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国际

【专访】香港监察执行长罗杰斯:我们也需要统一战线;加拿大可以做得更多

“支持香港民主抗争源于爱”;香港监察加拿大(Hong Kong Watch Canada)正式成立。

Benedict Rogers and Michael Chong

6月6日,香港监察执行长罗杰斯(右)与华裔保守党议员庄文浩见面,讨论香港现状。

照片:Radio-Canada / Michael Chong twitter

RCI

上周二(5月30日),总部设在英国的非盈利机构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 (新窗口)加拿大分部,在加国首都渥太华正式成立。

藉此机会,加广中文采访了香港监察共同创办人、执行长本尼迪克.罗杰斯(Benedict Rogers ) (新窗口)

他首先告诉记者,这次的加拿大分部正式成立大会非常成功,大约有80人出席了当天的成立大会,加拿大议会的20位跨党派议员出席,展示了对香港追求民主自由的支持。

香港监察创办于2017年,罗杰斯是创办人之一。2020年9月,他被任命为该机构的执行长(CEO)。

他介绍说,香港监察的主要任务是调研和倡导,把他们对香港人权状况的研究提供给各国政府机构、议会;为香港在国际上呼吁、发声,令世界不要忘记香港,确保香港在各国政府的日程之上,以及香港的政治犯不被遗忘。同时,也在各国香港社区内设立组织。

我们也需要统一战线

罗杰斯表示,非常清楚的一点是,自2020年中《国安法》实施以来,香港的自由度指数急剧下跌,尤其是言论结社和游行自由,以及媒体自由。

曾多年高居全球自由度前10位的香港,今年跌至第34位,评论称,香港跌入暴政是一个悲剧

而在香港内部,对民主活动人士的镇压从未停止,比如,前《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香港支联会前会长、大律师邹幸彤、涉及47人颠覆国家政权案的戴耀庭、黄之锋等人被长期关押。

在刚刚过去的六四34周年纪念日,香港政府如临大敌,哪怕微小的抗议都被镇压,有多人被捕。

罗杰斯认为,中共已经完全控制了香港,《中英联合声明》以及《基本法》中的尊重一国两制、香港高度自治、保障港人基本权利等,已经被彻底摧毁。

回顾香港过去两三年的状况,罗杰斯承认,民主国家错过了早期的警告信号,或许看到了,但是没有采取行动。如果在早期就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比如制裁措施,或许可以避免状况恶化如此迅速。包括现在,西方国家的反应也非常有限,而且太晚了

这次在加拿大,让我感受到,我们这些相信民主人权自由的人也应该有个统一战线,相互合作,对中共或其他民主危害者的行动能够反应迅速,协调合作。
引自 罗杰斯

六四与香港抗争

香港曾经是纪念中国1989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最重要的阵地,从1989年开始,每年都有成千上万港人手持蜡烛走进维园,表达对中共暴政的谴责。

2019年,参加六四纪念的港人达到了103万人;直到2021年,香港政府彻底禁止六四悼念。

目前担任蒙特利尔撑香港组织发言人的本杰明.冯(Benjamin Fung)曾告诉加广,许多香港人是从六四第一次感受到了与中国大陆的关联,当时九七临近,人们感受到了香港人身份的特殊含义。

罗杰斯分析说,某种程度上,香港2019年抗争的孤勇一代天安门一代有相似之处。当然,天安门镇压要残暴血腥得多,是动用了军队和坦克,碾压过手无寸铁的人群。

但2019年到2020年的香港镇压与六四镇压效果是一样的,民主运动被破坏殆尽,很多民主活动人士被捕,被囚禁,有些逃亡海外。但他们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是相同的,2019年的香港年轻人承袭了天安门的精神。
引自 罗杰斯

谈及香港民主抗争的未来,罗杰斯认为,在中短期,香港的自由和法制,已经被破坏殆尽,也很难看到何时能得以修复。只有当北京发生变化,香港才会发生变化,两者之间的联系已经是非常直接了。

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失去希望,极权政府不会永远存在 —— 历史显示,改变一定会发生。香港抗争中的年轻人非常勇敢,包括囚禁中的运动领导人依然表现出勇气,流亡者继续发声 —— 他们也非常有创造力,非常坚持。
引自 罗杰斯
Hong Kong Watch Canada launch

香港监察加拿大正式成立,得到了加拿大跨党派议员的支持。

照片:Radio-Canada / Hong Kong Watch twitter

加拿大可以做得更多

根据统计,加拿大有50万来自香港的移民,而加拿大是香港人移民的首选国家之一。

香港《国安法》通过之后,加拿大出台了特殊政策“香港之路,Hong Kong Pathway)计划,以期接收更多香港人。

但协助香港新移民的机构、安大略省家和服務中心(CSFO (新窗口))总干事黄晓莹表示,通过特殊项目来到加拿大的港人目前还无法享受新移民的服务,比如语言服务,寻找工作协助等。但这些年轻人远离亲人,心理上曾经遭受不同程度创伤,其实是非常需要专业人士的专业帮助的。

罗杰斯希望加拿大能够修正政策上的一些缺陷,让香港新移民更有归属感。

他还提出,目前香港和北京政权以不承认居英权(BMO)为有效证件为由,拒绝移民英国的港人取出强积金(香港的一项退休保障计划)。

依照「香港监察」的计算,单是移英港人被港府扣押的这笔款项就高达22亿英镑(约37亿加币)。

罗杰斯表示,香港强积金中有三个重要的提供者是加拿大的保险公司,希望加拿大政府向银行呼吁,允许香港移民提取这笔养老金。

最为重要的是,罗杰斯认为,加拿大政府需要认真对待外国干扰,外国影响力,对议员和侨民的骚扰胁迫,以及中国警务站。

我还希望看到加拿大加入澳洲、英国、和欧盟,对中国违反人权的行为进行制裁,有目标的制裁,让中国意识到,违反人权行为是需要承担后果的,不然,只会令中国更加猖狂。
引自 罗杰斯

最后,罗杰斯提醒加拿大,明年一月,联合国将对中国进行定期人权审议(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这是联合国所有成员国都需要面对的审议,目标是提升各国的人权状况。

他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和其他民主国家一道,在联合国就香港、维吾尔、藏人问题、以及大陆的人权问题提出关切和担忧

cover of The China Nexus

罗杰斯刚刚完成了新作《中国关系,China Nexus》(Optimum Publishing International,2022)

照片:Radio-Canada / Optimum Publishing Internationa

推动中国民主是爱

罗杰斯刚刚完成了新作《中国关系,China Nexus》(Optimum Publishing International (新窗口),2022),主要描述过去三十年,中国对异见人士的镇压,包括对宗教人士,对律师、公民、记者,对台湾、香港、维吾尔、西藏活动人士,信息量巨大,希望能够为更多追求民主的中国人带来鼓励。

他还特别强调,自己18岁就前往中国旅行,也曾在香港住过五年,深爱那里的民众和文化 —— 中共彻底违背了一国两制的诺言,才是他站出来讲话的原因。

我感觉,非常重要和有必要说明的是,我们需要把中国、中国民众与共产党政权区分开来。我支持中国和中国民众的抗争,是出于对他们的爱,希望他们享受民主和自由,不需要生活在恐惧之下。我反对和谴责的是中共(CCP)。
引自 罗杰斯

Yan Liang,RCI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