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社會
  3. 移民

【報道】紀錄片《拯救唐人街》 導演陳燮堃:如果華人團結,蒙城唐人街就不會消失

《拯救唐人街 - 龍的傳人》導演陳燮堃(Jimmy Chan)。

《拯救唐人街 - 龍的傳人》導演陳燮堃(Jimmy Chan)。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Yan Liang

三年前開始拍攝,是為了紀念死去的唐人街前輩;唐人街正遭受大開發商的不斷侵蝕;而大疫情期,亞裔仇視事件令片子有了新的內涵。

蒙特利爾人陳燮堃(Jimmy Chan)執導的紀錄長片《拯救唐人街 – 龍的傳人,Saving Chinatown —— The Rise of The Dragons》正在加拿大展映。

陳燮堃和嘉賓讓-飛利浦·里歐佩爾(Jean-Philippe Riopel)日前接受了加廣中文臺的訪問。

陳燮堃先生的經歷頗為傳奇。他祖籍臺山,11歲來到加拿大。他的專業是工程質量控制,就職于老牌的加拿大航空電子設備公司(CAE)。

繁忙的工作沒有阻止他熱心關注唐人街的事務。他是蒙特利爾(滿地可)陳穎川堂公所主席。他曾是太陽馬戲團的舞蹈編導顧問。他也是蒙特利爾“龍舟節”和唐人街“醒獅隊”的創辦者、熱心參與者。

他帶領的火鳳凰武士龍舟隊多次代表蒙特利爾參加國際龍舟比賽,并且獲獎。

《拯救唐人街》是他的第一部紀錄片長片。

拯救唐人街為何如此重要?

陳燮堃介紹說,三年前,他開拍這部紀錄片,為的是紀念去世的唐人街前輩,比如他祖父的弟弟,也就是他的叔公,他的父親和岳父等人。

在他看來,華裔前輩們一生辛勞,參與了加拿大的建設,參與了蒙特利爾的建設,建立了唐人街,但他們遭受了非常不公正待遇,嚴重的歧視。而且,他們生前很少對人講述自己的經歷,因為他們覺得這會破壞華裔的形象,會給下一代帶來負面心理影響,他們希望后代為他們感到自豪 —— 也因此沒多少人了解他們內心的煎熬。

陳燮堃告訴記者,自己的叔公十幾歲就從臺山坐船,渡過太平洋來到加拿大。一路上,有一同前來的勞工死去,尸體被直接丟進大海。他的叔公后來在蒙特利爾挖金礦,天寒地凍,他沒有足夠的衣服御寒,很多時候靠吃糖來保持體力 —— 后來他得了嚴重的糖尿病,被迫截肢。

《拯救唐人街》海報。

《拯救唐人街》海報。

照片:Radio-Canada / CCIFF

很久以前,我就有這個想法,總有一天,要講述他們的故事。這個故事中有種族主義,種族歧視,過去一百年,少數族裔的經歷大致相似。
唐人街對我非常重要。它是我們的根,是我們的家,是我們的文化歷史,對我們非常重要,要傳給再下一代的。
引自 陳燮堃

同時,他強調說,多少年來,唐人街也是很多新移民最先落腳的地方,他們是從這里開始安頓下來的。

陳燮堃介紹說,為此,他采訪了近50位自己在唐人街的朋友,因為相信,他們會誠實說出自己的故事。

記住,唐人街是屬于整個魁北克的遺產

而本地人人讓-飛利浦·里歐佩爾(Jean-Philippe Riopel)則對加廣中文臺表示,要記住,唐人街不僅僅是華人的,也是整個魁北克的歷史遺產。

今年37歲的里歐佩爾在唐人街已經居住了19年。他告訴我,他的父親曾是唐人街一帶的警官,現在已經退休,很多老唐人街對他頗為熟悉。小時候,讓-飛利浦常隨著父親來到唐人街。

他表示,自己在唐人街居住的房子是1840年代建造,經歷了幾代變遷,有很高的文物價值。而他自己花了很多時間修繕自己租住的房子,還希望在后院做一個花園。但今年初,房東告訴他,那一帶的地皮已經被一家開發商購買了,將會在那里修建高層公寓。

傳統上,蒙特利爾唐人街的四個牌樓被認為劃定了其區域:

東門:Saint-Dominique 與de la Gauchetière

西門:Jeanne-Mance 與 de la Gauchetière

北門:Saint-Laurent與 René-Lévesque

南門:Saint-Laurent 與 Viger

但從七零年代起,唐人街內陸續興建了 政府大樓Guy-Favreau,酒店等建筑。

最近,開發商已經買下了de la Gauchetière路中華會館旁邊永興隆面廠,計劃在這里建造一棟二十層公寓大廈。而圣勞倫大街路口的房產已落入開發商之手。

相關閱讀:

唐人街等不起:蒙特利爾華人社區領袖談蒙特利爾市關于唐人街發展的行動規劃

專訪藝術家張亦飛:挑戰記憶與身份,2050年唐人街什么樣? (新窗口)

這讓里歐佩爾感到警覺,于是開始向政府和華人協會發出警告。

記住,這片地方不僅僅是華裔的,也是整個魁北克的歷史遺產,以前,愛爾蘭、蘇格蘭人、猶太人等曾在這里聚居。這是魁北克唯一保存下來的唐人街了,我覺得,挽救唐人街對魁北克人非常重要,這是國家歷史 —— 唐人街已經被毀掉了很多,我們應該保護幸存下來的部分。
引自 里歐佩爾

陳燮堃和里歐佩爾都認為,這些年來,政府和開發商都垂涎唐人街這塊黃金寶地,并在一步步蠶食。唐人街原來的面貌越來越小,四周的商業住宅樓宇越來越多。

如果這就是大家希望看到的唐人街,真是太悲哀了
引自 陳燮堃/里歐佩爾
積極參與拯救唐人街的讓-飛利浦·里歐佩爾(Jean-Philippe Riopel)。

積極參與拯救唐人街的讓-飛利浦·里歐佩爾(Jean-Philippe Riopel)。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遭遇大疫情,拍攝具有了更特殊的意義

在拍攝這部紀錄片的過程中,蒙特利爾突然遭到了新冠疫情,也讓陳燮堃的這部片子有了更深的內涵。

疫情開始,首先,唐人街的生意受到重創,商店餐館都不得不關閉了很久,許多小生意無法承擔經濟后果倒閉。

而更令人憤怒的是華裔和亞裔遭遇種族歧視,針對亞裔仇視和仇恨活動頻繁。

陳燮堃介紹說,這一年半,蒙特利爾唐人街石獅子遭到了涂鴉破壞;不止一次,有人闖進關閉的商場、餐館,雜碎玻璃,毀壞財物;也發生多起對華裔、亞裔的言語甚至肢體騷擾。

他說,當世界上超級大國的領導人說,這是中國病毒,唐人街就會深受其害。

陳燮堃和唐人街的社區領導人于是與警方聯絡,希望警方增加步行巡邏。

而且,他們還組織了一支保護唐人街巡邏隊,在夜間于唐人街巡視,發現可疑的事件和人物,立即向警方報告。

蒙城唐人街正在進行的圖片展,展示2021年,反針對亞裔仇視大游行的情景。

蒙城唐人街正在進行的圖片展,展示2021年,反針對亞裔仇視大游行的情景。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如果大家團結,唐人街就不會完

今年,陳燮堃和里歐佩爾參與簽名抗議,希望魁北克省政府和蒙特利爾市政府能盡快采取行動,挽救唐人街。

他們的建議和目標是,政府應該將華裔歷史文化象征的唐人街設立為歷史建筑 —— 這樣才能保留唐人街建筑的風貌,阻止接下來的大面積開發。

蒙特利爾唐人街的經歷不是獨有的,很多城市的唐人街面臨同樣的問題。有人覺得很悲觀,說用不了幾年,唐人街就會消失了。但我要說,只要華裔團結一致,唐人街不會消失。
引自 陳燮堃

里歐佩爾表示,他覺得很悲傷和憤怒,市政府稱會進行研究,采取行動,但與此同時,地產商不斷進駐,計劃購買唐人街土地,唐人街的房租大漲,很多住在唐人街的居民被迫遷離。

他認為,政府說了很多,但是做的不夠 —— 現在正在進行市選,希望政府意識到這是歷史建筑,需要立即行動加以保護。

陳燮堃最后表示,拍攝這部影片所展示的就是一部華裔受到歧視和不公待遇的歷史。我希望歷史不在重演:我們站出來是希望能讓更多人意識到種族歧視的問題,不要忘記歷史和文化。

他說,他還會拍攝續集,要回到他兒時的故鄉,講述家族的經歷。

他相信,自己的這部片子可以令大家更了解歷史,改變大家對唐人街的一些固有看法。

1945年的二戰勝利日,蒙特利爾華人在De la Gauchetière街商的慶祝活動。

1945年的二戰勝利日,蒙特利爾華人在De la Gauchetière街商的慶祝活動。

照片:Radio-Canada / Conrad Poirier/Bibliothèque et Archives nationales du Québec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