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国际
  3. LGBTQ+ 社群

【专访】台湾“同婚女神”尤美女:民主化及一波波社会运动推动台湾进步

给社运的年轻人:没有什么事情是白白发生的,你需要的是不断耕耘,不断坚持。

Yu Meinu

因在台湾人权方面的杰出贡献,前立委尤美女律师获得法国骑士勋章。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 RCI

Yan Liang

台湾前立法委员、律师尤美女(Yu MeiNu)被LGBTQ+社群封为“同婚女神”、“妈祖婆”,以感谢她在台湾同性恋平权及通过同性婚姻法案中的贡献。

在接受加广中文专访的时候,尤美女强调,自己是律师出身,解严之前就投身妇女运动,从争取性别意识的觉醒,到法律的修改,到整个制度的改革,到国际接轨,她使用自己的法律专长推动平权。

我自己更认为我是社运人士,而不是政治人物。我是律师,可以用我的专业帮助人,我的理想就是可以保护人权,保护社会正义。
引自 尤美女

她还表示,专业助人与个人成长结合,你就可以走得长长远远 ——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你不仅仅是奉献,你也有学习、成长和收获,汲取很多的滋养。

尤美女出生于台湾彰化,毕业于台湾大学政治系及法律系。

八零年代初,大学刚毕业的她进入当时的女权杂志《妇女新知》,自那之后,她参与了几乎所有与女性平权相关的战役,比如抢救养女、救援雏妓运动,女性工作平等权利,性侵害犯罪防治,家暴防治,以及成立家事法院等。

从2012年到2020年,她担任民进党不分区立法委员。期间,她更是全力推动同性婚姻法案。

2020年,尤美女获颁法国骑士勋章,表彰她四十年来的人权活动,称她是一位永不倦态的人权斗士,所信仰的价值与法国全然一致:自由、平等、保护人权

    我卸任之前,保证大家可以结婚

    2019年5月17日,台湾立法会三读通过了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它保障了同性婚姻权益,创造了亚洲第一。

    尤美女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冒着大雨,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们都站在立法院外。当同性婚姻立法终于通过之后,大家都哭成一团,然后,太阳出来了,彩虹也出来了。

    我也是非常开心、激动,其实,台湾同性恋团体争取婚姻平权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而在这一刻,我们做到了。
    引自 尤美女

    此时,距离她首次在立法院提出修改民法亲属编的婚姻平权法案,已经过了七年。当时,她的提案遭到国民党杯葛而无疾而终。

    到了2016年,民进党首次掌握了立法和行政两院,而总统蔡英文也明确表示支持同性婚姻。尤美女等人再次提出“民法修正草案”。

    同时,台湾著名同性恋活动人士祁家威以及台北市政府等不同机构,就不允许同性结婚是否违反《中华民国宪法》,要求大法官给出解释。

    2017年5月,司法院公布《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当中提到:《民法》未让同性别成立有亲密性和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系,违反《中华民国宪法》第7条平等权和第22条保障人民婚姻自由;要求有关机构必须在2年内完成法律之修正或制定;逾期未依本解释意旨完成者,同性二人可按《民法》婚姻章规定进行结婚登记。

    但同性婚姻立法角力并未停止。2018年11月,台湾全民公投中,包含了同性婚姻的几大议题。结果,反对同性婚姻的一方大胜,包括同性婚姻不直接修改民法,会以其他形式让其释字第748号释宪案得以实现获得通过。

    尤美女回忆说,因为公投是与地方选举同时举行的,所以,连带着选举也失利了,她简直被视为头号罪人

    公投结果出炉当晚,同性婚姻支持者聚集在228纪念公园,心情沉重,尤美女决定前往向大家信心喊话。

    她告诉现场人士,我们是在爬山,已经是最后一小段了 —— 这总是最困难的,我们大家一定要坚持。

    她还承诺,自己卸任前,让大家一定能够结婚。

    而最终通过的《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同婚专法意味着尤美女和其他社会人士奋斗多年的同性婚姻平权在台湾得以实现。

    Yu Meinu 2

    立法委员时期的尤美女参与支持同性婚姻机会活动。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 RCI

    台湾社会进步何以走得那么快?

    自1987年戒严结束以来,台湾社会运动一波接一波,包括了女性权益,劳工运动,原住民议题,环保议题,学生运动,同性恋平权等。

    尤美女认为,台湾的社会运动是和民主运动并进齐发的 —— 这或许和别的地方有所不同。所以,台湾在民主化之后短短几十年,各种进步主义议题也得到长足的进步。

    我觉得,台湾很难能可贵的一点是,大家对你的理念或是做的事情不认可,会吵架,会争论,会当着你的面说出来,会把你办公室的电话打爆,但是,不会动粗动武 —— 极端的暴力的状况非常少。
    引自 尤美女

    她举例说,2018年11月,就同性恋议题公投前,反对和支持方的情绪都很高涨。警方曾一度担心她的安全,问她要不要随扈保护。但她坚持说,不用了,自己对台湾有信心。

    她习惯每天晨练,考虑了一下,还是缺席了几天。但过了那几天,她照常去锻炼。确实发生过有人冲过来,向她提出质问,她只是笑笑就过去了,多年的女权运动经验,令她的心理有足够的承受力。

    尤美女还认为,肯定有人对未知的东西持反对态度,但是,一旦通过立法,大家也会觉得,其实没什么啊,慢慢去接受它 —— 这是台湾很好的一点。

    我们为什么要改变法律,因为法律或许不能马上改变社会观念,但是它会改变和催化社会观念的改变,带来循序渐进的改变。
    引自 尤美女

    给社运的年轻人
    尤美女谈起自己四十年社会运动的经验。

    戒严时期,社会运动是有些危险的,但女性团体依然会上街拉横幅抗议。

    尤美女表示,那个时候自己还年轻,更重的担子有年长的姐姐们撑着。直到后来,她才了解到,当时的女权运动发起人李元贞,每个月都要被安全情报机构请去喝咖啡

    我们是这样一代一代人承接下去的,现在轮到我们来承担,帮助后来的人成就他们的目标。
    引自 尤美女

    她总结说,做妇女运动最深的感受是,小时候念三民主义,提到时代潮流,那时候没有感性认知。但到我修改民法亲属编的时候,我感觉,的确有时代潮流 —— 你一直努力的过程中,总会在某一个契机,有那么一件事件发生,助力法案的通过。

    她举例说,在推动同性婚姻法案通过过程中,发生了毕安生事件 。毕安生是法籍台大的退休教授,2016年,与他生活了35年的同性伴侣去世,因为没有法律保护,他失去了房产及其他资产的继承权,双重打击之下,跳楼自杀。

    事件引发全台轰动,大量的关注和讨论,很多名人明星表态,是时候通过立法来保障同性恋配偶的权益。

    她想告诉年轻一代社运人士,要一直努力,不要放弃。没有前面十年的耕耘,后来机会来了,你也抓不住。而不断耕耘,有一个事件发生,倾尽全力,跟上去,那个法案就会过了。

    In this Friday, May 24, 2019, file photo, two same-sex couples seal their legal marriage with a kiss at the registration office in Xingyi District in Taipei, Taiwan. Hundreds of same-sex couples in Taiwan are rushing to the household registration office on the first day that a landmark decision to legalize same-sex marriage has taken effect. (AP Photo/Johnson Lai, File)

    2019年5月24日,台湾同性婚姻法案通过后,两对同性恋伴侣在台北信义区领取了合法结婚证书。

    照片:The Associated Press / Johnson Lai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