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頁
  2. 社會
  3. 移民

大付先生訪談:“我在加拿大做農場;和孩子們一起成長令我快樂”

大付和他的愛犬。

大付和他的愛犬。

照片:大付提供

RCI

經營農場十年,大付:我看加拿大,到處都是陽光,到處都是美好。

我是從推特上認識大付先生的,他常常會分享做為加西平原農場主的日常生活,以及他的家庭。

大付在推特上很活躍,推特簽名是:Born in C (新窗口)hina, Farming in Canada. 生于河南農村,耕于加西平原;敬天畏地,重人輕權!

關于大付先生:

1999年移民加拿大,十年前開始做農場。在薩斯喀徹溫省,他和太太以及三個兒子一起經營一個總面積4000英畝的農場。

“做農場是陰差陽錯”

大付表示,移民之后,他最早是在溫哥華,做藥物檢測方面的工作,一口氣做了十來年。后來,他生病了,病得比較重,就不得不離開了化學實驗室。

然后,又是陰差陽錯,他來到了薩斯喀徹溫,到了之后,覺得農場很好,生活環境也很好,就做了一段時間。結果,自己的身體恢復了。他一想,既然命中注定,這可能是他生命最該待的地方,就待了下來。

最初,大付先生的太太不放心,就讓大兒子在農場陪著他一起做,也是照顧他。當時,大兒子才18歲,但是做著做著,兒子對農場經營的興趣熱情比父親還大。

大付先生說,我們父子兩個,很難說是誰推動了誰。

相關視頻:大付專訪 (新窗口)

大付的農場。

大付的農場。

照片:大付提供

做農場酸甜苦辣,并不容易

最初,他們雖也經歷了很多困難,不過,農場一直處于上升期。但后來,還是遭遇到了一次大挫折,兒子畢竟還年輕,受到的打擊也比較大。

大付先生的總結是,聽上去做農場田園詩意,實際上也是酸甜苦辣,并不容易。

他介紹說,真正在經營農場過程中,最困難的是兩件事情。

首先是,你要居住在偏遠的鄉間,你會失去很多城市生活的方便,人要承受更多的孤獨,和心理上的障礙。

再有就是,雖然小時候是在中國農村長大,但是加拿大農場的整個種植,方法、習慣、規模、和設備大的程度,對他也是完全陌生的。

實際上是,一切都從零開始。

加拿大雖然歷史不長,但是很多積累的經驗和方式也不是那么快就能學會的,學習的過程還是遇到相當的困難的。

他表示,做農業要面對氣候變化和國際行情等不確定因此,啟動投資也不小,體力上、心理上也很有挑戰。

對于有做農場念頭的人,他的忠告是:三思而行。

大付農場的兩只愛犬。

大付農場的兩只愛犬。

“和孩子們一起成長令我快樂”

大付常常在推特上描述自己家里的日常,太太、三個兒子,家里兩條狗,以及加西的曠野風光。

接受采訪時,他表示,自己從來就不喜歡家長高高在上的那一套,他一直是像朋友一樣對待自己的孩子。

有時候,孩子們甚至會說,爸爸,你怎么這么笨,他也不會覺得被冒犯。

大付先生表示,自己農場生活遇到的障礙之一,就是有時候機器會出現故障,需要要求助于維修人員。作為第一代移民,關于機械專業術語方面的缺失,很令自己頭大。幸虧孩子們長大了,他們承擔了很多這方面的工作。

大付先生開心表示,和孩子們一起成長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令他意識到,不僅僅是家長教育孩子,孩子的成長過程對父母也是一種培養。

他稱,自己在孩子們身上學到很多,比如人格的平等,和進步主義的社會意識。

他舉了個例子,這兩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開始,有些中文自媒體經常會把它描繪成“打砸搶”,他于是讓孩子們給他講講背后的故事。

結果,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孩子從美國當年黑奴的歷史,一直講到今天。令大付覺得,孩子們的視野和知識面,比我們寬廣很多。

大付還表示,鄉間的生活很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家庭氛圍非常重,家人更加親近,無論是夫妻感情還是孩子們間的親情互動,可能是因為社會的干擾比較少,人的心會靜下來,感覺還是家庭的和睦更重要,能從中享受到非常多東西。

現在,孩子們都已經長大,連他最小的兒子也已經上了大學。

他表示,自己到了享受生活的年紀,接下來只希望孩子們有正確的價值觀,和社會責任感,他們過得充實快樂,自己就很滿意了。

他給自己在家中的定位是,當家里遇到危機,或是孩子們遇到大的挫折沮喪時,他能夠成為背后支撐一家人的力量。

幸福和諧一家人。

幸福和諧一家人。

照片:大付提供

“我眼中,到處是美好”

大付很誠懇地建議,新移民來到加拿大,應該更深入和細致地了解這個國家,了解他的文化和社會,不能以過去的經驗和思維作為判斷標準。

他提及自己做農業多年,看到加拿大人做事和管理的先進性,是很值得學習的。

他說,我看加拿大,到處是陽光,到處都是美好。

大付的農場。

大付的農場。

照片:大付提供


彥子采訪、編輯

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