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国际

【分析】停战之后,加沙应置于国际保护之下:前联合国中东报告员林克教授

林克教授:以巴实现长期和平的唯一路径就是坚持人道主义、人权、民主、平等,遵守国际法、接受双方独立自治等原则。

FILE - In this Sept. 13, 1993 file photo, U.S. President Clinton presides over White House ceremonies marking the signing of the peace accord between Israel and the Palestinians with Israeli Prime Minister Yitzhak Rabin, left, and Palestinian leader Yasser Arafat, right, in Washington. The most promising diplomatic effort between Palestinians and Israelis took place - much of it in secret - in Oslo, Norway between 1991 and 1993, which produced the Oslo Accords, the foundation of diplomacy there

历史性的一刻。1993年9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白宫那草坪促成了以色列总理拉宾( Yitzhak Rabin),前左,与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握手言和。

照片:The Associated Press / Ron Edmonds

Yan Liang

.

媒体最新报道,第一批13名以色列人质,主要是妇女和儿童,最早将会在周五早上(当地时间)获释。

作为交换,以色列政府同意暂时停火四天,换取50名人质。之后,每多释放10名人质,以色列延长停火一天。

同时,以色列将释放150名被定罪的巴勒斯坦囚犯,也将允许人道救援物资,包括燃料,进入加沙地区。

自10月7日,哈马斯恐怖袭击以色列,以色列向哈马斯宣战以来,这是双方在美国和卡塔尔等国的斡旋下,首次达成的暂时停火协议。

加拿大安大略省西部大学法学教授迈克尔.林克(Michael Lynk)曾于2016年至2022年间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巴勒斯坦领土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

他在周二接受加广中文采访时表示,在担任特别报告员期间,自己就一直呼吁以政治和外交方式解决以巴冲突。

我不断强调,国际法的重要性,寻求政治和外交手段解决争端。如何超越暴力,用国际法来约束双方行为。这不仅需要巴勒斯坦同意,也需要以色列和他的盟友遵守 —— 才能让从约旦河和地中海之间居住的几百万犹太人和几百万巴勒斯坦人和平相处。
引自 林克

他表示,如果国际法得不到执行,联合国通过的决议无法强制执行,那就等同于在鼓励把国际法律视为儿戏。

Medical staffs and health professionals attend a demonstration in front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 (ICRC) in London, Thursday, Nov. 9, 2023, calling for an immediate intervention in the case of the hostages kidnapped from Israel on Oct. 7. (AP Photo/Kin Cheung)

本月初,在伦敦的红十字组织总部前,一些医护人员手持被哈马斯绑架的人质图片,呼吁该组织立即介入,解救人质。

照片:AP / Kin Cheung

立即全面停火

尽管以巴双方自10月7日以来首次达成协议,林克教授却认为,暂时停火是不够的。

他认为,只有完全的停火,才能够结束这场战争。为达到以色列歼灭哈马斯的目标,加沙民众将可能付出更巨大的生命代价,整个世界不应该接受这一点。

上个月底,联合国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呼吁立即实现持久的人道主义休战,从而促成停止敌对行动。

武力和暴力不能带来和平,只有意识到这一点,才能回归到政治与外交轨道,解决争端。
引自 林克

他解释说,自己做特别报告员的几年中,学到的一件事情就是,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冲突不是宗教或意识形态的冲突, 也不是种族或族群的冲突,真正的冲突是权力不平等,尤其是一边要征服另一边的时候。

将加沙置于国际保护之下

此前,在接受CBC采访时,林克教授曾对此次加沙战火平息之后的走向做过分析。

他认为,部分问题在于美国口头上支持巴勒斯坦建国,但多年来没有为此投入任何政治精力,包括此前的拜登政府。

最有可能的第一步是,联合国在巴勒斯坦领土上部署安全部队,就像科索沃、巴尔干半岛、和东帝汶那样。这将为新的巴勒斯坦领导层的出现,以及国际社会施加压力以迫使以色列进行谈判,赢得时间。
引自 林克

本周,德国外交部长贝尔博克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也表示,这场战争结束之后,国际社会应该负起责任,将加沙地带置于国际监管与保护之下。

她表示,因为发生过残暴罪行的地方,相关各方已经无法建立信任,而加沙地带的情况就是如此。她也强调,将加沙置于国际保护下,以预防以色列长期占领加沙的局面。

林克教授对加广中文说,这个方案执行起来或许面临一些困难,比如哪些国家愿意派出支援部队,目前看,周边阿拉伯国家兴趣不大,欧美国家可能吗?

他还认为,战后的加沙政府重建和经济、社会重建都不会轻松。而由谁来组织新的巴勒斯坦政府是另一个难题 —— 没有人愿意在以色列的支持下出任政府首脑,而现任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是否有能力担任这个职位?

同时,这次战争已经毁掉了加沙50%以上的房舍,一片残垣断壁。而加沙两百万民众带着严重心理创伤,需要大量人道援助,包括基本生活物品等。

Michael Lynk

加拿大安大略省西部大学法学教授迈克尔.林克(Michael Lynk)曾于2016年至2022年间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巴勒斯坦领土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

照片:Radio-Canada / uwo.ca

哈马斯是和平的障碍

林克教授认为,在以巴和平进程中,哈马斯是负资产,给长期和平带来障碍。

他说,哈马斯的所作所为是国际人道法明确反对的,你不能够针对平民,而这正是哈马斯所做的。杀死1400平民,绑架了200多平民,包括妇女儿童,向以色列平民地带发射火箭弹,所有这些都是战争罪行,是令人震惊的暴行。

媒体这两天的报道显示,随着以色列军队进入加沙北部,在一些平民设施下发现了哈马斯活动的地道极其军事设施。

比如,在加沙希法医院下面发现了地道,发现了武器装备,和人质被带进地道的监控视频。

两国解决方案

以哈开战10天后,美国总统拜登就前往以色列以示支持。同时,他在多次讲话中呼吁以色列克制,强调两国解决方案,也就是让巴勒斯坦建国,有完全的自主权。

但林克教授的分析是,无论是两国解决方案,还是一国解决方案,目前看似都非常遥远。

他说,如果西方阵营, 从四十多年前开始,认真实施联合国和安理会通过一系列决议,让巴勒斯坦自决自治、立即停止建设西岸定居点,停止以色列占领,我们或许就能避免看到现在的流血,我们有可能看到真正的两国解决方案成功。

但现在,随着西岸和东耶路撒冷定居点的扩张,解决方案变得越来越困难了,甚至太晚了。

以色列必须停止定居点推进

林克教授严厉批评了以色列多年的推进西岸巴勒斯坦领土上修建定居点的行动,尤其是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掌权以来。

他介绍说,这一期间,以色列批出了大量的定居点许可,不仅仅在西岸,也包括东耶路撒冷。据估计,犹太人定居点总人数大约为73万人。而且,还在以每年2万人的速度增加。

2016年底,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第2334号决议,谴责以色列修建定居点。当时,美国一反过往的立场投了弃权票,令这项决议得以通过。

该决议要求以色列停止在自1967 年以来在巴勒斯坦占据的领土上设立定居点,重申设立的定居点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在10月7日的哈马斯恐袭之后,以色列右翼势力在西岸制造多起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事件,令那里的状况变得非常糟糕 —— 但这些信息被媒体全然忽视了。

林克教授认为,未来两国和平谈判中,以色列过去几十年兴建的定居点也会是谈判的障碍。如何能够回到1967年的边界线上,如何解决定居点等,都令人头痛。

不过,林克教授坚持认为,我们必须对以巴和平抱有希望,因为早在九零年代,国际社会的努力就曾看到曙光。

他表示,柏林墙被推倒、前苏联共产阵营解体、冷战结束、曼德拉获释、南非种族隔离政策结束,都发生在那段时间。而在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斡旋下,1993年9月,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拉宾在白宫南草坪实现历史性的握手。

双方签署了奥斯陆协议 —— 历史上,距离以巴和平最接近的一次。虽然最终协议没有实现,但显示出,解决这个历史性问题并非完全没有路径。

我们需要的是,整个世界,国际社会拥有想象力,切实去推动以巴和平。
引自 林克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