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社會
  3. 移民

譚家父女和蒙特利爾中華會館

譚禮休。

譚禮休(1887-1980)是蒙特利爾市華人社區的著名僑領,也是蒙特利爾市總醫院的傳奇人物。

照片:Montreal Sun

Wei Wu

隨著蒙特利爾市政府把保護唐人街歷史遺產提上日程,當地早期華人的事跡也引起關注。在最近的一次采訪中,蒙特利爾市中華會館副主席張廣存向本臺介紹了他的外公譚禮休和母親譚杏蓮。他們都曾執掌中華會館,尤其譚杏蓮是第一個擔任會館主任的女性。

1906年,十九歲的譚禮休從家鄉廣東開平來到魁北克省蒙特利爾市。他是以商人學徒的身份移民的,這個類別使他得以免交人頭稅,并且不受排華法限制。他在四年后回鄉娶親,但要等到1918年才能把妻子接到加拿大。他們的女兒譚杏蓮次年出生。

和當時在加拿大謀生的大部分華人一樣。譚禮休剛來時在親戚的洗衣店打工,還做過一段時間勤雜工和廚師。幾年后,他用辛苦攢下的錢在唐人家開了一家食品店。

少年。

年少的張廣存在外公的食品店“振興公司”前留影。

照片:Offert par Bryant Chang

譚禮休樂于助人,熱心公益。他在蒙特利爾市安頓下來以后不久就成為中華會館主席,1912年又創辦了蒙特利爾華人青年基督徒中心。1911年4月,孫中山為籌款和尋求支持來到蒙特利爾。一些僑領去火車站迎接他,其中就有譚禮休。張廣存說,外公和孫中山握手的照片在很多年里一直掛在蒙特利爾市的國民黨分部,但后來被人取走,不知所終。

女兒成為蒙市第一個從事保險銷售的華人女性

當時女性能從事的職業很有限。譚杏蓮高中畢業后做了幾年打字員。二十九歲那年,她在父親的支持下投身保險業,成為蒙特利爾市第一個從事保險推銷的華人女性。張廣存頗為自豪的說,母親的英語比他還流利。她也是蒙特利爾市法院的第一個中英文翻譯。

譚杏蓮。

剛剛踏入保險業的譚杏蓮吸引了媒體的注意。

照片:Offert par Bryant Chang

絕大部分保險推銷員是男性。在1950年的蒙特利爾保險行業大會上,這個剛剛入行兩個月的好看的中國女子吸引了媒體的注意。她在接受當地報紙采訪時說,這個工作很幸苦,需要長時間步行。她因此不能作淑女打扮:與高跟鞋無緣,衣著也要盡量簡便。她曾經在一天之內拜訪十一戶人家,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走了多少里路。但是她認為,這一行其實很適合女性,因為推銷保險不僅需要能吃苦,女性特有的機敏和體貼入微也很有幫助。她在兩個月當中賣了2萬5千加元的保險,相當于今天的28萬加元。對一個當時的保險業新手來說屬于傲人業績。

到了70年代,唐人街和外界的接觸開始增加,需要英語流利、善于溝通的人來領導華人社團。譚杏蓮在此時當選為中華會館主任。當時華人宗親公所和社團的領袖清一色都是男性。張廣存說,他母親是中華會館史上第一位女性負責人。到1993年,母親說自己老了,要我接棒。

蒙特利爾總醫院的義工和翻譯

張廣存說,外公是個熱心人。當時華人中有許多老單身漢在唐人街租一間屋獨自生活。由于語言障礙,他們很怕和外界打交道,生了病也不去醫院。譚禮休早年在接受采訪時回憶說,他有一次去一個顧客家里送貨,偶然救了一個被食物卡住氣管的老人,由此意識到他們的窘境。從那時起,他每次見到這些老人都要問問對方身體如何。遇到有人生病,他就把他們送進醫院。他那時已經開了自己的食品店,平時用一輛馬車運貨。這輛馬車在很多年里充當了他送病人去醫院的救護車

譚禮休。

半個世紀的無償服務,使譚禮休成為蒙特利爾市總醫院的一個傳奇。

照片:Art & Heritage Centre of the MUHC/Berkovitz Fonds

當時蒙特利爾總醫院還在唐人街旁邊。這家醫院因此和譚禮休結下半個世紀的緣分。他把病人送到后,還幫他們掛號,填表,跟醫護人員溝通。久而久之,他變成了醫院的非正式中英文翻譯,醫生碰到不懂英語的華人患者就把他找來。他不僅做翻譯,也幫病人出主意,解答疑問。時間久了,他只要問問病人的癥狀,就能把他們帶到最合適的醫生面前。他的診斷能力給許多醫生留下了深刻印象。

即使在醫院遷走、他也退休后,他也仍然保持著每天去醫院幫忙的習慣。1976年,蒙特利爾總醫院決定立一塊金屬牌匾來表示對這位老人的敬意。那一年他已經將近90歲了,每天還是要乘公交車去醫院轉一圈。

現在,蒙特利爾總醫院基金會所提供的醫學研究基金中,有一項是以他們父女倆的名字命名的。

譚禮休在1980年去世,享年93歲。譚杏蓮在2009年去世,享年88歲。

Wei Wu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