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社會
  3. 移民

【報道】魁北克省護士短缺,華裔移民希望成為魁省注冊護士需要克服哪些困難?

九月下旬,魁北克護士組織了崗位罷工行動,抗議疫情期強迫加班等政策,導致護士過度疲勞。

九月下旬,魁北克護士組織了崗位罷工行動,抗議疫情期強迫加班等政策,導致護士過度疲勞。

照片:Radio-Canada / Kassandra Nadeau-Lamarche

RCI

魁北克移民與融入部(MIFI)、蒙城華人服務中心、以及兩位華裔護士的多角度介紹。

經歷了近兩年的新冠疫情,魁北克省目前面臨嚴重的護士短缺問題。

早在七月份,加拿大統計局的數字顯示,2021年的第一季度,魁北克的醫療保健和社會援助部門的職位空缺同比增長了5900個。

魁北克省衛生部長克里斯蒂安·杜貝(Christian Dubé)當時就此評論說,“我們正處于危機模式”。

CBC的報道,93%的魁北克護士接種了新冠疫苗,但依然有近兩萬名護士沒有完全接種,或疫苗接種狀況不明。

上周,杜貝宣布將不接種疫苗護士遭停職的期限延長到11月15日。同時,省衛生部門投資近10億,以獎金獎勵等方式,希望吸引護士加入或者是重回省公共衛生領域。

護士資歷認證與法語專業考試

通過郵件,魁北克移民與融入部(Ministryof Immigration, Francization and Integration,MIFI)回應了加廣中文臺的相關問題。根據移民部的介紹,為了緩解護士短缺問題,魁北克移民部與魁北克衛生部合作,全世界范圍內招聘符合資格的護士。

在2020年至2021年間,從國外招聘了348名護士;而2019年至2020年間,這個數字是366名。

蒙特利爾華人服務中心主任李西西。

蒙特利爾華人服務中心主任李西西。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Xixi Li

長期從事華裔新移民融入以及職業規劃的蒙城華人服務中心(Service À La Famille Chinoise Du Grand Montréal (新窗口))主任李西西接受加廣中文臺采訪時表示,對中國移民來說,各類專業資歷認證是個老問題了。希望從事護士工作的中國移民,最 大的困難,一方面中國和魁北克的醫療系統有差異,在中國的護士學習和工作經驗在認證方面存在問題;另一方面,是語言關,因為必須通過法語專業考試,才能夠正式成為魁北克的注冊護士。

她表示,他們中心也了解到,魁北克目前護士短缺的局面,但省政府目前吸引國外護士來源地重要是法語區國家,比如法國、比利時、摩洛哥、突尼斯等,因為不需要再經過語言培訓這一關了。

在護士學歷認證方面,魁北克移民部對加廣中文臺的回應顯示:

沒有一個專門針對中國護士學歷的認證程序。所有在國外接受過護士培訓的人士,必須首先向魁北克護士協會 (OIIQ) 提交文憑和培訓文件。根據個人技能分析評估的結果,OIIQ 有一個融入護理專業的計劃,該計劃‘可以在教育機構的臨床環境中實習或通過進修培訓來完成’。
引自 魁北克移民與融入部

而魁北克對注冊護士的法語語言也有統一要求,那就是“未完成至少 3 年法語學習的考生有 4 年時間通過魁北克法語委員會(OQLF)的專業測試,在此期間可持臨時許可證進行實習”。

李西西表示,對很多華裔來說,法語是最不占優勢的。此外,護士的專業性還是很高的,有些人注冊了護士學習,但半途而廢 —— 這個比例據她所知還是蠻高的。所以,在魁北克醫療體系中,第一代的移民并不多見。

蒙城華人服務中心等華裔移民服務機構曾向魁北克政府提出過一些建議。

對一些有護士工作背景的或者愿意從事護士工作的移民,可以在他們申請移民、等待審批的時候,就開始給他們一些職業咨詢、提供法語學習機會等,這樣他們抵達魁北克之后,語言障礙會少一些。
引自 李西西

李西西女士還提出,如果醫療體系里有更多的人會說中文,對華裔社區是很好的,因為很多老人不懂英法語。

9月23日,魁北克省長勒構,中,以及衛生部長杜貝,右,與財政委員會主席勒貝爾,舉行記者會,宣布政府應對健康衛生部門人手短缺危機的政策。

9月23日,魁北克省長勒構,中,以及衛生部長杜貝,右,與財政委員會主席勒貝爾,舉行記者會,宣布政府應對健康衛生部門人手短缺危機的政策。

照片:Radio-Canada / Sylvain Roy Roussel/cbc

“非常困難,但并非完全不可能”

李黎(化名)是魁北克的華裔注冊護士。他在接受加廣中文臺采訪時表示,成為護士確實是個艱難的過程,但也不是不可能實現。

他在國內的專業是電氣工程,2003年出國前籌劃職業方向的時候,他考慮到護士的職業前景和收入,于是決定做一名護士。他于移民第二年進入一間CEGEP修讀護士課程,2007年畢業,之后進入麥吉爾大學完成了護士本科學位。2009年畢業后一直在麥吉爾大學健康中心的醫院工作,還曾有過兩年做急診室護士的經歷。

他介紹說,自己的護士課程都是以英語修讀的,在通過了魁北克的護士資格考試之后,他需要通過省的法語語言辦公室測試,否則會失去護士資格。

現在回想起來,李黎稱,說句實話,確實是不容易的,不過,也不是不可能。

現在出國移民的人當中,很多在國內也是有一定學歷的,所以學習能力是沒有問題的。比如在學習護士過程中,會遇到大量與專業相關的醫學詞匯,只要掌握了一定的規律,也不算難。
引自 李黎

不過,他個人比較頭痛的是法語。他說,可能有些人的語言能力比較好吧,但對自己來說,法語是最艱難的部分。

當時,他選擇繼續完成麥吉爾大學護士本科,其中一個原因是,在魁北克做護士不需要本科學歷,但加拿大其他地方都需要本科學歷。他計劃,如果法語過不了關,至少還可以去其他省份做護士。

所幸,經過了三次考試,他終于通過了魁北克省語言委員會的專業測試。

目前,他已經是科室的副護士長,也早已經適應了魁北克的護士職業。

而在工作過程中,他最大的感受反而是文化差異,他說,比如遇到癌癥病人,中國的傳統是不要告訴患者,要和家里人先溝通,但是在加拿大,會認為病人有知情權,這是需要在實踐中才能了解的。

張惠琳:更重要的是觀念的不同

和李黎相比,另一位華裔護士張惠琳(Huilin Zhang)表示,她9歲就隨父母移民魁北克了,一直就讀法語學校,所以法語不是問題。她用了五年的時間,兩年護士專科(CEGEP)加上三年本科,成為了一名注冊護士,目前在一間大醫院的急診室工作。

但她認為,選擇護士這個專業,盡管她的父母很支持她,但是國內的親友、父母身邊的朋友反而不大理解。她認為,這還是個觀念的問題。

她說,有些華裔的觀念上,“護士是個低人一等的工作,很累,不夠體面”,所以他們不能理解,為什么做護士還需要本科的學歷?為什么她還想繼續讀碩士?

張惠琳認為,那些人不理解在北美的護士工作的意義和未來發展的各種可能性,比如,北美有經驗的護士在患者治療過程中的作用非常大,對患者的情況了解也更多,可以為醫生提出建議。

最近,張惠琳參與了“蒙城亞裔醫療健康青年協會,YAHPA”的活動,這是一個公益性的組織。

就是希望能向更多的亞裔年輕人解釋‘護士這個職業是不錯的,能夠實現經濟自由,也是受到尊重的、有很多發展可能性的職業’。
引自 張惠琳

兩位護士的建議

對于想成為護士的新移民,李黎認為,要做好吃苦的準備,比如目前大疫情的狀態下,做護士要面臨很多挑戰,但總會慢慢熬過來的。

他表示,目前來說,護士是個很緊缺的職位,在美國加拿大都是如此,但入職門檻并沒有降低,必須符合這邊的專業資格。自己所在醫院就有來自大陸的護士,也同樣是吃了很多苦。但也有一些在麥吉爾的同學因為法語問題,或者收入問題,去了其他省份。

張惠琳則建議,如果你已經在修讀護士課程了,那最好可以讀一個本科,這對未來會有更大的幫助。

Gisele Fortaich, 86, receives her first dose of COVID-19 vaccination from nurse Renee Bourassa in Laval, Que. on Thursday, February 25, 2021, marking the start of mass vaccination in the province of Quebec. THE CANADIAN PRESS/Paul Chiasson

2021年2月25日,86歲的魁北克居民Gisele Fortaich稱為該省第一位接種新冠疫苗的人,為她接種的護士是Renee Bourassa。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Paul Chiasson

使用來自yan liang的信息。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