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國際
  3. 國際政治

【報道】保守黨議員莊文浩回應加廣:適當時候將重啟“加中關系特別委員會”

去年二月,保守黨外交影子部長莊文浩(Michael Chong)在議會辯論階段發言。

去年二月,保守黨外交影子部長莊文浩(Michael Chong)在議會辯論階段發言。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Adrian Wyld

Yan Liang

“加拿大對華政策非常復雜;綏靖政策不是好的策略”

針對是否重啟一個深度探討對華政策的議會特別委員會,保守黨內部出現了分歧,也連帶引發媒體和專家的熱議。

加中關系特別委員會,CACN成立于2019年12月,提議者正是當時保守黨影子外交部長、現任黨魁奧圖(Erin O'Toole)。

特別委員會設立18個月的時間里,關注兩名麥克遭中國關押、孟晚舟事件對加中關系帶來的影響。隨后,陸續就香港、新疆、臺灣、華為5G帶來的安全擔憂、溫尼伯加拿大生物實驗室華裔學者被開除等事件,傳喚相應人士,舉行專家證人聽證,撰寫調查報告。

但在本屆議會開始之后,保守黨領導層卻沒有立即重啟這個特別委員會。

多倫多大學政治學教授、蒙克研究所(Munk)亞洲與全球事務資深研究員王慧玲(Lynette Ong)

多倫多大學政治學教授、蒙克研究所(Munk)亞洲與全球事務資深研究員王慧玲(Lynette Ong)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Lynette Ong

多倫多大學政治學教授、蒙克研究所(Munk)亞洲與全球事務資深研究員王慧玲(Lynette Ong)接受加廣采訪時表示,這一特別委員會的工作非常重要。

它是加拿大為數不多的可以就涉及中國的問題,發表意見以及進行討論的平臺。盡管兩名麥克事件解決了,但加中關系進入了新階段,依然面臨很多問題。
引自 王慧玲(Lynette Ong)

保守黨議員莊文浩(Michael Chong)則就加廣的提問發出一份聲明,解釋說保守黨一直計劃重啟‘加中關系特別委員會’,只是時間問題。

我們會認真對待來自北京共產黨領導層的威脅,并致力于通過應對這些威脅來維護加拿大的國家安全和利益。自由黨政府缺乏應對中國威脅的連貫而統一的計劃,重建加中關系特別委員會,令我們能夠更好地追責。
引自 莊文浩(Michael Chong)

華裔時政評論人士昌西分析說,加中關系特別委員會著實做出了許多顯著并且能夠被看到的工作。這個委員會的存在,讓媒體和各界人士關注與中國相關的各項議題,讓更多關于中國的問題進入公眾的視野。這也解釋了,包括魁人政團新民主黨在內的全體反對黨,都支持這一委員會設立的原因。

保守黨內部現分歧

去年11月大選結束之后,莊文浩還曾表示,會推動重啟這個以研究加拿大對華政策的特別委員會。但到了12月份,保守黨出人意料表示,不會重啟CACN,而會成立特別委員會關注阿富汗淪陷事件。

在給加廣的聲明中,莊文浩解釋說,要恢復特別委員會,需要在議會通過反對動議。去年大選之后,保守黨就兩個最緊迫的問題提出了動議——政府失敗的經濟議程和阿富汗局勢。

但有中國問題專家分析認為,奧圖最終決定不重啟CACN或許和去年大選中,保守黨部分候選人在華裔聚集選區選舉成績不佳有關。

去年聯邦大選后,保守黨指責外國勢力有目標攻擊其候選人,如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包括資深議員黃陳小萍以及趙錦榮等都未能贏得連任。保守黨部調查的結論是,至少有十三個選區受到了中文虛假信息影響。

此后,還出現了保守黨華人協會因奧圖對中國立場,要求其辭職的事件。

但奧圖不再重啟加中關系特別委員會的決定,在保守黨內部激起反對聲浪,至少有五位資深議員公開接受全國發行的《環球郵報》采訪 (新窗口),表達不滿。

來自阿爾伯達的保守黨議員、前加中關系特別委員會的副主席加內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 直接表示:

無論是作為政治戰略還是國家政策,(對華)綏靖都不是好的策略。
引自 加內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

在加拿大的香港、維吾爾、以及臺灣人權組織機構代表也對保守黨這一決定感到不安,并開始與不同黨派議員聯絡。

加拿大香港聯合會(Alliance Canada Hongkong)的推特于周三(1月19日)以中英雙語說明,他們就此與莊文浩等議員進行了溝通,并對重啟加中關系特別委員會感到謹慎樂觀

《環球郵報》報道稱,鑒于壓力,奧圖目前正積極考慮在下半年重啟這個特別委員會。

奧圖希望平息黨團內成員的不滿,這很容易理解。但實際上,奧圖是在原則問題上退讓。至于造成奧圖做出決定的原因,或許是身邊幕僚的錯誤判斷,或許是處于對選情歸因的錯誤判斷。結合在大選后,保守黨內部對奧圖的非議,也是對其黨領地位的另一次挑戰。
引自 昌西

莊文浩與加內特·吉尼斯等保守黨議員還認為,如果在這次選舉中,因有針對性的虛假信息而導致一些議員落敗,我們應該做的是加強與選民的有效溝通。

Prime Minister Justin Trudeau is flanked by Mary Ng, the federal minister of small business, export promotion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at left, and Isabelle Hudon, the Canadian ambassador to France, as he speaks during a round table event at SheEO Global Summit in Toronto, on Monday, March 9, 2020. THE CANADIAN PRESS/Cole Burston

2020年三月,總理特魯多與國際貿易部長伍鳳儀(Mary Ng)(左)、以及時任加拿大駐法國大使Isabelle Hudon參加一個支持女性企業家活動。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Cole Burston

顯示加中關系的復雜性

特魯多自由黨政府一直不支持設立加中關系特別委員會。

從2019年起,總理特魯多數次表示,會出臺詳盡的對華政策,但都無疾而終。

此外,加拿大也是五眼聯盟中,唯一一個尚未就華為5G做出正式決定的國家。

同時,加拿大情報機構多次警告中國在加拿大的影響力,及保守黨要求政府分享兩名遭開除的國家生物實驗室科學家—— 邱香果以及陳克定夫婦的文件等事件還在進行中。

本月,加拿大外交部長喬麗(Mélanie Joly)受訪時表示,會很快推出印太戰略。

上周,加拿大國際貿易部部長伍鳳儀(Mary Ng)與臺灣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就外國投資促進與保護協議,FIPA開始探索性談判 —— 這是加拿大與臺灣關系中幾十年未曾出現的場景。

王慧玲教授表示,我覺得,特魯多政府希望將印度-太平洋戰略作為一個整體戰略,不僅僅是專注于中國 —— 這顯示出,對華政策的復雜性,但政府依然不清楚應該如何應對,于是,希望以應對中國周邊國家,來解決中國帶來的問題。

我認為,自由黨政府試圖回避(對華政策)話題,不鼓勵就這個話題展開討論。因為這是個困難的問題,政府目前沒有資源,沒有足夠的專家來解決。但這始終是個問題,是個重大的問題,它不會離開,只會越滾越大。如果你不及時面對和解決,會令人更加頭痛。
引自 王慧玲教授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