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國際
  3. 國際政治

【分析】孟晚舟引渡案終結,加拿大專家:事件給加中關系造成巨大損害,影響未來對華政策

星期五,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與美國檢方達成了暫緩起訴協議。

星期五,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與美國檢方達成了暫緩起訴協議。

照片:Radio-Canada / Ben Nelms

Yan Liang

孟晚舟隨時可以離境;但并不意味著兩名麥克會立即獲釋。

星期五一早,路透社率先報道,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與美國檢方達成了暫緩起訴協議,DPA

而在北美東部時間下午五點,加拿大BC省最高法院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也正式宣布,撤銷了孟晚舟引渡案。

至此,兩年十個月的孟晚舟引渡案,終于結束。

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通過視訊出席紐約法庭聽證,表示“不認罪”。

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通過視訊出席紐約法庭聽證,表示“不認罪”。

照片:Reuters / Jane Rosenberg

加拿大專家討論,兩名加拿大麥克何時獲釋?

根據報道,美國檢方與孟晚舟律師團隊達成的協議中,并沒有包括釋放兩名加拿大麥克,康明凱(Michael Kovrig )和麥克·斯帕佛(Michael Spavor)。

阿爾伯達大學中國學院榮譽院長、中國問題專家侯秉東教授(Gordon Houlden) 。

阿爾伯達大學中國學院榮譽院長、中國問題專家侯秉東教授(Gordon Houlden) 。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Professor Houlden

加廣中文臺就此采訪了兩位中國問題專家:阿爾伯達大學中國學院榮譽院長侯秉東教授(Gordon Houlden) 以及多倫多大學政治學教授、蒙克研究所(Munk)亞洲與全球事務資深研究員王慧玲(Lynette Ong)。

侯秉東教授對記者表示,美國檢方與孟晚舟律師團隊就達成暫緩起訴協議的協商從去年底就見諸報端,最近這個協商繼續。所以,達成協議只是時間早晚的事情,并不令人吃驚。

王慧玲教授稱,這是個重大的進展,意味著孟晚舟將會回到中國,而她對兩名麥克獲釋持謹慎樂觀態度。

并不意味著兩名麥克會立即獲釋

王慧玲教授認為,在爭取兩名麥克獲釋過程中,加拿大政府做了很多幕后努力,這些努力不一定都在公眾視線當中。比如今年初,加拿大駐華大使鮑達民曾前往美國首都華盛頓,與美國方面做了很多的溝通。

她進一步解釋說,主要是在孟晚舟獲釋之后,如何令兩名麥克回到加拿大還存在著太多的不確定性,不能肯定會發生什么,因為背后也有很多政治角力。

多倫多大學政治學教授、蒙克研究所(Munk)亞洲與全球事務資深研究員王慧玲(Lynette Ong)

多倫多大學政治學教授、蒙克研究所(Munk)亞洲與全球事務資深研究員王慧玲(Lynette Ong)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Lynette Ong

在拘捕兩名麥克之后,中國政府在公開場合一直否認逮捕兩名加拿大人與孟晚舟案有關系。

但加拿大政府則稱,中國隨意拘押外國人,是“人質外交”。去年,加拿大外交部曾聯合近60個國家簽署反對隨意拘押外國人宣言

侯秉東教授分析說,從之前中國政府處理類似事情,比如加拿大加勒特夫婦事件 (新窗口)來看,兩名麥克不會立即被釋放,因為那樣會令兩件事情看起來明顯有聯系。

中國會拖一段時間,可能是幾個星期,也可能幾個月,也可能不會同時釋放兩名麥克。大家都明白,中國政府控制法庭,很可能以人道理由或者健康理由釋放兩名麥克。這是我的猜測。
侯秉東教授
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副主任吉姆·尼克爾(Jim Nickel)在丹東法院秘密審理邁克爾·斯帕沃爾(Michael Spavor)時現身,周圍是支持加拿大的盟友。

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副主任吉姆·尼克爾(Jim Nickel)在丹東法院秘密審理邁克爾·斯帕沃爾(Michael Spavor)時現身,周圍是支持加拿大的盟友。

照片: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加拿大未來中國政策的各種可能性

上周一,加拿大舉行第44屆聯邦選舉,自由黨領袖特魯多沒有得到期待中的多數黨政府,而是再次組閣成為少數黨政府。

過去三年中,特魯多政府的中國政策面臨一系列挑戰,包括孟晚舟事件,兩名麥克事件,華為5G,新疆香港人權狀況等。

王慧玲教授認為,特魯多自由黨政府有自己的對華政策,只是沒有對外宣布。在兩名麥克獲釋之后,可能會出現變化。從這個意義上說,孟晚舟事件解決,也是加拿大對華政策的轉折點。

加拿大的對華政策應該更積極主動,而不是被動等待。加拿大再也承受不起發生兩名麥克事件了,完全沒有任何準備,出人意料,在一系列事件中都只能被動回應。
王慧玲教授

她說,加拿大需要更多掌控局面。當然,加拿大不可能單獨對抗中國,而是需要與盟友共同進行。

侯秉東教授則認為,到了現在,很難想象加中關系會再進一步惡化了 —— 因為已經很糟糕了。或許接下來,兩國關系會有些許緩和。比如,兩國之間已經長達三年沒有部長級官員的訪問了,如果雙方有高級官員的互訪,可以視為關系緩和的第一步。

但是,孟晚舟事件/兩名麥克事件給兩國關系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恢復需要相當長時間,不可能立即出現。目前,加拿大人對中國的好感度降到了歷史最低。
侯秉東教授

最近,美國與澳大利亞以及英國達成了新的印太地區聯盟AUKUS,加拿大將如何處理?

侯秉東教授表示,加中兩國關系變化有各種方向的作用力。一方面,西方深刻擔憂中國的軍事崛起,臺灣南海安全等等。雖然可能性不大,但如果美中徹底翻臉,我了解加拿大的選擇;而另一方面的力量是,與中國的貿易往來對加拿大依然有吸引力.

孟晚舟引渡案審理期間,抗議者手拿“釋放兩名麥克”的牌子在BC省最高法院門前抗議。

孟晚舟引渡案審理期間,抗議者手拿“釋放兩名麥克”的牌子在BC省最高法院門前抗議。

照片:Darryl Dyck

孟晚舟引渡案與兩名麥克案時間線:

2018年12月1日,加拿大警方應美國檢方要求,在溫哥華機場逮捕了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美國檢方指控孟晚舟金融欺詐電匯欺詐,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法律,并誤導了香港匯豐銀行;

2018年12月10日,兩名加拿大人康明凱(Michael Kovrig )和麥克·斯帕佛(Michael Spavor)分別在北京和丹東被捕;

2020年5月,孟晚舟輸掉了雙重犯罪裁定, 根據加美引渡協議,只有在兩個國家都屬于犯罪行為,才符合引渡條件;

2021年3月,中國法院分別在丹東和北京閉門審理了康明凱與麥克·斯帕佛案;

2021年8月,中國丹東一法院判處麥克·斯帕佛11年徒刑。宣判當日,有來自近25個國家的五十名高級外交人員前往加拿大駐華大使館,表達團結與支持;

2021年9月24日,美國檢方與孟晚舟達成暫緩引渡協議。

Yan Liang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