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音樂

【專訪】蒙特利爾國際爵士樂節今天開幕;薩克斯風樂手杜家輝:我的音樂一直在向爵士樂靈魂致敬

杜家輝在現場演奏。

杜家輝在現場演奏。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Jacob Do

RCI

“我從很小就找到了我一生的愛,那就是音樂”;本周日,亞裔薩克斯風樂手杜家輝與他的樂隊現場表演。

第42屆蒙特利爾國際爵士音樂節(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Jazz De Montreal) (新窗口)今天開幕,音樂節將會一直持續至7月9日。

兩年疫情之后,蒙特利爾爵士樂節全面回歸現場。疫情前,它是一年一度的城中盛事,在藝術中心廣場附近,從下午直到深夜,有現場各類爵士樂隊表演,以及附帶的飲食、娛樂、游戲等活動,老少皆宜,令很多人期待。

本周日,也就是7月2日下午5點,亞裔薩克斯風樂手杜家輝(Jacob Do) (新窗口)將與恩師、著名薩斯克風演奏家Rémi Bolduc聯袂現場表演。

杜家輝與Remi Boldduc聯袂五重奏 (新窗口)

Jacob Do Quintet Featuring Rémi Bolduc
Jacob Do - 次中音薩克斯風(Tenor Saxophone)
Rémi Bolduc - 中音薩克斯風(Alto Saxophone)
David Rourke - 吉他(Guitar)
Carlos Maldonado Cisneros - 貝斯(Bass)
Daniel Verdecchia - 鼓(Drums)

而杜家輝也期待在疫情之后和大家現場見面。

對我來說,爵士絕對誕生于美國黑人的苦難與掙扎之中,是真正是黑人音樂,正如各個民族都有它自己的音樂。而它的核心是:慶祝個體精神,創造力,和經由合作產生的美妙音樂。所有的樂手走到一起,不管他們的背景和經歷,發揮你自己優勢的一部分,然后默契合作
引自 杜家輝

首屆奧立佛.瓊斯獎獲得者

今年22歲的杜家輝曾于2019年獲得了蒙特利爾國際爵士音樂節設立的奧立佛.瓊斯音樂獎,Prix Oliver Jones

這個獎每年頒發給一位有潛力的年輕爵士樂手,杜家輝是這個獎項的第一位獲獎者。

他表示,那是自己爵士樂生涯最激動人心的時刻,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并不是僅僅因為獎項,還在于他因此得到了更多的機會。

原本,得到奧利佛·瓊斯獎的年輕音樂人可以得到第二年在蒙特利爾國際音樂節上表演的機會,音樂節還會協助其巡回演出。

為此,杜家輝做了大量的準備,包括他創作和錄制的音樂,以及與樂隊的排練。

可惜,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然來襲,一切戛然而止。

今年,蒙特利爾爵士音樂節海報。

今年,蒙特利爾爵士音樂節海報。

照片:Radio-Canada / FIJM webstie

就連麥吉爾大學也停止了校園課程,他于是回到了埃德蒙頓家中,依靠網絡完成了最后一年的學習,并在2021年的4月畢業。

這兩年對我們音樂人是非常困難的,有一年多的時間,我只能是網上上課,一切都停滯了,演出活動不斷被取消。但我一邊工作,一邊隨時準備著回到舞臺。
引自 杜家輝

本周六,他先是會在埃德蒙頓的爵士音樂節上表演;第二天一大早坐飛機抵達蒙特利爾,準備當天下午的表演。

好在,他和樂隊成員合作多年,非常熟悉彼此,這次演出大部分曲目是杜家輝和他的樂隊為2019年巡回演出準備的。

杜家輝表示,能夠回到現場演出非常開心,而且還能夠與Rémi Bolduc同臺,令他心存感激。

Rémi Bolduc是少年成名的著名薩克斯風演奏家,同時,在麥吉爾大學教授薩克斯風超過三十年。

杜家輝稱,他是自己爵士樂的領路人和最大的靈感。

當年正因為對Rémi Bolduc的喜愛,他最終選擇麥吉爾大學音樂系。而在幾年的學習過程中,Rémi Bolduc非常熱心、非常開放、非常耐心,給了杜家輝最需要的幫助,也徹底改變了他追尋爵士樂之路。

杜家輝也感謝蒙特利爾爵士樂圈子所營造的相互鼓勵支持的氛圍,認為這非常罕見,尤其是在支持有才華的年輕人,為他們創造機會方面。

我內心的爵士樂

杜家輝坦陳,爵士樂內在的靈魂是黑人的歷史,痛苦,個人經歷、與天才造就的,作為一個亞裔音樂人,直到現在,他也依然在尋找與爵士樂靈魂的連接。

我一直牢記的一點是,無論是表演的時候,還是在創作的時候,作為生長在與爵士樂完全無關環境下的我,尊重每一個爵士樂前輩,每一個為爵士樂做出貢獻甚至奉獻一生的音樂家 —— 我聽到過太多的故事,他們要忍受的痛苦與不公。所有黑人音樂人過去,老實說直到現在,也依然面臨著歧視。我需要盡我所能去理解,他們的人生是怎樣的,這樣的人生又如何影響了爵士樂創作與演奏。
引自 杜家輝

進入麥吉爾大學音樂系的時候,杜家輝只是單純熱愛薩克斯風,喜歡爵士樂,但是和老師、同學、及其他黑人音樂人的交談令他意識到,自己必須重新審視和靠近爵士樂的靈魂,向那些爵士樂成長與發展鋪路的前輩致敬,成為了他音樂的中心價值觀。

杜家輝同意,在爵士樂圈子里,亞裔比較少。

他認為,這可能與亞裔家長理想中音樂的專業性和完美有關,所以,很多亞裔演奏古典音樂,但是,爵士樂是完全不同的 —— 爵士樂是自由的,它是即興的,它可能不是完美的。

同時,黑人文化與亞裔文化迥異,之間分歧很大,沒有太多的重疊。

對音樂的愛與生俱來

杜家輝生長在加拿大西部的埃德蒙頓市,他的媽媽來自中國廣東,父親是來自越南的難民 —— 十歲時隨著家人逃離越南,定居加拿大。

在杜家輝四歲的時候,父母送他去學鋼琴。家里沒有人從事音樂,只是覺得孩子應該受到一些音樂熏陶,但他一下子就喜歡上了。

他感謝當時的鋼琴啟蒙老師,她并不僅僅是介紹古典音樂,也會讓孩子們了解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激勵他們嘗試。她讓年幼的杜家輝意識到音樂在他生命中的重要,同時,還教會他對待音樂的認真努力的態度。

12歲的時候,杜家輝在中學第一次見到薩克斯風,也是“一見鐘情”。

我很快喜歡上了薩克斯風,這個非常神秘的,我從未接觸的樂器。那令我著迷而且激動,這個與我之前的古典音樂訓練完全不同。每天放學,我總是把薩克斯風從學校帶回家,便于練習;我每天早上也練習,不是因為有人督促或是強迫我練習,我就是喜歡,我很享受拿到一手曲子,從陌生到熟悉、掌握,賦予音樂生命的那個過程。我想,我從很小就找到了我一生的愛,那就是音樂。
引自 杜家輝

不過,喜歡音樂、有音樂天賦,到真正成為一個音樂家,還是有很漫長和艱難的路要走的。

杜家輝和他的薩克斯風。

杜家輝和他的薩克斯風。

照片:Radio-Canada / Conor Nickerson

和典型的傳統亞裔家長一樣,他的父母親一直鼓勵他學習音樂,為他的音樂成績而開心,尤其是他的媽媽,可謂他“最大的支持者和樂迷”。

但是,當他說要把音樂作為自己的職業的時候,他的父母非常猶豫,因為做藝術家太難太不穩定了。

當時,阿爾伯達大學的工程系也錄取了他。

他回憶起第一次來蒙特利爾,參加音樂系的專業考試。父親陪同他前往,兩人見到一位大學的薩克斯風教授,結果,他父親發問:音樂系的孩子畢業之后,是不是還會繼續深造做其他的事情,比如成為醫生?

可見,他內心仍然期望,兒子嘗試了音樂之后,可以繼續去圓做個醫生的夢想,甚至到現在,父母還依然為他感到擔心。

杜家輝表示,新冠疫情以來,音樂人、音樂表演非常困難,很不容易。

他始終知道,音樂是他一生的最愛,他渴望成為專業薩克斯風演奏家,但也意識到,應該保持開放的心態,準備迎接生活中其他的機會。

Vue aérienne d'une foule sur la place des Festivals, par un soir d'été.

往年的蒙特利爾國際爵士音樂節,藝術中心廣場可以有上十萬觀眾聚集。

照片: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jazz de Montréal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