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社會
  3. 行政區選舉

【專訪】從紅色高棉小難民到魁北克自由黨候選人,坤查倫:參政是希望回饋社區

Chamroeun Khuon, souriant dans un décors automnal.

魁北克自由黨(PLQ)在北部Duplessis選區的候選人坤查倫(Chamroeun Khuon)。

照片:PLQ

Yan Liang

關注省選,它與我們的生活休戚相關;投票其實是一種特權。

魁北克自由黨(PLQ)在北部Duplessis選區的候選人為坤查倫(Chamroeun Khuon) (新窗口),他來自柬埔寨,是一位牙醫。

魁北克省選投票日設定在10月3日,坤查倫在忙碌的競選日程中接受了加廣中文臺的采訪。

1981年和家人一起抵達加拿大的時候,我只有八歲 —— 我們全家一起,逃離了紅色高棉共產政權。加拿大接收了我們,社區給了我們很多的幫助,現在,我希望能夠回饋社區。
引自 坤查倫
Les cinq candidats dans le studio d'enregistrement.

星期二(9月20日)坤查倫(Chamroeun Khuon)(左二)與四位其他政黨在Duplessis選區候選人參與加拿大廣播公司法語(Radio Canada)組織的省選辯論。

照片:Radio-Canada / Marc-Antoine Mageau

關注省選:具體政策與我們休戚相關

坤查倫畢業于拉瓦爾大學醫學院,之后成為一名牙醫,已經有超過二十年經驗。

2019年,他開始對政治發生興趣,并參與聯邦新民主黨(NDP)競選活動。

他表示,促使他從政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希望這個社會可以更加公正,更加包容,更加重視氣候變化。

采訪中,他一再提醒亞裔社區,一定要關注政治,一定要參與政治,因為政治與我們休戚相關。或許亞裔中很多人覺得,政治離我們很遠,誰當政并不那么重要。實際上,加拿大的省選有許多和民眾切身利益相關的政策。比如,教育、醫療、及經濟政策,都是省政府管轄。

我想說的是,民主自由對我非常非常重要。很多人可能沒有意識到,投票是一種特權,我們不能習以為常。或許我們沒有水晶球能夠預言政策的效果,但我們必須有目標,以提升社區的生活水準。從這點上來說,我們都應該投票,表達意見。
引自 坤查倫

他還特別希望,有更多亞裔年輕人站出來參與政治,參與魁北克社區。

坤查倫表示,他非常喜歡與選區的民眾以及機構見面。

坤查倫表示,他非常喜歡與選區的民眾以及機構見面。

照片:Radio-Canada / Chamroeun Khuon / Facebook / PLQ

魁省自由黨:反對96號法案

提及受到華裔社區廣泛關注的魁北克《新法語憲章》(96號法案)。

坤查倫表示,在省議會就該法案投票中,自由黨是投了反對票的,反對強迫性削弱英語教育。

我非常支持大家學好法語,因為這真的很重要 —— 你要融入社區,參與社區活動,就一定要學好當地的語言。但是,與此同時,人們必須可以選擇,比如進入CEGEP或是進入大學,學生們應該有機會選擇學習的語言,這是自由黨的立場。使用多種語言是一種豐富,而不應該是減分項。
引自 坤查倫

他還表示,選擇代表自由黨參選,因為自由黨的價值觀就是團結,站在一起將令我們更強大。

醫療與環保

坤查倫在采訪中特別強調,提高醫療服務質量和環境保護政策是他競選中非常看重的兩個方面。

魁省自由黨希望能夠解決目前大家關注的醫療系統人手短缺的問題。目前,魁省的醫生、護士、藥劑師都短缺。

他介紹說,自由黨提出的解決方案是,重新招聘那些醫療領域的退休人員,通過良好的收入等吸引他們重新出山。

而長遠看,他們計劃在學院、大學增加醫學領域的學生人數,以解決長期的問題。

此外,他個人對環保問題非常關注,因為這涉及到我們孩子們的未來。魁省自由黨在競選綱領中提出,21世紀的“環保經濟政策,ÉCO”,承諾如果當選,將投資一千億加元,增加可再生性能源,并保護經濟發展。

困境令我更加強大

每一個移民背后,都有一個獨特的故事。

采訪中,坤查倫向加廣中文詳細講述了他的父母帶著四個年幼的孩子逃離紅色高棉政權的經過。

紅色高棉統治時期,坤查倫一家人連飯也吃不飽,于是決定逃離。到了紅色高棉統治的后期,越南侵略了柬埔寨。

越南占領期間,不再給民眾發放旅行的證件,邊境上安排了很多巡邏兵,甚至還埋了地雷。一家人曾兩次試圖逃離,都沒有成功。

之后,他父親帶著兩個大一些的男孩子先跑,終于成功穿過邊境,逃到了泰國。

幾個月之后,他的媽媽帶著他們兩個小的再次嘗試逃離。他們說服了一位常在柬埔寨和泰國之間運輸牛飼料的朋友,幫助他們偷越國境。

他回憶說:那位朋友把我們藏在干草堆下面,當時,每一輛進出邊境的車都是要經過檢查的,但那位朋友很聰明地選擇了換崗的時間點通過,而且,那個衛兵認識他,所以,沒有檢查就放行了。我們其實在泰國只待了幾個月,幸運地被加拿大接收-但我的感覺,卻像是待了好幾年那么漫長。我來到了魁北克,再也沒有離開。

坤查倫表示,他的父親在柬埔寨是一位護士,但是,到了加拿大,一切要從頭開始。

回想起來,我人生最為艱苦的時刻其實是在柬埔寨紅色高棉政權下挨餓,不得不逃離的過程。那之后,我就沒有特別的困難的感覺了。的確,我們家或許比我朋友的家庭更加拮據,但對此我沒有嫉妒,艱苦的生活和環境反而令我更加努力,具有上進心。我對自己說,總有一天,我會成功。
引自 坤查倫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