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國際
  3. 國際政治

【分析】學者滕彪:普習會表明,中俄結成聯盟對抗西方民主陣營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left, and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pose for a photo on the sidelines of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 summit in Samarkand, Uzbekistan, Thursday, Sept. 15, 2022. (Alexandr Demyanchuk, Sputnik, Kremlin Pool Photo via AP)

2022 年 9 月 15 日星期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SCO)峰會期間舉行了會談。

照片:AP / Alexandr Demyanchuk

Yan Liang

這對中國未來意味著什么?"中國正在從小團體獨裁走向個人獨裁"

星期四(9月1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烏茲別克斯坦古城撒馬爾罕舉行了會晤。這是疫情爆發近三年來,習近平首次離開中國訪問。

從目前看到的信息,普京在會面中表示,感謝中國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平衡立場,重申俄國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并譴責美國等西方國家在臺灣問題上的挑釁

而習近平則表示,“中方愿同俄方一道努力,體現大國擔當,發揮引領作用,為變亂交織的世界注入穩定性”,并承諾在核心問題上與俄國相互支持。

不過,也是在最近一周,普京從今年二月開始的對烏克蘭的侵略行動受到重大挫敗,烏克蘭軍隊正在其東北部大幅收復領土。

同時,中國共產黨的第二十次代表大會即將在十月中召開,習近平能否成為繼毛澤東之后第一個打破任期限制的中領導人,也備受矚目。

習近平為何在這樣的敏感時刻與受到國際社會譴責并遭到制裁的普京會面?這對中國未來走向意味著什么?

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Pozen訪問教授滕彪。(本人提供)

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Pozen訪問教授滕彪。(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芝加哥大學人權中心客座教授、流亡美國的人權律師滕彪 (新窗口)就此接受了加廣中文臺的訪問。

習近平三年來首次出訪便選擇了與普京見面,這應該是傳達一個信號,中俄關系對中共是最重要的外交關系,是戰略性的關系,涉及到中共的生死存亡。實際上,中共從自己的利益和政權出發,它絕對要站在俄羅斯一邊,一旦俄羅斯普京這種威權政治體制被改變或者是被推翻,或者俄國變成一個民主國家,對中共維持它的統治是非常不利的。
引自 滕彪

中國策應俄國

不過,滕彪也指出,自俄國入侵烏克蘭以來,中國害怕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制裁,所以,在表述上始終曖昧。

他分析說,習近平不太可能如白俄羅斯的盧卡申科那樣百分之百的站在普京一邊。但他又要向普京傳達一個信號,中國不會站在烏克蘭和西方一邊,會用各種方式對俄羅斯進行策應

策應這個詞是中第三號人物、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前兩天出訪俄國提出的。

栗戰書還明確表示,中國支持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并認為這是由于西方把俄國逼到了墻角,是北約與美國的錯。

策應這個詞,含義非常明確清晰,就是通過行動對俄羅斯進行支持。比如,自二月份俄國入侵烏克蘭以來,中國成為了俄國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增加了對俄羅斯能源進口。這種經濟貿易支持大大抵消了俄國因遭受西方制裁,尤其是歐洲針對俄國能源出口的制裁,而帶來的經濟壓力,削弱了西方經濟制裁的效果。
引自 滕彪

今年二月,北京冬奧會期間,習近平與普京進行了會晤。中國前副外長樂玉成首次使用了“中俄關系上不封頂,沒有終點站,只有加油站”這樣的表述。冬奧會結束不久,俄國入侵烏克蘭。

與去年8月相比,中國進口俄羅斯石油天然氣增加了近60%,達到112億美元。

有統計顯示,習近平自2013年上任以來,已經38次與普京會面。而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兩年來,習近平尚未與其會面,電話通話也僅有五次。

這次的普習會將令西方更明確地看到中國的真實意圖,就是中國在政治體制,意識形態上,與俄國是一個同盟。它要維持自己的專制體制,必須對抗西方自由民主國家,對抗民主思想傳播,對抗國際人權機制,對抗國際上對民主的推廣和支持,需要普京俄國這樣一個同盟。
引自 滕彪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left, and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right, talk during their meeting on the sidelines of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 (SCO) summit in Samarkand, Uzbekistan, Thursday, Sept. 15, 2022. (Alexandr Demyanchuk, Sputnik, Kremlin Pool Photo via AP)

周四,中俄兩國領導人習近平與普京在烏茲別克斯坦古城撒馬爾罕的會談現場。

照片:AP / Alexandr Demyanchuk

就在普習會前一天,美國參議院通過了新的《臺灣政策法》(Taiwan Policy Act),承諾未來四年將向臺灣提供45億美元的安全援助、并會加強美臺軍事訓練合作等。

近來,由于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問臺灣,以及拜登政府通過的針對中國科技發展的芯片法案等,令兩國關系日趨緊張。

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未來

習近平選擇這個時刻,與一個專制政權的獨裁者會面,也對中國國內釋放了一個信號,那就是,在中國,顏色革命是沒有出路的,中國不會和西方自由民主國家站在一起,政治上開放的道路已經被封死。
引自 滕彪

2018年,習近平修改了憲法,廢除了當中對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條款,為他繼續擔任國家主席鋪平道路。

而今年十月中即將舉行的中共二十大會議,他正期待要打破毛澤東之后,黨的最高領導人兩個任期的”權力交接“模式。

滕彪分析,盡管有各種傳言,說習近平在黨內受到了,甚至有習上立下的說法,但他認為,習近平連任幾乎沒有懸念,因為自上任以來,習近平已經“基本上將政治對手都清除或邊緣化了,國內找不到可以挑戰他的政治勢力或是人物”。

而這一次,習近平在二十大召開不足一個月的時間里出訪,也表明,他的權力非常穩固了。

再比如,新冠病毒動態清零,這種非理性,違背科學的做法,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損害,但因為習近平的政治需要,中國就一直堅持。

習近平打破任期對中國的政治和社會影響是非常大的,中國會越來越走向個人獨裁,可以說,他已經把中國從80年代之后的集體獨裁,轉向了個人獨裁,且越來越具有毛澤東主義的色彩。同時,高科技的發展,給中國國家機器提供了更先進的控制手段,最明顯的就是這次新冠疫情中的清零行動。在其他方面,比如經濟,中國也在逐漸和西方世界脫軌,至于會不會走到北朝鮮模式,那還有待觀察。
引自 滕彪

滕彪稱,自己會特別留意觀察的一個因素是,中國過去三四十年的開放與發展,讓中國民間社會在思想觀念上發生了極大的,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難以逆轉的變化。

他舉例說,比如民眾的權利意識,對自由民主的認識,維權運動,民間社會的發展,市場經濟的發展等,都是和毛澤東時代完全不同的。

所以,他的分析是,習近平即使有很強大的動機回到毛時代,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完成的,民間的思想抵抗,對毛時代政治體制的抵抗,也是和沒有市場化之前很不一樣的。

最后,他總結說,習近平治下的中國走向極權封閉,走向北朝鮮的力量是很強大的,但是,抵抗的力量恐怕會更加強大。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