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社會
  3. 移民

【專訪】“政治即生活,生活即政治”|香港人在加拿大系列之一

在溫哥華支持香港人抗議活動中,有人展示高舉加拿大國旗的香港自由女神迷你塑像。

在溫哥華支持香港人抗議活動中,有人展示高舉加拿大國旗的香港自由女神迷你塑像。

照片:La Presse canadienne / DARRYL DYCK

RCI

“從未后悔參與香港抗議活動”;“想做一個令自己驕傲的加拿大人”

自《國安法》在香港實施,許多參與抗議的年輕人迫切希望離開香港。

去年,加拿大移民部兩次推出專門針對香港年輕人的救生艇計劃,符合一定條件的年輕人可以先取得工作許可來加拿大,然后,以讀書或是加拿大工作經驗轉為永久居民(PR)。

這些依靠救生艇項目來到加拿大的香港年輕人,目前的生活狀態如何?是否適應了當地社區?

本臺將陸續推出“香港人在加拿大”訪談系列,今天的兩位嘉賓是Chloe和Kay。

Chloe和Kay都是在半年前,通過救生艇項目前來加拿大的。她們年輕,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和開放的心態,英語能力也好。目前,倆人都找到了相對滿意的工作。

盡管已經離開香港,但她倆不希望暴露真實的姓名和身份,也不愿透露自己的職業等生活細節,顯示過去兩、三年,在香港的經歷帶來的擔心和陰影。

Kay:從未后悔參與香港抗議活動

Kay大約半年前與男友一起來到加拿大多倫多,男友從事IT業,倆人很快找到了穩定的工作。

我在香港出生,香港長大,香港讀書,香港工作,我愛香港,但香港和我長大的地方完全不同了,變化太大。我最近看到一些關于香港的新聞,包括疫情,會慶幸自己狠下心腸,盡早離開了香港。
引自 Kay

她說自己很幸運,首先是,他們以救生艇項目申請來加拿大的過程非常順利。

再有,疫情期,旅行者常會遭遇航班取消、改期,以及政府疫情期入關政策可能隨時變化等諸多不確定因素影響,她和男友卻幸運地在加拿大開放海外人士入境的第一天搭上了航班。

此外,得到簽證后,他們沒有猶豫,選擇盡快離開。Kay表示,有位朋友原本計劃這個月底來加拿大,但因為香港疫情突然非常嚴重,出現了一系列限制行動的措施,加上朋友和家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很難說是否可以按計劃離開。

2019年,Kay和男友都參與了當時的社運活動,男友還一度被捕,所幸沒有受到起訴。

但《國安法》出臺之后,他們常常提心吊膽,感覺說不定哪一天警察會忽然上門抓捕。于是,開始商議離開香港。

她稱,父母并不希望她移民,覺得在香港她有很好的工作,而來到加拿大,一切都要重新開始。但她自己覺得,無法在繼續若無其事的生活,香港的氛圍讓她頂不順(受不了)。

我沒有后悔,我始終認為,我們爭取的是正確的東西,但沒有爭取到我們想要的,就要承受這個結果 —— 這個結果可能就是你要擔驚受怕,甚至是離開香港,因為在香港太壓抑了。
引自 Kay

Chloe:生活就是政治,政治就是生活

大約半年前抵達加拿大,經過四個月的工作培訓,目前她已經找到一份有職業發展前景的工作。她表示,自己的情況有些特殊,希望取得加拿大工作經驗之后,再看看如何可以拿到永久居民資格。

她自我介紹說,很小的時候隨父母從中國內地移民香港,香港的生活是她熟悉和喜歡的。

2019年之前,她已經覺得香港距離心目中的理想居住地越來越遠,有過離開的念頭。而參與社運活動以及之后香港的變化令她加速了離開的決定。

幸運的是,她的父母也支持她的這個決定。他們唯一擔憂的是,女兒要一個人漂洋過海,來到她從未踏足的加拿大,一個人面對生活的壓力。所以,父母聽到她找到了工作,一切都還穩定的時候,倍覺開心。

生活就是政治,政治就是生活,你分不開的,無論在哪里生活,生活大小事都與政治有關。比如,加拿大有全民醫療保障,加拿大社會有大愛,提倡各族裔間相互包容,這和我理想中的社會其實是更加吻合的,比香港更加吻合。
引自 Chloe
2019年6月,香港返送中抗議中,兩位年輕領袖黃之鋒和周庭召開記者會。目前,黃之鋒依然在監獄,周庭前不久才獲釋。

2019年6月,香港返送中抗議中,兩位年輕領袖黃之鋒和周庭召開記者會。目前,黃之鋒依然在監獄,周庭前不久才獲釋。

照片:The Associated Press / Kin Cheung

圍爐傾計:慢慢愈合心理創傷

在多倫多,有一個香港年輕人的群體,他們有共同的經歷和背景,會在節日的時候聚會,圍爐傾計(聊天),相互支持。

Kay和Chloe也都得到了多倫多地區家和專業輔導機構(CFSO) (新窗口)的幫助,幫助他們適應新環境,和緩解過去兩年在香港經歷的心理影響。

Kay介紹說,家和的社工以及心理咨詢師對他們這些心理創傷的人提供咨詢,通常是幾個人一組,分享自己的經歷,比如社運活動中經受了什么,來了之后遇到什么困難之類,以此來緩解心理壓力。

我覺得,和他們聊天是有很多幫助,當然很多問題也不是一次心理輔導或是社工可以解決的。不過,他們提供了一個方向,提供一個體系,一群人大家圍爐傾計,讓我們得到心理疏導。
引自 Kay

而對Chloe,她只身來到加拿大的,也沒有親戚和朋友。

她開玩笑說,到了二十幾歲了,還要上網結識新朋友。

但參與家和的活動對她非常有益。比如,她也是經由家和的信息參加了培訓,找到了自己心儀的工作。

家和中心信息。

家和中心信息。

照片:Radio-Canada

“想做一個令自己驕傲的加拿大人”

我希望成為令自己驕傲的加拿大人,不希望隨隨便便混日子,是想認真發展自己的事業。
引自 Chloe

巧合的是,在對比加拿大和香港時,Kay和Chloe不約而同提及,香港公共交通四通八達,而在加拿大,去哪里都離不了車。

倆人對加拿大共同的評價是:人們非常友善、平和、包容。

Kay介紹說,有一次開車出門,轉彎的時候,車子陷在了溝里,有兩個路過的陌生人過來詢問,并最終幫她把車子推了出來。

而Chloe認為,加拿大沒有什么自己不喜歡的地方,如果有,也只是自己需要時間區適應。

比如,在銀行,她會好奇,為什么在香港很快可以辦好的業務,在加拿大要好幾個工作日呢?但轉念一想,她覺得,如果自己不喜歡一個需要瘋狂加班的工作,也不希望壓力太大,那為什么要求在加拿大的其他人這么做呢?

此外,Chloe和Kay雖然新來乍到,但對加拿大特有的多元和包容氛圍深感認同,并希望能夠融入其中。

不希望只在自己的同溫層。我明白移民經歷是非常孤單和辛苦的,與自己有共同背景的人一起,能更加理解彼此。但我覺得,依然應該走出同溫層,和我們不同背景的人接觸,對于我的成長是很有幫助,可以帶來新的看問題的角度,我鼓勵所有人這么做。
引自 Chloe

希望繼續幫助香港人

雖然離開了香港,但對香港的動態她們非常關注,也都表示,在未來,如果有機會,將幫助香港和香港人。

Chloe的看法是,移民加拿大之后,隔著一段距離看香港,感覺香港變得更加高壓,甚至到了荒謬的程度。

最近幾天,她關注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新聞,感到就像在2019年,今天不知明天發生什么。

她希望在未來,個人生活穩定之后,可以找到一個自己擅長的方式,建立香港人可以聚集的社群,推廣香港的文化。

而對于Kay,她希望的是,要盡力幫助那些依然留在香港的人。

有很多香港年輕人依然被逮捕被拘禁,沒有機會離開香港。我的一位大學同學,她被逮捕、被投入監獄,但是沒有任何媒體報道她的事情,因為她不是有名氣的人 —— 我要幫助像她那樣的人。當你認識這個人的時候,你就會為她的經歷感到悲傷。
引自 Kay

后記:Chloe和Kay都同屬于受過良好教育,頭腦開放的年輕人,離開香港是因為目前緊張壓抑的政治和社會氛圍,她們喜歡加拿大的平和友善,希望融入多元社會中,成為“令自己驕傲的加拿大人”。

(以上發言為嘉賓觀點,不代表本臺意見)

溫馨提示:文章內容和圖片版權屬加廣中文臺,轉載請給出本文鏈接和出處。

如有疑問,歡迎與本臺聯系:china@rcinet.ca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