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社會
  3. 經濟

在疫情中發展的蒙特利爾華人醫美診所

三名女性。

金妍,孫一鳴和麥靜雅的醫美診所在新冠疫情爆發前開張。

照片:Wei Wu

RCI

2019年12月,金妍、孫一鳴和麥靜雅的醫療美容診所在蒙特利爾南岸的布羅薩爾市開張了。此前她們已經籌備了一年多,雄心勃勃地打算在這個華人聚居的地區填補針對亞洲人皮膚特質的“醫美空白”。誰也不知道那時新冠病毒已經在蠢蠢欲動,將在三個多月后登陸北美。

去年3月18日,蒙特利爾市所在的魁北克省第一次有新冠患者死亡。幾天后,省政府下令關閉醫美診所、推拿診所等非必要服務。金妍等人的她醫美診所(Elle Montreal Esthetic Clinic)剛剛起步就不得不閉門謝客。像這樣在疫情前夕或疫情期間成立的公司,由于沒有前一年的營業額對照,能從政府獲得的補助相當有限。

她們直到六月份才獲準重新開門,到圣誕節時因第三波疫情又再次停業數周。記者問起關門的這幾個月如何度過,幾個人異口同聲地回答:熬過來的唄。

醫美診所前廳。

蒙特利爾南岸布羅薩爾市的Elle Montréal clinique esthétique 面向亞裔顧客。

照片:Wei Wu

她們過去在另一家診所工作時,發現在蒙特利爾地區基本上沒有針對亞洲人皮膚特征的醫美診所,同時在本地華人移民當中卻有很大的醫美需求。金妍說,黃種人的皮膚黑色素比較活躍,處理方法和白人是不一樣的。另外許多移民還有語言障礙。她們為自己尋找專業的醫美診所的經歷也使她們意識到這是一個大有可為的空白點。

這和多倫多、溫哥華的情況很不一樣。孫一鳴和金妍說,這兩個城市的華人醫美診所很多,一方面是因為華人多,另一方面是多倫多所在的安大略省和溫哥華所在的BC省的醫美行業法規比魁北克省寬松。在魁北克省開醫美診所的門檻因此相對比較高,同時顧客也能夠得到更好的保護。

不過蒙特利爾也有不合規范的地下室診所。孫一鳴說,它們從國內定購一些比較便宜的山寨美容儀器,收費也相對便宜,對顧客是有吸引力的。

三名女性。

從左至右,麥靜雅,金妍,孫一鳴。

照片:Wei Wu

金妍說,過去在診所打工時,只需要照顧好自己的顧客就行了。但是自己創業就需要面面俱到,小到飲用水,大到銀行、稅務,事事操心。在剛開業的頭幾個月里,她們每個星期工作七天,非常幸苦。

疫情之下,許多行業受到影響,但是Elle醫美診所的業績卻相當不錯。金妍解釋說,這是因為醫美治療都有輕微創傷,需要一段時間恢復。而現在需要戴口罩,又沒什么社交活動,正好,我是不是可以整一整我的臉?

另外,她們在關門期間也沒有浪費時間。孫一鳴說,診所員工在那段時間里每周至少有兩次線上培訓。她們還給顧客做產品和治療的遠程科普,有時還送貨到家門口。這些服務使一些顧客迫不及待地等候她們重新開門。

孫一鳴說,開業以來,她們的顧客增長還是比較快的,她們的專業能力和服務質量為診所贏得了很好的口碑。金妍說,在這一行,你要讓顧客走進你的診所,口碑比廣告更重要。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