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國際

【分析】清零政策、烏克蘭戰爭令西方和中國脫鉤加速,賴小剛教授:“這可能是中國的宿命”

“習近平是個非常魯莽的人”

Le président américain est en visioconférence avec le président chinois.

3月中,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后,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視頻會談兩小時。

照片:Reuters / Jonathan Ernst

Yan Liang

”令西方國家更加清楚,中國和自己不是一路人”

為期三天的七國外交部峰會上周末在德國結束。七國外長們公開敦促中國不要協助俄國在烏克蘭的侵略戰爭,包括不要破壞國際制裁,以及為莫斯科在烏克蘭的行動辯護。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歐美高層在公開場合向中國喊話了。

同時,七國外長還聲明:七國集團敦促中國停止從事信息操縱、虛假信息和其他手段,使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戰爭合法化”。

而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發言人在評論公報時說,“中方對七國集團的言行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還稱,中方在烏克蘭危機問題上的政策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強調中方不接受任何外部脅迫和壓力,堅決反對任何對中方的猜疑和無端指責。

中國問題專家賴小剛教授,主持YouTube頻道《賴子聊書》

中國問題專家賴小剛教授,主持YouTube頻道《賴子聊書》

照片:Li Hongyan

加拿大皇家軍事學院政治系和女王大學歷史系客座教授賴小剛 (新窗口)接受了加廣中文臺的采訪,就中國在俄國入侵烏克蘭前后的表現,以及防止新冠病毒傳播的清零政策帶來的影響,進行了綜合分析。

中國的騎墻政策

賴小剛教授以騎墻來形容中國在俄國入侵烏克蘭上的政策策略,但做得不怎么樣

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初,中國國家媒體多次引用俄國媒體的報道,比如澤蘭斯基逃跑了,預測俄國軍隊會在幾天內打下基輔,為俄國入侵辯護,稱這是“北約東擴造成的”,責任在美國。

盡管中國外交人員一再表示,中國尊重國家的領土完整和主權,但是,中國從未在俄國入侵烏克蘭問題上譴責俄國。相反,在聯合國譴責俄國入侵烏克蘭決議投票上,中國投了棄權票。

5月10日,在聯合國安理會“調查俄國在基輔一帶犯下戰爭罪行決議”表決上,中國投了反對票,是僅有的兩張反對票之一。

賴小剛教授表示,俄國入侵之初,全世界都高估了號稱第二大軍事強國的戰斗力;也低估了烏克蘭軍隊的頑強抵抗力。所以,中國的反應也說得過去。但現在,戰爭超過了80天,可以說,普京的戰爭目標已經失敗了。歐美空前團結,正積極向烏克蘭運送武器物資等,國際社會在經濟上進一步制裁俄國。中國在這種狀況下,反而不知道怎么辦了。

中國的體制決定了它無法靈活轉變適應變化,比如,如何讓一直深受親俄國宣傳的中國民眾轉彎,當然,也拋不下俄國和普京的友情。中國的表現會被其他國家蔑視,無論是從道義上還是在外交技巧上,完全失敗。因為中國在外交上的策略是和內政連在一起的。那就是,習近平上臺后,中國的外交部被當作宣傳部來使用了。
引自 賴小剛

中國的宿命

賴小剛教授認為,盡管過去三、四十年,中國與歐美的經濟合作日漸緊密,但是,在美國內部,一直有反對和質疑美國與中國經濟結盟的聲音,智庫機構等經常會提出:我們這么做究竟對不對,中共是否會如美國西方所希望的那樣發展等問題。

到了最近,智庫學者和時事評論都公開討論“與中國的經濟結盟政策是否是美國外交政策中的最大錯誤?”

人們可以看到,從奧巴馬、特朗普、到拜登,從TPP、對中國商品征收高關稅,以及拜登一系列供應鏈多元化舉措,其實一直是在推動與中國的“脫鉤”。

上周,東盟十國的領導人首次一起獲邀前往華盛頓,與美國總統拜登會面,顯示美國試圖擴展在這一地區的影響力。

東盟包括了新加坡、越南、柬埔寨、馬來西亞、菲律賓等中國周邊的10個國家。

拜登還將在本月下旬訪問日本和韓國,也是意在團結亞洲盟友,應對中國和俄羅斯。

在加拿大,自孟晚舟和兩名麥克事件發生,加拿大人對中國的印象明顯急轉直下,并提出了“與相同民主價值觀國家經濟合作“的策略。

加拿大目前正在制定的印太戰略,當中也涉及在全球供應鏈多元、市場多元化的努力。

賴小剛教授認為,2012年,時任中國主席胡錦濤就曾提出“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這是對西方期待的經濟合作帶來中國在政治體制上轉變的公開拒絕。

習近平上臺后的一系列舉動顯示,他是個非常魯莽的人,可謂紅衛兵一代人。比如,新疆問題,可以說是觸碰了西方的道德底線,南海問題上令西方和周邊國家更加警覺。而這次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后,有更多西方政客與智庫學者在擔憂臺灣的安全。
引自 賴小剛

賴小剛教授認為,現在關鍵要看年底的二十大走向,如果習近平繼續在臺上,西方對中國就放棄任何希望,對中國的制裁會加大力度,繼續現在的政策并強化它。而如果能還上一個新人,不管是誰,都會先看看,先談談。

清零政策雪上加霜

令西方對中國脫鉤加速的另一個原因是,新冠疫情爆發后,中國一直堅持的清零政策,尤其是最近,中國把最大城市、國際化大都市的上海封閉了近兩個月。

西方媒體報道認為,中國的封閉清零最明顯的影響是,造成全球供應鏈的中斷,推高通貨膨脹。而對于中國,它打擊了企業在華投資的信心,出現了資金撤離或是減少在華投資。

對上海的封城和疫情期的舉措,再次說明了中國體制的可怕。這個方式和1958年的大躍進、大饑荒 時期的方式沒有什么不同,同樣的體制,同樣的方式運轉,時隔六十多年。如果想要一個新的中國,不把這個體制改變,這樣的事情就會繼續出現。
引自 賴小剛

他說,清零政策加上在烏克蘭戰爭中的態度,令西方國家更加清楚,中國和自己不是一路人,要像割除癌癥腫瘤一樣,割掉與中國的聯系。

Un homme est debout, les mains levées, devant un groupe de policiers qui portent des costumes de protection anti-COVID-19.

上海嚴格封城兩個月,造成大量次生災害,引發民眾強烈不滿。

照片:Reuters / VIDEO OBTAINED BY REUTERS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