唐人街都在逐漸凋零,被忽視,被蠶食,面臨各種社會問題 —— 我們正在失去幾代人充滿歷史意義的街區,對許多華裔來說,正在失去他們的家園。
引自 曹嘉倫

等她從唐人街回到蒙特利爾,新冠疫情爆發,社區封閉,加美邊境隨即被關閉。

隨之而來的是反亞裔種族主義風潮。唐人街的小商販和住戶除了要應對疫情帶來的封控和關閉,還要面對不時發生的種族歧視,偏見、辱罵,甚至暴力行為,令社區雪上加霜。

而蒙特利爾市一間著名的房地產開發商也趁虛而入,買入了唐人街最古老的建筑之一,永興隆面廠周圍用地。

過去幾十年,唐人街四周的地皮上已經興建了不少高樓大廈。

曹嘉倫表示,永興隆面廠建筑修建于1820年代,本身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是蒙特利爾唐人街的中心建筑之一 —— 如果沒有了這一塊,唐人街就等于消失了。

在曹嘉倫的鏡頭下,蒙特利爾的華裔社區迅速團結起來,他們先是舉行反亞裔歧視的大游行。之后,多個社區機構聯合起來,成立了唐人街工作組,要求政府停止開發商繼續蠶食唐人街。

到了今年一月,他們的抗爭取得了第一階段勝利,蒙特利爾市政府將永興隆面廠及相鄰的S. Davis and Sons煙草公司兩棟建筑,指定為魁北克歷史遺產建筑 —— 這意味著,建筑物的擁有者如果需要進行裝修或是拆除,必須取得文化部的批準。

我希望能夠采訪到為保衛唐人街一直努力的人,尤其是那些幾代人經營的經典有歷史意義的生意,希望展現唐人街華裔社區的抵抗力。
引自 曹嘉倫
紐約的Jan Lee因反對在唐人街附近興建大型監獄抗議活動而被捕。

紐約的Jan Lee因反對在唐人街附近興建大型監獄抗議活動而被捕。

照片:Radio-Canada / Naomi Mizogouchi

影片中,曹嘉倫采訪了眾多的華裔社區人士,講述他們先輩在唐人街的奮斗故事,比如,Mei Lum 是曼哈頓唐人街最古老的華人店鋪,Wing On Wo &Co的第五代擁有者;Jan Lee多年來一直領導紐約唐人街社區反抗大型監獄項目;趙秀媚及讓-飛利浦·里歐佩爾(Jean-Philippe Riopel)等都是拯救蒙特利爾唐人街的重要人物。

曹嘉倫意識到,北美各個地方的唐人街都曾面臨消失的危險,是一代又一代的華裔不斷抗爭,才令唐人街能繼續生存下來。

她以蒙特利爾的唐人街為例,那是北美唯一的雙語(英法)唐人街,也是魁北克碩果僅存的唐人街,更是蒙特利爾市在老港之外,第二古老的社區。

對蒙特利爾唐人街來說,他們抗爭得到的歷史遺產認定,是保護唐人街的第一步。華裔社區向政府提出了一個清晰的信號,就是希望唐人街的未來建設基于它的歷史與過往。它是文化,是加拿大歷史,會為未來帶來力量。唐人街一代代人的努力不應僅僅為了生存下去,而是能夠帶來新的生命力和活力。
引自 曹嘉倫
《唐人街大奮斗》海報。

《唐人街大奮斗》海報。

照片:Radio-Canada

社會公正與華裔社區

曹嘉倫出生于蒙特利爾,是第五代華裔。而她的作品以其探索身份、移民、和社會公平正義等主題而聞名。她的主要作品包括了《金山陰影》(In the Shadow of Gold Mountain,2004),《尋求庇護》( Seeking Refuge ,2009),以及《加拿大女權主義的未竟事業》( The Unfinished Business of Feminism in Canada ,2012年)等。

社會正義主題對我非常有吸引力,我希望能夠帶來公平和改變。而唐人街的主題是和我生活和成長最親近的部分。作為電影制作人,我有自己的聲音,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去講述自己社區的經歷和創傷,對我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是的,我的身份就是加拿大華裔電影制作人,我也希望把這種觀點帶入我所有的作品。
引自 曹嘉倫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