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国际
  3. 国际政治

【对话】“白纸革命”传奇人物李老师:“我是那个有幸被历史选中的人”

“没什么需要回应,愿好好做一个记录者”;“白纸革命最大的意义是唤醒了民众”。

推特账号李老师不是你老师在这次的白纸抗议中成为中国抗议者视频、音频、图片的总汇中心。

推特账号“李老师不是你老师”。

照片:Radio-Canada / Twitter/@whyyoutouzhele

Yan Liang

推特账号李老师不是你老师@whyyoutouzhele (新窗口)可谓正在进行中的中国白纸革命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

从11月20号前后郑州富士康工人大规模抗议开始,到这个周末,中国部分地区忽然出现解封迹象,短短两个星期,他的推特账号迅速成为中国抗争者们视频、音频、图像的信息总汇中心,以躲避中国的网络审查删帖。。

目前,他的推特关注者已经超过了80万,并依然以很快的速度增长。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这段时间他又经历了什么?

昨天,通过视频电话,加广记者采访了这位健谈、敏锐、有责任感的九零后。

加广:有人称,你以一己之力,完胜国际各大媒体,你觉得呢?

李老师:首先我觉得这句话是过誉了,因为正规的媒体,他们需要核实,需要去报道更深入的内容,他们需要时间去反应。

而我呢,作为一个自媒体,发一段话也可以,一张图片、一段视频也可以,更加灵活。

同时,我觉得,很意外也很幸运,就是大家非常信任我,愿意把稿件投给我。

这件事情很特殊,而我是一个有幸被历史选中的人。记得当时,乌鲁木齐民众上街的时候,我意识到,事情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了。我立即转变了我的方式,当时就下定决心,我必须以一种客观、及时、准确的标准,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因为我意识到,这可能会是一个历史的节点。
引自 李老师

我认为,中文推特社群里,其实是缺少一个以客观的态度,把所有事情记录下来的实时账号,就是个记录者,实时更新,向外界传递消息

我认为,这是一个记录,将来,当有人想了解和研究整个事件的时候,可以从我这个频道上寻找得到 —— 平实、客观的记录,是有意义的。

加广:回想自己记录整个事件的这个过程,你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李老师:当我开始做(信息汇总)的时候,实际上没有太考虑我应该怎么做,它是顺其而然的事情。

最开始是从富士康工人抗议的事情,我称之为富士康2.0。要知道,富士康的工人们都是年轻人,他们是熟练掌握社交媒体的,是直接在手机上直播事件的,非常奇妙 —— 这和过往的抗议者是不同的。

比如,我当时看到的直播情景是,工人和警察中间隔着一个铁门,工人就把铁门点燃了,然后往那边扔石子,而警方也向工人扔催泪瓦斯,用高压水枪喷。

然后,年轻的工人们一边这么做,一边在直播这场冲突,还请大家给直播点关注,感谢网友给他们的打赏和礼物 —— 非常赛博朋克(Cyberpunk),非常魔幻。

在中国,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么大规模的警民之间的对抗了,而这个过程被最火爆的短视频的形式记录下来了。

当时现场人士中,就有推特的网友,他们把这些视频拍下来发给了我。而我也开始有意关注了这个新闻。那天,我只睡了三个小时。我是盯着富士康的赔偿款到账的,也是最早报道赔偿的推主之一。

我以前的社交媒体,都会加入一些个人的评论啊,调侃啊,是很自我,很私人的。但富士康事件中,我渐渐地开始以这种客观记录的方式来呈现。

同时,在那几天,可谓新闻不断,事情一件接一件地发生。

11月24号,乌鲁木齐发生大火,有母亲和孩子死亡,网上人们开始关注,质疑封控措施,引发很多共情。接着,因为一起封控人员打人事件,乌鲁木齐有人走上街头。

但是,全国各地自发悼念火灾死难者的信息不断被删除,结果,朋友圈都在发好好好对对对

突然,南京的那位女同学就拿着一张白纸站在阶梯前表达抗议,一下子就有那么多人跟着,拿着白纸上街了,你根本想不到它会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然后,有人喊出了要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要求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

现在回头看,每一次有事情发生,他们(政府)都不是要解决问题,只是希望把它按下去,结果,一个个意外事件就像是水滴,一滴滴积累,产生了更大的抗议浪潮。
引自 李老师

这个频道成了这样一个保存记录的地方,很多墙内的人,因为好多视频在墙内被封了,又翻墙出来找这些视频。

我对于现场和事件的走向是没有影响的,好多人也不是立即能把信息发给我,也需要等到他们都安全了,才会把消息发给我,我只是记录这些发生的事情。

而很多人通过我的这个频道看到那些视频,他们会如何做,和如何选择,是我不能控制的。

加广:就在这两天,推特上某位大V忽然出来,指责你有后台,或者你的支持者都是五毛,你对此有什么回应吗?

李老师:我觉得,没什么需要回应的。此刻,这个账号已经不适合回应或是撕B了,那样不仅仅是分割了我的精力,也转移了视线。

此刻的状态已经是我将无我了,我已经完全把我的个人情绪、想法从这个账号剥离,我使用它传递大家声音的时候,就不能把个人的情绪放进太多。虽然,我是个情感丰富,表达力很强的人,但这个账号此刻有那么多人关注它,我不能再把它当作个人的账号来使用。
引自 李老师

其实,当一个账号到达这个位置和高度的时候,肯定有人对你进行指责,这是一定的,但我们不能把这个当作一个重点。他们的目的可能就是你要不断解剖自己,不断暴露自己,证明自己,但没有必要,我的行为已经是这段历史的一部分了,我不要用其他行为来证明我自己了。

加广:这段时间,你会确实感到有危险吗?包括你的家人。

李老师:我觉得,主要还是精神压力非常大,从最开始,就会收到一些私信,有一些人,我不知道他们的来历,但会说一些话,发信息说要举报我。

有一天,有民警忽然去了我父母家,当然是以别的理由,但我无法不联想,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很大了,很多人在搜索李老师不是你老师。

当然,他们并没有直接找上门,给我实质性的威胁。但你看过那么多的描述,听到很多人的遭遇,你肯定是有压力的。

此刻,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和自己斗争,自己千万不能倒下,这个事情还没有结束,很多人还是需要这个账号的。

这个账号代表了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精神,要公正地把正在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我更主要是担忧这个账号,倒并不担心我个人,我不是很在乎,我也不害怕。
引自 李老师

所以,我会更小心确认求证一些内容,不转播可能会违反推特社群规定的消息。我感觉,自己渐渐更多地向传统媒体靠拢了,只是比他们快一些。

加广:对自己的下一步,你有什么计划?

李老师:说真的,其实没有什么计划。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或是自己的未来,也没有想到,如果我发了这个内容,警察找我家怎么办,每件事情都发生得太快了,没有时间想。

当你看到人们走向街头,喊出那些口号得时候,作为一个记录者,你会感觉,他们都敢上街了,你凭什么不敢把它记录下来。

可到了现在,我发现,自己的人生被彻底改变了。我本来的想法很简单,想回国进入一个大学,做一个教画画的老师。但现在,我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我应该怎么办?我其实也有那么一点点委屈,在推特上,是有非常多有影响力的人,然后有非常多报道记录这件事情的人,最后,这件事情却由我来做了。回过头看,有时候人就是会被历史选择,既然我是被选中的那个人,我只能做好我的事情。
引自 李老师

加广:你认为,白纸革命最大的意义在什么地方?

李老师:这一次的白纸革命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就是让大家意识到,人们是可以去争取权益的。

以前很长一段时间,大家看不到这一点,都是很消极的。在推特上,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会觉得,中国不再会改变了,某人连任了,就是继续连任了,国人是逆来顺受的。

但白纸革命打了我的脸,也打了我们所有人的脸,我需要向那些上街的勇敢的民众道歉,我没有想到他们会上街,把彭载舟的口号喊出来 —— 当初,彭载舟事件的时候,我们也不会想到,他会是那个火星,点燃了整个事件。
引自 李老师

我认为,下一次,当他们认为自己的权益被侵害的时候,就会意识到,自己可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维护,这是这个事件最伟大的地方,我们可以称之为:民众的觉醒。

如果你从历史的角度看这个事件,它只是一个开端,不做出改变的话,这类事情必然会永远继续下去。

后记:李老师接受加广采访之际,有一些地方正传出初步解封的消息。

李老师分析说,这肯定是白纸革命一次阶段性的胜利,但绝对不是事件的结束。应该看到,政府现在的反应,依然是想把事情按下去,而没有处理如何解封的问题的能力。

在政府政策层面,忽然180度大转弯,但具体怎么执行,我们不清楚,现在进入混乱期,比如,一些地方其实依然在清零,比如,在很多国家,开放的前提是有效疫苗的普及。

同时,部分的白纸革命抗争者还被关押,事情又会如何?

有人通过游戏人物致敬李老师。

有人通过游戏人物致敬李老师。

照片:Radio-Canada / Twitter/@whyyoutouzhele

采访/编辑:Yan Liang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