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政治
  3. 歷史

黨史不說的那些事(5):四十年代土改運動背后的血腥

大會。1993年的一天,賴小剛去妻子的單位看她,和她的一個家住北京崇文區的同事閑聊起來。他能分辨北京各區的不同口音,很快聽出這個女孩的口音和正宗崇文區口音有區別。一問之下,果然她家是在祖父那一代從延慶搬進城里的。歷史專業出身的賴小剛算算年代,推測她的祖父可能是逃亡地主。被猜中家史的女孩很吃驚。她告訴賴小剛,爺爺確實是逃出來的,而留在密云的家人全部被“砸死了”。

批斗地主的大會。

照片:Baidu

Wei Wu

1993年的一天,賴小剛去妻子的單位看她,和她的一個家住北京崇文區的同事閑聊起來。他能分辨北京各區的不同口音,很快聽出這個女孩的口音和正宗崇文區口音有區別。一問之下,果然她家是在祖父那一代從延慶搬進城里的。歷史專業出身的賴小剛算算年代,推測她的祖父可能是逃亡地主。被猜中家史的女孩很吃驚。她告訴賴小剛,爺爺確實是逃出來的,而留在密云的家人全部被“砸死了”。

賴小剛。

加拿大華裔學者賴小剛。

照片:Li Hongyan

在遇見那位地主孫女之前和之后,賴小剛也從自己的老師和母親那里聽說過同一時期發生在密云和山西的類似故事,來到加拿大以后又讀了更多的史料和國內學者的專著。他說,這不是孤立事件,是政策性的。中共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在自己控制的地區推行減租減息和土地改革,目的之一就是要消滅當時被稱為地主階級的鄉紳階層。這場運動整個抗戰時期都在進行,強度越來越大,到國共內戰時發展到分地,分財產,分女人。許多地主全家被殺。和賴小剛的母親在同一家醫院供職的一個護士,全家人只有她因為正好去了親戚家而僥幸逃脫。

極少數人占有絕大部分農耕地之說是個謊言

從1927年打土豪分田地時期開始到五十年代的土改運動,中共數次沒收地主富農的土地分給貧苦農民。按照教科書上的官方說法,這是因為在中國農村,極少數人占有絕大部分農耕地。但是賴小剛說,這是一個謊言。實際上,至少在中國北方,農村土地占有相當平均。大戶人家積累的財富和土地不到三代人就會分散。這是因為中國的財產繼承制度是兄弟平分家產,造成中國農村赤貧和暴富的家庭都很少。

賴小剛說,南滿鐵路株式會社對中國東北和華北農村的調查是最好的。但是中共自己進行的調查也不錯。毛澤東對農村的土地占有和貧富狀況其實是了解的。他把這種狀況稱之為棗核狀,即中等水平的人最多,赤貧和極富的人只是棗核的兩個尖尖。中共進入山東后,為征收田賦開始對土地占有情況進行調查。毛澤東1942年5月要求中共山東分局推行減租減息,但是沒有成功。當年10月,各地上交調查報告。濱海區根據地的報告說,當地土地占有情況確實如毛澤東所說呈棗核狀。到1944年,包括濱海區在內的地區開始偽造數據,調查結論變成了少數人占有大部分耕地。毛澤東知道報告不實,但是他需要這個結論。

山東的減租減息一開始遇到很大阻力

賴小剛說,山東的減租減息運動一開始推行不下去,一方面是因為田租和貸款利息是由市場供求需要決定的,另一方面,山東農村的地主富農和中共關系密切。他們不僅是為中共的財政稅收做出最大貢獻的人,而且他們的大部分后代都參加了共產黨。有的家庭幾個孩子都是八路軍,留下婦孺靠收租維持生活。可想而知,山東分局后來雖然也遵照指示進行了減租減息,但是在中央看來還是太心慈手軟了。

斗地主。

土改中斗地主的場面。

照片:Baidu

國共內戰開始后,中共不必再顧忌不進行土地改革的承諾,減租減息變成明目張膽地剝奪地主富農的土地和財產。1947年,八路軍被派往東北,黎玉等山東分局干部被全部撤換。饒漱石率領新四軍進入山東,強制進行土改。同時康生和毛岸英也被派到山東。他們都和山東沒有感情聯系。分土地,分浮財,分女人,打死地主的情況就發生在這一時期。后來有一段時間國軍在戰場上占上風,從蘇北打到膠東,地主武裝還鄉團跟隨而來,又對土改積極分子進行報復。

這正是毛澤東想要的

賴小剛說,這種激烈對立、殘酷斗爭的局面正是毛澤東想要的。過去山東農村經濟和城市經濟聯系密切,高度貿易化。大部分農民是商品貿易的組成部分,地主和佃戶是生產伙伴關系,一損俱損。當毛澤東預見到國共難免一戰時,就在考慮如何切斷農村和城市之間的經濟聯系,如何動員農民站到自己一邊。減租減息就是為了人為造成階級對立,到了1947年,他終于如愿以償。此時佃農與過去的東家已勢不兩立。他們要保住分到的土地,就必須跟共產黨走。

鄉紳階層被消滅的后果

賴小剛說,地主階層實際上是鄉紳階層,其中有沒能通過科舉考試的讀書人,有告老還鄉的官員。他們通常在城里有產業,在官府有門生,把城鄉聯系在一起,是經濟運轉體系的一部分,是縣城以下社會實現自治、震懾壓制地痞流氓的中堅力量。這個階層在土改中被徹底摧毀,其領導地位很快被地痞流氓占據。根據山東濱海分局1947年的一份調查報告,當地許多村子的黨組織被壞分子控制了。后來中共清理階級隊伍和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正是由此而來。

毛澤東。

毛澤東在延安與農民交談。

照片:Baidu

鄉紳階層也是傳統文化的傳承者。中國兩千多年里無數次改朝換代,社會根基卻基本不變,就是因為有這個階層的存在。它被消滅后,一個以孔孟之道為基石的道德體系也隨之崩潰。奪人妻女財產,殺人害命,這些行為違背了最最基本的倫理規范,所造成的破壞很難恢復。中國鄉村黑惡化,根源就是土改。

國內學者對土改的研究

賴小剛介紹說,土改在中共官方歷史中仍然是個不能碰的話題。但是在八十年代初恢復黨史研究后,許多中國大學里的學者,尤其是山東當地的學者,一點點挖掘梳理史料,做了大量認真的研究。他們的研究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土改,其成果雖然不屬于官方主流,但著作是公開發行的。他舉例說,南開大學歷史學院的李金錚教授對華北地區二十到四十年代信貸系統的研究顯示,減租減息不可行,其理由也不成立。

中共會不會再來一次土改?

對于這個問題,賴小剛沒有肯定的回答。他說,中共有一整套發動群眾的成功經驗,中國社會也存在仇富情緒和平均主義。另外,富人發家的過程中會有黑暗面,有積怨。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政府撐腰,類似土改的運動一定會有人參加的。但是,現在的情況要復雜得多,中共對外界的依賴大得多。現在的中共干部也和八十年前經歷過長征和游擊戰浴血廝殺的中共干部完全不能相比。

賴小剛認為,會不會再來一次土改取決于中共領導人。如果在走投無路時想試一下,是可以發動起來的,但是最后得到的結果一定不是他們想要的。

[ 賴小剛在加拿大皇家軍事學院政治系和女王大學歷史系任教,同時開辦自媒體“賴子聊書 (新窗口)”。

Wei Wu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