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生活
  3. 本土

【報道】莫霍克女孩成長記,《豆子》制片人捷琳娜專訪:我只希望大家敞開心扉

《豆子》劇照。

《豆子》劇照。

照片:Radio-Canada / EMA film

Yan Liang

《豆子,Beans》把個人成長與莫霍克大抗議事件交織在一起,歷時八年才拍竣;獲得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兒童片、加拿大銀屏獎最佳影片,并被選為“加中國際電影節”開幕片。

加拿大影片《豆子》講述了一個原住民莫霍克族(Mohawk)女孩兒豆子少女時期一段重要的成長經歷,而這段經歷又和加拿大歷史上著名的1990年的“奧克危機,Oka Crisis",交織在一起。

這是莫霍克族導演迪爾(Tracey Deer)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上首映之后,得到了廣泛的好評與肯定。

它先后得到了柏林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兒童故事片獎“水晶獎”,以及加拿大銀屏獎的“最佳影片獎”和“最佳處女作獎”。

在本月22日開幕的“加中國際電影節”上,這部電影被選為開幕影片。

《豆子》制作人捷琳娜。

the producer of Beans Anne-Marie Gélinas

照片:Radio-Canada / EMA films

這部影片的制片人、EMAfilms制作公司總裁安娜-瑪麗·捷琳娜(Anne-Marie Gélinas)接受了加廣中文臺的采訪。

歷時八年始成片

捷琳娜女士表示,這部片子從創意到完成,前后花了八年的時間。

不過,作為獨立制作公司,她已經習慣了,做一個項目需要耐心,要慢慢打磨。

我認為,這部電影意義重大,有助于加拿大社會認識歷史,了解我們究竟對原住民做過些什么,對他們帶來了什么影響。
引自 捷琳娜

八年前,當迪爾找到捷琳娜的時候表示,自己厭倦了一提及原住民社區,包括莫霍克族,人們就會聯想到的各種問題,而沒有人關注究竟為什么?背后有一個怎樣的故事。

但迪爾究竟想講什么,如何講述,需要一個時間來思考。

影片籌備了幾年,隨后另外一位編劇MeredithVuchnich加入了團隊,也有其他的顧問加入。

在這段時間,迪爾還拍攝了另一部片子《莫霍克女孩兒》。

片子一開始,就是12歲的豆子(Beans)和媽媽一起在一所中學面試,作為原住民的孩子,她和父母需要決定,是否走出保留地讀書。

面試她的老師無論如何也無法發出豆子的莫霍克族名字:Tekahentakwa—— 這也是很多原住民常遇到的情形。

同時,附近市政府在沒有征求莫霍克族意見的情況下,決定擴建一個高爾夫球場,引發了大規模的抗議。

抗議一度演變為對抗,莫霍克族的人們在橋上修建路障,而政府出動了上千名警察防護。

這一爭議也引發了當地人和莫霍克族人的對立,比如拒絕向莫霍克人出售食品,在莫霍克族婦孺離開保留地時,向他們的車子扔石頭等。

12歲的豆子在那個夏天,迅速從一個無辜女孩兒轉變成為了率性反叛少女,她目睹抗議的過程,本族人遭遇的歧視與敵意,這讓她在身份認同中遭遇了巨大創傷。她決定要變得“更加強硬”,于是向另一個少女四月(April)求教。

歷史上,經過了近三個月的抗議,莫霍克族獲得了勝利。在聯邦政府的調解人介入談判之后,當地市政府退讓,決定放棄擴建高爾夫球場。

《豆子》導演迪爾(Tracey Deer)。

《豆子》導演迪爾(Tracey Deer)。

照片:Radio-Canada / N`Focus by Dory/CBC

引用當時新聞檔案視頻資料

影片中莫霍克族抗議事件很多鏡頭使用了當時的新聞報道。捷琳娜表示,我們希望把豆子作為一個女孩子的成長和大的歷史事件融合在一起,但又不會讓片中的人物擔負過多的解釋責任。

于是,他們決定使用檔案資料。

可以說,當時對莫霍克抗議的新聞報道中,許多存在著偏見,對當地人的采訪中,暴露了很多對原住民的惡意和歧視。

捷琳娜現在分析說,使用新聞檔案資料對影片很重要,也很聰明。

影片試映時,很多觀眾對白人社區當時的表現感到不可思議:‘天啊,我們原來那么壞,這么種族主義’。30年前了,而人們是健忘的。
引自 捷琳娜
《豆子》電影海報。

《豆子》電影海報。

照片:Radio-Canada / EMA films

談及影片中最令制片人捷琳娜難忘的部分,就是當莫霍克婦女孩子需要離開保留地,遭到當地人扔石塊襲擊,而警察對此背過身去。

這個故事基本是導演迪爾的個人經歷,而當迪爾談及”扔石頭“這個細節時,捷琳娜大為震動,當場流下眼淚,表示一定要在電影中保留這個細節。

“對原住民處境改變我感到樂觀”

捷琳娜透露,多年來,政府給女性導演的資助很少。但在這幾年,事情突然出現了轉機,她們得到了加拿大電影局等機構的資助,最終完成了這部影片拍攝。

應該說,《豆子》出現在了一個很好的時機。自從去年,BC省坎姆魯普的原住民寄宿學校舊址發現了兩百多名埋葬的原住民孩子尸骸后,整個社會開始關注原住民的歷史和現狀,還設立了“全國真相與和解日”。

真相與和解這個全國性的運動,我認為是真實的,我不覺得我們會走回頭路。它打開了我們的眼界,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特別是在坎姆魯普發現了兒童尸骸之后,整體變化就非常明顯了。
引自 捷琳娜

比如,天主教教會以前一直拒絕就歷史上的原住民寄宿學校道歉,但最近也正式道歉,并且決定交出當時的檔案記錄,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改變可能不會一夜之間發生,但是,我保持樂觀"。

不過,有趣的是,她表示,自己并不清楚為什么《豆子》會被選擇為“中加國際電影節”的開幕片。她說,自己需要做些調查。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