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政治
  3. 移民

【魁省選舉】為何魁北克未來聯盟黨(CAQ)在移民問題上屢屢"失言"?

Sonia LeBel, candidate de la Coalition avenir Québec (CAQ) dans Champlain, le chef de la CAQ, François Legault et le candidat pour la CAQ dans Trois-Rivières, Jean Boulet.

競選期間,魁北克未來聯盟黨領袖勒格,中,與擔任移民部長的候選人布雷,右,以及另一位候選人Sonia LeBel一起參加競選活動。

照片:Radio-Canada / Mathieu Potvin

Yan Liang

現任魁北克移民部長的布雷(Jean Boulet)80%的移民住在蒙特利爾,不工作,不說法語,不認同魁北克價值觀。

魁北克省民眾將在下周一(10月3日)投票選出新一屆省政府。

這次省選正值新冠疫情結束之際,如何恢復經濟,醫療系統人手短缺,勞動力短缺,通貨膨脹導致的生活成本上升等都是競選議題,而值得注意的是,從競選活動開始以來,尋求連任的魁北克未來聯盟黨(CAQ)幾次因針對移民的說法遭遇批評,并兩次道歉。

本周,媒體披露,現任魁北克移民部長的布雷(Jean Boulet)在選區的辯論中說80%的移民住在蒙特利爾,不工作,不說法語,不認同魁北克價值觀

布雷的說法引發廣泛批評。勒格隨后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布雷如果重新當選,將不會再擔任移民部長。

而在九月初,勒格自己因將移民與暴力、極端分子聯系在一起而不得不道歉。

當時,在談及魁北克移民問題時,勒格稱:魁北克人很和平,他們不喜歡爭吵,他們不喜歡極端分子,他們不喜歡暴力。

從目前民調來看,魁北克未來聯盟以40%的支持率遙遙領先于其他政黨,媒體預測,它將再次組成多數黨政府。

但為何CAQ卻在移民問題上屢屢失言?

冉夷僑為加拿大聯邦執牌移民顧問、加拿大難民理事會(CCR)成員。

冉夷僑為加拿大聯邦執牌移民顧問、加拿大難民理事會(CCR)成員。

照片:Radio-Canada

對此,蒙特利爾的加拿大聯邦執牌移民顧問冉夷僑分析說:

我不覺得這是他們的‘失言',結合他們講這些話的場合,比如,移民部長的發言是在郊區城鎮,我更覺得是一種選舉策略,是一種有意為之,或者說,是一種粘合支持者的表態。這個紅線在被不斷的測試,而CAQ的堅定支持者們,某種程度上支持這樣的理念。我覺得,是與國際國內的大環境直接相關的選舉策略。我們所有人,無論是不是移民,都有必要更深入地檢視CAQ背后的邏輯,這關系到至少未來很長一段時間。
引自 冉夷僑

本地媒體很快在魁省移民與融入部網站上查找到了一些數據:

2021年,65%移民定居于蒙特利爾;

2019年,新移民就業率為62%;

2016年,81%會說法語;

2020年,100%通過了魁北克價值觀測試

布雷隨后公開澄清說,他的意思是,一方面,大部分移民定居蒙特利爾,另一方面,他們當中有些人不工作,不講法語,也不接受魁北克社會的價值觀。

不過,即便如此,CAQ政府移民與融入部的數字,與作為部長的布雷的說辭也不連貫。

蒙特利爾長期從事國際教育的趙振家先生在回復加廣中文的提問時表示,移民部長的說法有失偏頗,也不公平。

他認為,絕大部分移民努力工作,盡管成年之后才來到魁北克,學習法語遇到困難,融入也需要時間,但華裔也是在力所能及范圍內努力學習法語,并且非常重視下一代的雙語教育 —— 很多華裔移民的孩子們能做到英法雙語同樣棒。

在目前特別當前勞動力比較短缺的情況下,移民給社會帶來的貢獻應該有目共睹,填補了很多崗位,特別是需要體力的。現在我們很多教授學者新移民,他們也在做著藍領的工作,為社會填補著各種需要,怎么可能說移民來了就不工作?
引自 趙振家

而在談到今年五月魁北克省通過的強化法語的96號法案時,蒙特利爾律師、社區活動人士趙秀媚直接批評說,魁北克部分政客反移民

魁省移民政策:政治優先經濟之下妥協的產物?

同樣是在本周,CAQ領袖勒格在蒙特利爾商會發言中表示,每年接受超過五萬新移民無異于自殺

不過,在今年六月,勒格政府提出每年接收五萬新移民這個數字時,有媒體質疑,魁省移民部無法說出這個結論是根據那些分析和數據得出的

與此同時,魁北克勞動力嚴重短缺問題顯而易見。去年十一月,曾有六個勞工機構聯合對勒格政府發出警告,稱現在全省有將近22萬個空缺職位,已經把企業和地方‘逼到了墻角’

而到了今年八月份,媒體揭出,盡管在2018年省選時期,CAQ領導人勒格承諾會減少接收移民,但在上臺之后,魁省接受移民的數字逐年增多,加上臨時勞工,魁省今年的移民數字可能達到十萬人。

冉夷僑認為:

勒格政府在競選說辭與具體接收新移民數字之間的自相矛盾,反映了目前魁北克的移民政策,其實是政治優先經濟之下妥協的產物,一方面魁北克政治的現實要求魁北克語言與價值認同,另一方面魁北克的老齡化與勞動力短缺是現實,之間存在比較嚴重的斷裂,因為吸引移民的確是解決魁北克現實的經濟與社會發展的方案之一。
引自 冉夷僑

作為移民律師,冉夷僑表示,​在過去的四年里,從一刀切常規技術移民的9號法案、不得不叫停的“魁北克經驗項目”(PEQ)改革,到21號“世俗法案”,再到今年強化法語的“96號法案”,沒有一項重大改革不是在訴諸與強化魁北克“民族主義”的道路上狂飆突進。​​在移民政策領域,這就體現為一種對于移民候選人語言與身份的認同與強化,即:會說法語、通過“價值觀測試”、認同魁北克價值的移民候選人,才是CAQ黨移民政策下真正青睞的移民目標群體。

冉夷僑認為,​由于長達近三年的大流行、通貨膨脹和潛在的經濟衰退,這一次的大選,移民政策并未像2018年那樣受到選民和媒體的注意,各個政黨對移民問題的論述并不系統。

​從不同黨派的論述來看,它們存在的一致性是,要求不同程度上提高魁北克在移民事務上的掌控權和移民在不同區域的平衡性,這部分反映了目前魁北克政治社會的狀態。

它們的區別在于,是否通過提高移民配額來解決魁北克目前的社會經濟困境。從前瞻性的角度看,由于CAQ黨大概率會繼續多數黨執政,最近四年的移民政策將會得到穩定延續。從個人的角度看,如果希望移民魁北克,掌握法語、積累本地工作經驗將會是未來成功的不二法門。

魁北克各政黨主張每年接收移民的數量

  • 魁北克黨(PQ,又譯魁人黨):35000
  • 魁北克未來聯盟(CAQ):50000
  • 魁北克保守黨(PCQ)50000
  • 魁北克自由黨(PLQ):70000
  • 魁北克團結黨(QS):60000-80000
Ang mga kandidato ng mga politikal na partido ng Quebec.

下周一舉行的魁北克省選,五位主要政黨領袖,從左至右,魁北克未來聯盟(CAQ)領袖勒格 (François Legault),魁北克自由黨(PLQ)領袖昂格拉德(Dominique Anglade),魁北克團結黨(QS)的納多-杜布瓦(Gabriel Nadeau-Dubois),魁北克黨(即魁人黨)(PQ)的領袖圣皮埃爾-普拉蒙東(Paul St-Pierre Plamondon),以及魁北克保守黨(PCQ)的杜埃姆(Éric Duhaime)。

照片:Coalition Avenir Québec, Quebec Liberal Party, Québec Solidaire, Parti Québécois, Conservative Party of Quebec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