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政治
  3. 國際政治

【分析】佩洛西訪臺效應:昨日烏克蘭,今日臺灣?

今年8月3日,臺灣總統蔡英文與到訪的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會面。

今年8月3日,臺灣總統蔡英文與到訪的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會面。

照片:Reuters

RCI

"西方認為,有道義責任保護臺灣民主";“蔡英文和澤蘭斯基一樣,自由世界聯盟都希望去臺灣與她會面”。

本月初,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帶領美國議會代表團訪問臺灣,在太平洋地區形成一股旋風。

本周二,加拿大議會的加拿大臺灣友好小組,Canada-Taiwan Friendship Group宣布,計劃10月訪問臺灣,帶隊的正是該小組負責人、自由黨議員斯格羅(Judy Sgro

在佩洛西訪問臺灣之后12天,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事務主席、民主黨參議員馬基(Ed Markey)率領五位參議員緊接著訪問臺灣。

僅在今年,美國參議院外交代表團、捷克議長、歐洲議會副議長、立陶宛經濟部副部長、日本前防衛大臣等都曾到訪臺灣。

而英國和德國聯邦議員人權委員會也表示將在今年訪臺。

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取代中華民國擁有聯合國“中國代表權席位”之后,臺灣事務、一個中國原則始終是中國政府在外交上設立的一道紅線,世界上大多數國家與臺灣沒有外交關系,在過去半世紀以來,西方國家對此一直有默契的遵守、尊重。

那么,是什么原因令加拿大在內的西方國家最近不斷踏過這條紅線

保護臺灣民主成為西方道義責任

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人權中心客座教授滕彪。(本人提供)

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人權中心客座教授滕彪。(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目前旅居美國的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人權中心客座教授滕彪在接受加廣中文臺采訪時表示,臺灣問題背后是非常明顯的意識形態較量。

這和七零年代有了很大不同,當時,臺灣是一個威權國家,中國是反民主的極權國家。但經過五十年的發展,中國一直沒有從專制體制中走出來。而臺灣了告別威權,成功轉型,并且越來越成為亞洲民主的典范。這讓西方國家感覺,有必要保護臺灣的民主,因為中國越來越成為對全球民主自由的威脅。
引自 滕彪

渥太華大學中國問題專家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女士(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接受加廣采訪時表示,對加拿大議員將訪問臺灣,自己很受鼓舞,而且并不感到吃驚,因為加拿大政府這兩年來對發展與臺灣的友好關系越來越有興趣了。

她認為,佩洛西在訪問時曾明確表示,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并沒有改變。

加拿大是最早與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西方國家之一。當時與中國建交時的表述是,“加拿大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并且‘注意到了北京關于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說法” —— 可以說,這是個模棱兩可的態度。
引自 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

加拿大這一模糊表述后來被稱作加拿大模式,并被十幾個國家在與中國建交時仿效。最重要的是,這些國家與中國建交時沒有承認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2019年,加中關系專家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女士在CBC接受訪問。

2019年,加中關系專家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女士在CBC接受訪問。

照片:Radio-Canada / CBC

她介紹說,加拿大和西方其他國家一樣,對中國有一個認識的過程。西方很多人曾經認為,經濟發展可以令中國與世界融合,推動中國政治改革,甚至是民主轉型。

從九零年代開始,特別是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WTO)之后,中國非常快速進入了國際市場,給中國經濟發展帶來巨大好處。

但與大多人預見的相反,中國完全沒有走向民主化,卻在擁有了強大的經濟實力之后,利用經濟力量給全球民主帶來了更大威脅。

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女士歷數自習近平執政以來,對新疆的種族滅絕,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鎮壓,對國內維權人士的大肆逮捕等做法,都引發西方的警覺。

軍演取得了反效果

佩羅西訪問臺灣引發中國強烈抗議,在她訪臺前,中國連續外交交涉與口頭威脅,而在佩洛西訪問之后,連續多日舉行環臺軍事演習作為震懾。

滕彪教授認為,中國當然希望用最強烈的方式來作出反應,包括軍演,威脅,對個人和機構的制裁等。

但這種軍演在相當大程度上,是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它讓西方國家更加團結,國際社會越來越認識到臺灣的重要性,也越來越意識到中國對臺灣這樣一個民主國家的威脅,歐、美、日等民主國家會強化在臺灣問題上的立場,會更明確地在政治上,道義上,軍事上對臺灣進行支持。
引自 滕彪

但他也分析說,中國全面侵略臺灣,或是與臺灣西方盟國,發生軍事沖突的可能性短期內并不大—— 這一點不會因為西方政治人物訪臺,或是美國艦隊穿過臺灣海峽而改變。

習近平上臺之后,中共侵略臺灣的可能性比1949年以來任何時候都要大,因為習近平是把所謂統一臺灣當作他的政績,甚至在某種程度上,當作他連任的一個理由。但從整個局勢,軍事、科技、政治的角度,中共要全面侵略臺灣,是一個非常巨大而艱難的決定,它涉及到中共政權存亡的問題。它考慮的最重要的一點是,是否能夠繼續維持它的一黨專制。如果美國和盟國發出明確信號,在中國侵略臺灣時不會袖手旁觀,這樣的話,中共要謹慎,一旦開戰,很難從戰爭中退出來,不利于它對政治權力的壟斷。
引自 滕彪

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女士則提及,今年年初,俄羅斯總統普京不顧烏克蘭是一個聯合國的獨立主權國家,發動了侵略戰爭,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 —— 中國是少數幾個沒有對俄國提出譴責的國家,反而表示將發展與俄國的關系

當時,在中國社交平臺上曾經流行一句話,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 —— 意思是,俄國將很快控制烏克蘭,而中國針對臺灣的軍事行動也將展開。

但半年過去了,俄國始終沒能按計劃取得烏克蘭的控制權,反而是烏克蘭在西方軍事援助下,抵抗住了俄國進攻,最近更是表示只有收復了(被俄國占領的)克里米亞,戰爭才會結束

現在,烏克蘭成功抵抗住了軍事實力遠遠強于自己的俄軍,基輔成為西方政治人物到訪的重要地點,這可能會幫助臺灣建立信心。我甚至感覺,蔡英文和澤蘭斯基一樣,自由世界聯盟都希望去臺灣與她會面。
引自 瑪格麗特.邁凱格-約翰斯頓
Le premier ministre Trudeau rencontre la président ukrainien Volodymyr Zelensky, en compagnie de Chrystia Freeland et de Mélanie Joly.

今年五月初,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左二)與副總理佛利蘭(前排右二),與外交部長喬美蘭(右一)旋風式訪問基輔,并與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舉行會談。

照片:via reuters / UKRAINIAN PRESIDENTIAL PRESS SER

加拿大制定新的印太戰略

麥凱格-約翰斯頓女士認為,加拿大民意對中國態度大轉變的關鍵,是2018年底發生的孟晚舟以及兩個麥克事件。那以后,加拿大政府也開始意識到,中國政府不可信任,不能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

去年九月,加拿大和中國如交換戰俘一般同時釋放了孟晚舟和兩名麥克。當時,麥克格-約翰斯頓女士在接受加廣訪問時就表示,加中關系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從2019年開始,加拿大政府成立了顧問委員會,就印度太平洋地區制定新的策略,目標就是拓展加拿大在該地區的政治、經濟、以及安全同盟。

特魯多政府近年一直強調與理念相近國家密切經濟合作,從今年年初起,加拿大國際貿易部部長伍鳳儀(Mary Ng)已經與臺灣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等舉行了數次視訊會議,就外國投資促進與保護協議(FIPA)開始探索性談判。

不過,麥凱格-約翰斯頓女士也批評說,外交顯然不是特魯多政府目前的重點,在對烏克蘭的援助上,開頭做得不錯,但似乎沒有持續下去。同時,在太平洋地區,加拿大應該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