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政治

【报道】外国干扰加拿大选举公开听证会:我们目前了解些什么?

80%递交文件涉及国家安全机密;公开文件:干扰加拿大选举是中国的“最高优先事项”。

public hearing

外国干扰加拿大大选公开听证会第一阶段上周在渥太华举行。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 RCI

Yan Liang

——————

从上周一(1月29日)接连五天,外国干扰加拿大选举调查公开听证会第一阶段在首都渥太华举行。来自加拿大情报安全机构、国土安全机构的前任以及现任负责人,以及学术界人士分别出席了听证会,重点探讨如何处理涉及国家安全的保密文件/情报与公开调查之间的微妙平衡。

80%提交文件属保密文件

公开听证调查专员、魁北克法官霍格(Marie-Josée Hogue)承认,听证会遭遇的一个重要难题是:究竟对涉及外国干扰大选信息中的国家安全机密部分怎么处理?

据CBC的报道,在递交给霍格的信息中,有高达80%属于保密文件,而这其中又有83%属于顶级机密。

霍格认为,听证会要遵守法律,尤其涉及与国家安全的顶级机密文件以及来源相关的时候。

而在听证会最后一天,参与听证会的证人,包括涉嫌参与中国干涉以及中国干涉目标人物,提交了最终的意见书,都敦促霍格排除政府障碍,尽一切努力公开信息。

保守党议员庄文浩的律师厄特(Gib van Ert)直接表示,专员了解问题,并把这些问题写入大多数人永远看不到的机密文件中是不足够的,因为这些信息是为公众准备的。

他还表示,庄文浩是从媒体得知,在支持议会通过中国对维吾尔人种族灭绝动议之后,中国开始收集他在香港亲属的信息 —— 媒体曝光还导致加拿大驱逐了一名中国外交官。

而庄文浩希望了解,为何政府以及情报机构从未向他透露任何情况,或告知他采取了哪些措施?

公开听证应该保护信息来源和情报收集方式,但政府部门和民选官员如何处理国家安全问题不应该因此而免受审查,政府应如何改进保护相关人士和侨民社区才是听证会最为重要的任务。
引自 厄特
Commissioner Justice Marie-Josee Hogue looks around the room as she listens to counsel at the Public Inquiry Into Foreign Interference in Federal Electoral Processes and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Monday, January 29, 2024 in Ottawa.  THE CANADIAN PRESS/Adrian Wyld

1月29日,外国干扰加拿大选举公开听证(PIFI)调查专员霍格(Marie-Josée Hogue)在第一天的听证会上。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Adrian Wyld

加拿大选举成中国干预的高度优先目标

听证会正式开始之前,委员会做了一项实验,要求政府审查13份文件,看看经过审查后向公众发布这些文件是什么样子,审查需要多长时间等。

最终,审查解密这13份文件花费了200个小时 —— 显然这样的花费和效率是不可持续的,尤其是针对听证会上的大量保密文件。

上周四,听证委员会公布了这13份来自安全情报局(CSIS)的文件在审查后呈现的样子,结果,文件的大部分被涂黑。

不过,其中一份部分可见的文件中,人们可以了解到,2021年,加拿大选举被视为中国干预的高度优先目标。

文件还显示,中国政府对加拿大进行秘密、欺骗、和威胁性的干涉,且情况正变得更糟。

中国是加拿大外国干涉的主要实施者,其目标是各级政府(包括省市级)以及加拿大社会的各个方面,如脆弱的侨民团体、媒体、异见人士、活动人士、精英人士、民选官员、以及学者,从多方面对加拿大的战略利益构成直接威胁和严重损害。
引自 CSIS文件

听证会上,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局长法登(Richard Fadden)认为,加拿大对保密文件保护过度了,当中有推动公开的空间。

他还表示,加拿大亲密盟友中,比如英国、美国、澳洲都比加拿大开放。情报机构应该告诉加拿大人选举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而不是一直躲在各种信息保护背后。

他还建议,如果在获取政府掌握信息时遭遇困难,霍格应该咨询司法部和枢密院书记官。

加拿大公共安全部长多米尼克。勒布朗(Domenic LaBlanc)在听证会上表示,他已经指示联邦官员在未来几个月内与委员会合作,以提高透明度。

不过,他也承认,做到保密与公开之间的平衡并不容易。

直至目前,霍格尚未决定是否出台一份保密信息处理指导纲领,让大家更清楚她是如何判断哪些信息可以解密,哪些可以公开。

她也可以选择一个案例一个案例来做出判断。

Jenny Kwan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关慧贞庆祝从政30周年,她创下了多项华裔从政历史。

照片:Radio-Canada / Gabriel Yiu

谁将在听证会上作证?

接下来的三月,听证会将举行证据/事实听证会,更多证人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九月,听证会主要专注于政策研究和建议。霍格需要在年底提交听证会报告。

此前加广曾经报道,霍格将自己批准的证人分为两大类:

第一类:直接受影响证人,Party Standing

此类别证人除了参与听证,还被赋予了交叉盘问证人,以及阅读不对外公开的证据、信息的权力,包括了:

*加拿大政府

*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办公室

*华裔议员董晗鹏(Han Dong)

霍格表示,董受到指控参与了中国干扰加拿大选举,明显令他声誉受损,他的第一手资料会为听证会带来帮助。

*万锦市副市长陈国治

媒体披露他多年与中国过从甚密,霍格认为,与董晗鹏一样,他的声誉因此受到损害。

*保守党影子外交部长庄文浩(Michael Chong)

霍格在决定中表示,我注意到,虽然庄文浩没有被指控受到中国政府的渗透或参与任何外国干涉行动,但无论如何,这次调查将对他的个人声誉带来影响。

*新民主党议员关慧贞(Janny Kwan)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告诉关慧贞,她是中国干扰目标,包括在2021年大选期间。她表示,自己的选区包括了华人众多的温哥华唐人街社区,外国干扰令她与选民接触受到限制。

*人权联盟(Huanman Rights Coalition):代表了多个人权团体,包括法轮功、港加联等,不过,上周三,它代表的维吾尔人人权团体因反对董晗鹏、陈国治被赋予直接受影响证人身份而退出。

*加拿大乌克兰代表大会(Ukrainian Canadian Congress)

*加拿大俄国民主联盟(Russian Canadian Democratic Alliance)

第二类是间接受影响证人类别(Interveners Stadning)

这个类别的证人可以参与听证,但不能交叉盘问证人,也没有权限阅读非公开的证据和信息资料,包括:

*加拿大联邦保守党

*联邦新民主党(NDP)

*保守党前党领袖奥图(Erin O'Toole)

在输掉2021年大选之后,保守党曾表示有十几个席位怀疑受到中国干扰影响,并要求展开调查。

作为前党领袖的奥图表示,CSIS告诉他,他多年来是中国干涉的目标人物。

霍格在决定中表示,和董晗鹏以及陈国治不同,奥图没有因外国干涉而名声受损。

*参议员胡元豹

*Churchill Society

*The Pillar Society

*民主观察(Democracy Watch)

*华裔关注中国违反人权小组

第三类别:受限身份类别(Limited Standing)

*媒体联盟(The Media Coalition):代表了加拿大广播公司(CBC)、CTV、多伦多星报、环球新闻等多家媒体机构。

*言论自由中心 (The Centre for Free Expression)

听证会名单公布后,一度引发批评,保守党指责专员霍格没有给反对党直接影响证人资格,而华裔人士因董晗鹏与陈国治被给予受直接影响证人而担心隐私与安全。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评论人士表示,他留意到,霍格的团队中缺乏拥有国际事务和外国干扰背景的成员,这多少影响到她最初的判断。

董晗鹏

华裔议员董晗鹏

照片:CBC

反对方:会带来性命之忧

不过,对听证调查公开涉及国家安全的保密文件,联邦安全部门明确表示反对。

联邦政府国家安全律师在给公开听证委员会的一封信中警告说,机密信息公开程序存在很切实的限制,他们反对进一步披露样本文件中的信息。

政府律师还警告说,我们的对手可以把零星公布的信息拼凑在一起,从而了解更多整体情况。

这封信中还以美国的中央情报局为例子,过去几年中,美国在中国的间谍网络和资源遭中国破坏,后果严重,已经有数十人被监禁或丧生。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