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国际

【分析】“两个麦克”各执一词:斯帕弗状告加拿大政府是为了钱?

侯秉东教授:斯帕弗要求政府赔偿理由不充足。

Canadians Michael Kovrig and Michael Spavor stand as they are recognized before President Joe Biden speaks to the Canadian Parliament in Ottawa, Canada, Friday, Mach 24, 2023. (Mandel Ngan/Pool via AP)

2023年3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到访加拿大,在议会发表演讲时,两名麦克,康明凯(右)和斯帕弗受到邀请出席,现场全场起立为两人鼓掌。

照片:AP / Mandel Ngan

RCI

———————————————

2018年12月初,在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于加拿大被捕九天后,加拿大两名麦克,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麦克斯帕弗在中国被捕。而2021年9月,孟晚舟获释同时,中国也释放了两名麦克 —— 加拿大媒体曾形容事件宛如交换战俘

而在获释超过两年之后,两个麦克再次成了新闻的焦点。最近,斯帕弗聘请了律师,状告加拿大政府,要求数百万加元的赔偿。还指控自己被中国逮捕是因为另一名麦克,康明凯,为加拿大政府收集情报所致。

阿尔伯达大学中国研究所名誉所长侯秉东教授(Gordon Houlden)。

阿尔伯达大学中国研究所名誉所长侯秉东教授(Gordon Houlden)。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Professor Houlden

加拿大阿尔伯达大学中国研究所荣誉所长侯秉东(Gloden Houlden)教授在接受加广中文采访时,自己对斯帕弗的指控表示深深的怀疑。

他认为,中国抓捕和释放康明凯和斯帕弗的时间点和孟晚舟事件进展实在太巧合了。

至于斯帕弗向政府索赔数百万加币,侯秉东教授表示:

从我这个非律师的解读看,斯帕弗索赔案没有什么强大的证据,因为加拿大政府并不对外国政府的行为负责。
引自 侯秉东

而且,斯帕弗的指控无法得到证实,难道要中国国安部(MSS)来作证吗?

加拿大外交部就此发表声明表示,两名麦克的被捕完全是中国的任意拘捕,坚决否认了对康明凯是间谍的指控。

而中国官媒《环球邮报》则发表标题文章《曾被中国逮捕的两个加拿大间谍闹内讧了!》,称这印证了两名麦克就是间谍,中国将其逮捕是有理由的。还说,两人内讧把加拿大的政府的脸都打肿了。

Plan rapproché de M. Saint-Jacques.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普(Guy Saint-Jacques),康明凯曾在他手下工作。

照片:Radio-Canada

斯帕弗:被捕是因为康明凯

侯秉东认为,两名麦克在被中国政府关押超过1000天,人生被迫改变,尤其是斯帕弗,失去了原有的生意。所以,他猜测斯帕弗这次状告加拿大有金钱的因素。

律师都是跟着钱走,斯帕弗状告的是加拿大政府,不是中国政府,也不是康明凯个人,目的很明确。
引自 侯秉东

加拿大媒体的报道显示,出生于1976年的斯帕弗能说流利的韩语。他在中国丹东设立了白头山文化交流中心,也是鲜有的能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建立密切关系的西方人。

斯帕弗曾经促成了美国篮球明星罗德曼访问朝鲜,并与金正恩会面。他还曾受邀参加朝鲜的阅兵式,并曾在金正恩的游艇上与其共度周末。

侯秉东认为,斯帕弗与朝鲜最高领导人如此密切,恐怕也早就在中国的监控之下了,或许是因为他的行为引起了中国政府的注意。

而前加拿大驻中国大使赵普(Guy Saint-Jacques)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更是直接指出,中国视朝鲜为自己的后院,和它有着独一无二的同盟关系,但没有任何一个中国官员或中国驻朝外交官得到过如此待遇。中方对斯帕弗的嫉恨和关注可想而知。

他还说,斯帕弗和他的律师选择以指控康明凯的做法向加拿大政府索赔,令人遗憾。

最初报道这一消息的《环球邮报》引述斯帕弗的律师菲利普斯(John K Phillips)的话说,康明凯向加拿大政府报告了斯帕弗关于朝鲜的情况,而这些信息进而在五眼联盟中分享。

此外,还有消息人士透露,斯帕弗指控康明凯在与加拿大驻中国使馆官员交谈时,草率地透露了自己的名字。

特别需要介绍的是,斯帕弗这次聘请的律师菲利普斯,曾经为著名的关塔那摩少年囚犯卡德尔辩护 (新窗口),并最终为他赢得了超过1000万的政府赔偿。

Michael Kovrig embraces his wife Vina Nadjibulla, right, after arriving at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Toronto, Saturday, Sept. 25, 2021. Two Canadians who were imprisoned in China for nearly three years are home. THE CANADIAN PRESS/Frank Gunn

2021年9月25日,获释后的康明凯与前妻威娜在多伦多机场久久相拥。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Frank Gunn

康明凯:我不是间谍

在斯帕弗的指控出现一周后,康明凯打破了沉默。

他接受了环球新闻的采访,这也是他在获释后第一次接受专访。

我从来都不是间谍。
引自 康明凯

出生于1972年的康明凯曾在2014年到2016年为加拿大驻华使馆工作。2017年,他成为国际危机组织的东北亚高级顾问。

他表示,在与斯帕弗的交往中,自己一直坦率而诚实, 任何其他的影射都是不实之词。最初看到报道时,感到震惊而迷惑,以为这是来自中国的假新闻。

事件也令他重新回想起在中国遭到单独关押的日子,非常痛苦。

而他曾经的上司赵普则表示,康明凯无论是在外交领域还是在国际危机机构,所作的工作都是公开的。

他还驳斥说,斯帕弗指控康明凯透露了他的名字,但是在2018年,斯帕弗还在脸书账号上转过一篇同时引用他们两人看法的关于与朝鲜贸易往来的报道。

康明凯被捕之后,他的前妻威娜为他奔走呼吁,并向媒体透露他被单独关押,以及他坚持每天走7000步,做平板支撑,靠阅读来度过难熬的日子的经历。

而与他的待遇相比,加拿大完全尊重了孟晚舟的人权。

加拿大民众对两个麦克的遭遇给予了广泛关注和同情,并谴责中国的做法。

外交官VS间谍

侯秉东曾在外交部门工作32年,他告诉加广:

确实,外交官职责之一就是收集所在国的情况,然后汇报给政府。比如,在加拿大的外交官会收集关于大选或是政党活动的信息情报、民调消息,汇报执政党或是在野党官员接受采访时对不同议题的意见、立场等。
引自 侯秉东

而间谍,是通过强迫、威胁透露令对方难堪的信息、金钱收买等手段来迫使一个掌握信息的人暗中提供这些信息

他说,虽然很多人觉得两者之间有灰色地带,但其实很容易区分。

两个麦克获释之后的加中关系

侯秉东认为,在孟晚舟和两名麦克获释之后,加中关系有了改善可能性,但是,要恢复到事件之前的程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相信,加中关系最终会得到修复,但无法预测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 —— 外交上没有永远,正如英国前首相罗德.帕默斯顿(Lord Palmerston)说过的:英国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RCI,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