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政治
  3. 市政政治

【分析】溫哥華市選,選票將印上多位候選人的中文名字,為何引發爭議?

Vancouver mayoral candidates from left to right; Fred Harding, Colleen Hardwick, Mark Marissen, Ken Sim and Kennedy Stewart participate in a town hall hosted by the Centre for Israel and Jewish Affairs and S.U.C.C.E.S.S., in Vancouver, on Wednesday, September 7, 2022. General local elections are scheduled to be held in British Columbia municipalities on October 15. THE CANADIAN PRESS/Darryl Dyck

9月7日,溫哥華市選競選中,來自五個政黨的市長候選人舉行了辯論。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DARRYL DYCK

Yan Liang

候選人黃偉倫(Allan Wong):很可能會帶來負面效果。

上星期五,BC省法院就溫哥華市政選舉的選票上是否允許加上非拉丁語之外語言名字,比如中文、波斯文、越南語等,做出了裁定。

法官溫納姆(James Wingham)表示,由于時間緊迫,無法公平充分地審理溫哥華首席選舉官員對15位候選人的質疑,他因此決定,先允許他們使用中文或波斯語名字,等市選結束后再重新開庭聽取雙方陳述。

來自偉景溫哥華(Vision Vancouver)、擔任市學務委員超過20年的黃偉倫(Allan Wong) (新窗口)就是其中一位要求在選票上印上自己中文名字的候選人。

競選溫哥華學務委員的黃偉倫。

競選溫哥華學務委員的黃偉倫。

照片:Radio-Canada / Vision Vancouver

他在接受加廣中文臺采訪時表示,自己出生在加拿大,父母來自香港。從出生起,父母就給他起了這個中文名字。可以說,中文的名字正是他身份的一部分。

我同意法官裁定需要更多時間來討論這個話題。作為學務委員,我多年強調的一個議題是,希望學生們在溫哥華學校系統中感覺有歸屬感,對個人文化背景帶來的東西,比如名字或是食物,能感到坦然,感到驕傲。所以,經過反復考慮,我最終還是決定在選票上上我的中文名字。
引自 黃偉倫

在這15位候選人中,有9位屬于非黨派聯盟(NPA Vancouver),不過,至截稿時為止,該黨并沒有回復加廣中文臺的郵件,就裁定做出評論。

但在臉書上,他們上傳了一個視頻 (新窗口),多位候選人在鏡頭前慶祝法官的裁定,稱溫哥華是個多元文化的城市,非常感謝可以在選票上印上多元文字的名字

選票上出現非拉丁名字爭議在哪里?

時事評論員昌西在接受加廣采訪時表示,多元文化的加拿大,選民來自不同語言和文化背景。對于華裔選民來說,政治人物有一個中文名字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了,不過,要把這個名字印制在選票上,似乎給選舉程序提出了一個新的挑戰。

以溫哥華市選為例,此前,僅在2018年允許候選人Brandon Yan (甄念本) 在選票上使用中文名字。

根據《溫哥華憲章》,允許候選人在選票上需使用其法定姓名或慣用名。 但也表示,如果提名文件中提交的慣用名不是該人經常用的姓名,則允許首席選舉官就此提出質疑

上周,溫哥華首席選舉官萩原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禁止15名候選人在選票上使用中文和波斯語書寫的慣用名

資深媒體人施雅芳。(本人提供)

資深媒體人施雅芳。(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Yafang Shi

來自多倫多的記者、活動人士施雅芳在接受加廣采訪時表示,在多倫多地區華人選民比例高的選區,有些非華裔候選人給自己取一個中文姓名,盡管不是在注冊參選時加中文名,但在宣傳資料上或競選活動中使用中文名。

對這類候選人來說,這不是文化身份的表達,而是一種競選策略,是為了向華人社區表示友好,便于拉票。如果這些候選人/政黨真正關心華人社區或其他族裔社區,他們應該做的是認真傾聽華裔或其它族裔選民的聲音,關注他們關心的議題,提出解決這些議題的切實可行政綱。
引自 施雅芳

黃偉倫表示,選票上加入非拉丁文的名字不應該是個大問題,他個人反對的是,僅僅為了華人的選票,就把名字變為幾個中文字,這令他不安。

但他也解釋說,從長遠看,如果候選人有個中文名字,并對這個名字有了真實的情感,他也覺得沒問題。

這15位候選人中,有幾位本身是華裔,從出生起就有自己的中文名字,有些是與華裔有深厚的關聯,因而取了中文名字,還有一類只是把英文名字按照發音翻譯為中文。

使用中文名字的效果如何?

目前,加拿大沒有數據或統計表明,使用中文或是其他非拉丁語名字參選,會給候選人帶來什么樣的影響。

黃偉倫對記者坦率表示,選票上使用中文名字很可能會給自己的競選帶來傷害,可能會帶來反效果。

這個議題出現后,我就收到了一些郵件,基本是建議我,專注于選舉議題,而且說,你在加拿大,每個人都是用拉丁語名字,是一種公平。我很快回信給他說,我同意你的意見,這原本不該是個問題。讓我們回歸選舉議題和計劃。所以,我有一種感覺,就是有人對此抱有負面印象。
引自 黃偉倫

根據自己在過往兩次全國大選與數次聯邦補選的經歷,昌西認為,在選票上的名字的書寫方式,事實上并沒有那么重要。

不論是拉丁字母寫成的名字,還是由任何文字寫成的名字,本質上都不會改變候選人的政治綱領、個人品行、以及最重要的,他們是否具備擔任公職的能力。
引自 昌西

他還介紹說,加拿大的中文政治語境當中,政治候選人使用的中文名字常常并不是他們真實姓名的直接音譯,而是經過了中式命名化后的產物,例如副總理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新民主黨黨領駔勉誠(Jagmeet Singh)、以及新上任的保守黨黨領溥禮瑞(Pierre Poilievre)。這種做法來自于早期加拿大中文傳媒的習慣,隨后又被候選人的競選團隊發掘使用,以拉近與中文使用者的距離,并期望獲得支持。

投票應該看什么?

施雅芳提醒華裔選民,不應該自動投票給有中文姓名的候選人,而是應該認真了解候選人的資歷、服務社區的經歷、政綱等等,把珍貴的一票投給有真正服務社區熱情、真正關注社區關心的議題,并提出解決社區問題切實可行政綱的人。

昌西認為,在今天的政治選舉當中,候選人和他們的團隊應該將精力放在與所有選民在日益多元化的語境和環境下溝通,這包括建立值得信賴的溝通渠道,適當的廣告投放策略與文案,以及尋找到對于選舉最關鍵的議題及解決方案。在這些更加重要的問題面前,選票上的名字并不是最優先的事項。

在過往的選舉中,競選團隊通常以印有候選人名字和序號的卡片或者貼紙,來克服可能會存在的語言障礙問題。

黃偉倫最后表示,我希望,在選票上是否使用了非拉丁文名字不會成為人們投票的原因。大家應該為候選人的立場,主要的議題而投票。比如,我多次提出的建立學校體系的歸屬感。

他也介紹說,感覺本屆競選更加具有挑戰,主要是這兩年,溫哥華出現新的政黨,新的候選人,競爭愈發激烈了。

加拿大西岸溫哥華市將在10月15日舉行市政選舉 (新窗口)

上周五晚間,以抽簽的方式,決定了候選人在選票上的排名順序。

本次市選將選出新一屆的一位市長、10位市議員、7位公園局委員、以及9位學務委員。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