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國際
  3. 美國政治

為何那么多孩子的生命都換不來美國槍支管控改革?

十字架。

德州校園槍擊案造成19名孩子和2名老師的死亡。

照片:Reuters / MARCO BELLO

RCI

本星期美國德克薩斯州的校園槍擊案造成21人死亡,其中19人是十歲左右的小學生。如同每一次發生此類悲劇一樣,美國各界都發出立法加強槍支管控的呼聲。但是大多數分析人士對此并不樂觀。

實際上,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已經承認,發生改變的希望很渺茫。因為在槍支管控法上的任何改革都需要共和黨議員的支持。我們過去已經遭到過多次失敗。

《大西洋月刊》的作者弗洛姆(David Frum)認為,只有文化層面上的巨大變革才能解決美國的槍支暴力問題。這個問題如此嚴重,零碎的法律干預措施是無法解決的。

美國普通民眾擁有的槍支數量超過四億,槍支文化強大而根深蒂固,而政治上的兩級分化使改變更難發生。共和黨支持者和鄉村人口擁有槍支的數量遠遠超過民主黨支持者和城市人口。在一些共和黨占上風的地區,人們常常認為槍支暴力造成死亡是大城市的問題。但實際上,共和黨控制地區或州的死于槍支暴力的人數同樣很高,與槍支數量成正比。

另一個槍支管控改革無法進行的重要原因是美國國會參議院。CBC記者帕奈塔(Alexander Panetta)把這里稱為法案的臨終關懷機構,因為許多法案在這里死亡。如果沒有獲得兩黨的支持,一項重要法案的通過需要執政黨在眾議院和參議院各擁有60%的席位。

而目前民主黨在參議院的一百個席位中占據48席,需要獲得兩名無黨派參議院的支持才能勉強過半。要通過任何加強槍支管控的法律,民主黨都需要至少十名共和黨議員的支持。

州級政府近年來做出了一些努力。去年有27個州通過了七十多項加強槍支管理的法案,例如對持槍者的背景調查。但是也有19個州通過了放松管制的法律。

在美國,槍支作為死因已經超過了車禍。根據約翰斯霍普金斯槍支暴力研究中心的一份報告,2020年,美國死于槍支的人數大幅度增加,超過了4萬5千人,其中有將近一半人死于兇殺案。其余的人多半死于使用槍支自殺。

(CBC, Alexander Panetta, adaptation en chinois par Wei Wu )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