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健康

2023年诺贝尔医学奖公布:开发mNRA疫苗的两位科学家获奖

颁奖委员会赞扬两人的研究成果“成功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预防了严重新冠病症,减低了总体医疗负担,令世界重新开放成为可能”。

In this undated image provided by Penn Medicine, Katalin Karikó and American Drew Weissman pose for a photo at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in Philadelphia. Karikó and Weissman won th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 on Monday, Oct. 2, 2023, for discoveries that enabled the creation of mRNA vaccines against COVID-19 and that could be used to develop other shots in the future. (Peggy Peterson Photography/Penn Medicine via AP)

因研制mNRA新冠疫苗而获得2023年贝尔医学奖的两位科学家(Katalin Kariko) 以及美国科学家德鲁.韦斯曼(Drew Weissman)。

照片:AP / Peggy Peterson

RCI

10月2号,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今年的医学奖颁给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两位科学家,匈牙利裔的生物化学科学家卡塔林.卡里科(Katalin Kariko) 以及美国医学家德鲁.韦斯曼(Drew Weissman)。

他们的获奖理由是,他们在核苷碱基修饰方面的发现,使得迅速开发有效的针对 COVID-19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成为可能。

诺贝尔奖委员会赞扬两人的研究成果成功挽救了数百人的生命,预防了严重新冠病症,减低了总体医疗负担,令世界能够重新开放

全球范围内,mRNA疫苗与其他疫苗一道,已经被接种超过130亿次。

科学家们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了对信使RNA在疫苗研制上的作用。

2005年,卡里科与韦斯曼的研究出现突破,他们对核苷(编写mNRA遗传密码)进行调整,从而使mRNA置于免疫系统的探测之下。

诺贝尔颁奖委员会认为,他们的发现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对mRNA与免疫系统相互作用的理解,并在2019年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对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

传统上,制造疫苗需要培养病毒或病毒片段——通常是在巨大的细胞桶中,或者像大多数流感疫苗一样,在鸡蛋中培养,然后,在下一步制造疫苗之前将其纯化。

而信使 RNA 方法则完全不同。 它从一段携带制造蛋白质指令的遗传密码开始。 当找到正确的病毒蛋白时,身体就会变成一个小型疫苗工厂。

不过,从2020年三月新冠疫苗推广开始,一场声势浩大的反疫苗运动就出现了。

有科学研究专家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卡里科与韦斯曼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可能不会影响那些最抗拒接种疫苗的人,但可能会让犹豫不决的人相信这是非常高效和安全的,从而接种疫苗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的各个奖项将从今天逐项公布, 物理、化学、和文学奖项将于本周公布,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将于周五揭晓,经济学奖将于 10 月 9 日公布。

(CBC News, Thomson Reuters, adaptation en chinois par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