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社会
  3. 移民

【专访】策展人嘉芙莲.卡曼:《寻影觅迹》首次呈现被遗忘的“华人单身汉”

《排华法案》影响了数代华人,我们纪念幸存者,更应该了解相当多华人为此付出代价,在异乡孤独终老。

Catherine Clement, CCM opening

华裔博物馆开幕展览《寻踪觅迹》策展人嘉芙琳.卡曼。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 RCI

Yan Liang

7月1日刚刚对公众开放的加拿大首个华裔博物馆 (新窗口)选择了嘉芙莲.卡曼(Catherine Clement)的《寻影觅迹:1923年排华法案》(The Paper Trail to the 1923 Chinese Exclusion Act)作为首个特别展览。

嘉芙莲.卡曼在接受加广中文采访时表示,自己喜欢追寻那些丢失的故事,被遗忘的故事,隐藏的故事,关于寻常男女的故事。

在这个大型展览中,很多观众是第一次随着卡曼的介绍,了解了几乎被遗忘的劳工中的华人单身汉

我常听到人们说,我们华人了不起,克服了一切困难,但实际情况是,幸存者只是少数,我们这样的华裔后代实际上是幸存者的后代。可相当一部分华裔劳工的命运令我心碎,他们无声无息在异乡孤独终老,甚至没有留下姓名。在纪念《排华法案》通过100周年的日子,我至少应该让人们了解这一点。
引自 嘉芙莲.卡曼

为了这个展览,她用了四年的时间,收集了640份《排华法案》通过后加拿大政府强迫登记的华裔移民证书(C.I. Certificate),并做了文件归档 —— 加拿大的官方档案中,关于华裔的历史和故事非常有限,她就把收集的图片和文件交给当地的图书馆或是档案馆永久保存。

Chinese Bachelors

《寻影觅迹》展览中放映短片《华人单身汉:可堪回首》海报。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 RCI

华人单身汉
卡曼提及的华人单身汉,是指那些单身旅居加拿大的华人男子,他们或许在中国有妻子孩子,但因为先后出台的人头税和排华法案,加上经济困境,他们没有回去中国,也没有能力把家人接出来团聚。

卡曼和两位来自UBC大学的助理翻阅了《排华法案》实施25年间的中英文新闻,看到华裔社区整体如何对这个法案感到愤怒和羞辱。

在1924年的夏天,也就是政府规定华裔必须注册的期限前后,新闻报道出现了,华裔失去了所有希望,有些自杀,有些被送去了精神病院,有些人在街头乞讨,希望筹到足够的钱回到故乡。

卡曼表示,认真研究早期华人在加拿大卑诗省的状况,令她意识到,即使同样处在严峻社会环境下,经济阶层依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她解释说,当时最富有的阶层是少数大商人,比如华裔博物馆所在的永生号大楼就是大富商叶生的宅邸,除了需要登记,他们的人生是可以很舒服地继续下去的;第二个阶层小生意人,自己有餐馆、洗衣店、杂货店等生意。他们在排华法案结束后,有能力把在中国的妻子和孩子接来定居;而大部分劳工属于第三个阶层,成千上万的华人单身汉,做着最低工资的工作,在小餐馆、洗衣店打工,或是做季节工,勉强可以养活自己,还要寄钱回家 —— 对他们,《排华法案》令他们绝望的。

华人社区有多少这样的单身汉,没有一个官方的统计。但卡曼指出,《排华法案》之后加拿大各地区登记注册的华人总人数为55,982人,当中48,626名男子,女子仅有1350人。

为这次展览特别制作的纪录片《华人单身汉:可堪回首》就讲述了他们苦难屈辱人生的片段。

卡曼回忆自己的童年时期,有一个夏天是和住在温哥华唐人街的外祖父母度过的,她就亲眼见过一位住在楼上破旧单身宿舍的叔叔,非常沉默,但很友善,常带她去街对面买花生吃 —— 花生壳散落一地的画面,卡曼至今记得。

在短片中,数位华裔第二代回忆那些单身汉叔叔们:或许因为太想念自己的孩子,太渴望某种亲情,这些叔叔给他们买蛋糕、巧克力,带着他们看电影、看马戏,给其他人的孩子带来甜蜜美好的记忆,但他们永远没有机会去认识自己的孩子,或拥有自己的孩子。

那时,没有什么人试着了解他们经历了什么,甚至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短片中,社区历史学者Paul Lee流着泪讲述,到了老年,这些华裔单身汉通常会把一笔钱细细缝在衣服的某个地方。当他们死去,社区人士会搜索他们的衣服,找到这笔钱—— 那是他们留给自己的丧葬费用。

我不仅仅希望人们了解历史,我希望人们感受历史,感受因为排华法案带给华裔的痛苦来感受这段历史,以最个人化的故事和经历来感受那段历史。
引自 嘉芙莲.卡曼
Catherine Clement 2

《寻影觅迹》策展人卡曼使用图片与简报营造出排华法案出台前后的历史氛围。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 RCI

细节中寻找历史

卡曼介绍说,自己不是历史学者,而是社区独立策展人,希望以影像文献留下社区历史。。

而她把自己之所以不懈努力追寻华裔历史真相,归功于一次义工活动 —— 那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她的母亲是华人,父亲是来自阿尔伯达的白人,一位英俊的二战退役军人 —— 两人的一次婚外情,卡曼出生了。

可惜,她的父母都无法给她安定的生活,她是在不同的寄养家庭里长大的,像个孤儿—— 直到12岁,一位社工决定领养她,给她一个家。

成长过程中,她仅仅和母亲见过几面;长大之后,她特别希望了解战争给父亲带来的伤害,他为何一直酗酒、暴力。

于是,她参加了一个收集二战士兵口述历史的义工团队,因为她当时住在温哥华,团队就派她采访几位华裔二战老兵,这次偶然把她带进了自己另一半血统 ——华裔的世界。

也是在这些访问中,她看到了几位老兵收藏的华裔移民证书,留意到他们尽管出生在加拿大,身份却是移民,而不是加拿大公民,也无法享有公民权利。

她顺着这个问题了解到《排华法案》的历史。

有一位老兵告诉她,就是因为这张卡片,他决定加入加拿大军队,因为排华法案不仅仅是禁止华裔,还有强制每一位华裔登记注册,这让他愤怒、震惊,他要证明自己出生在加拿大,和其他人一样忠诚于加拿大。

过去几年中,多个关于华裔历史的重要展览都能看到嘉芙莲.卡曼的身影,比如在温哥华华裔军事博物馆展出的介绍二战华裔军人特别人物的《136部队》,在华埠掌故馆展出的《唐人街广角镜:周耀初的沧海遗珠照片》,以及这次的《寻影觅迹》。

我顺着一些细小的线索,寻找我感兴趣的华裔历史故事。我意识到,尽管困难重重,华裔历史是一个坚持和生存的故事,也是一个失落和绝望的故事。
引自 嘉芙莲.卡曼
L-R: Tommy C.G. Wong, Ronald Lee & Catherine Clement, Curator CCMMS

嘉芙琳.卡曼在温哥华的华裔军事博物馆展览《136部队》上,与华裔老兵Tommy C.G. Wong以及Ronald Lee 交谈。

照片:Radio-Canada / Photo Credit: Steve Ko, for Chin

Yan Liang,RCI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