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国际
  3. 国际政治

【专访】前安全情报局亚太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加拿大发现中国警察机构再次说明,急需立法阻止外国影响力

安大略省万锦市被怀疑用作中国警务服务站的两处建筑,而中国政府否认这些服务站违反了加拿大法律。

安大略省万锦市被怀疑用作中国警务服务站的两处建筑,而中国政府否认这些服务站违反了加拿大法律。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 RCI

RCI

这三个服务站可能被用作"卫星警察局",对华裔社区进行监控、渗透。

加拿大的主要媒体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国民邮报》以及《环球邮报》近期都做出调查报道,称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有三个中国设立的警方服务中心,当中有两个设在华裔聚集的万锦市。

加拿大皇家骑警表示,正在就这三个服务中心进行调查。

早在九月份,总部位于西班牙的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在一份题为《中国跨国警务失控》 报告中提及了这些信息。

报告称,中国已经在世界21个国家设立了54个警察服务中心。

而中国政府称,从2021年4月到2022年7月,有23万中国公民涉嫌欺诈和电信诈骗被劝返回中国,在中国面临刑事诉讼。

本周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对此表示,所谓国外警察站,其实是涉侨事务海外服务站。他还称,中国严格遵守了国际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曾经在九零年代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CSIS)的亚太区主任,研究中国在加拿大的影响力超过三十年。

他最近接受了加广中文台的采访,就事件进行了评论。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前亚太地区主任米歇尔·朱诺-卡苏亚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的采访。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前亚太地区主任米歇尔·朱诺-卡苏亚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的采访。

照片:Radio-Canada / Radio-Canada / Olivier Lalande

中国警方服务中心究竟在做什么?

朱诺-卡苏亚表示,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整个事件在加拿大的全貌,但从保护卫士的报告中,从其他国家发生的事情,也基本能够了解在加拿大发生的事情。而加拿大政府担忧的是,这些中国警察运作是不合法的,不合适的。

他还反驳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解释:

如果这些所谓的中国警察服务中心行使了发放或更新驾照、身份文件证明等,恰恰说明,他们行使了政府职能 —— 当你代表了一个外国政府在加拿大有所行动,你至少需要取得加拿大政府的批准,你需要告知加拿大。在这一特殊事件中,我们发现了两件事情,第一是,他们非法开设了办公室;第二是,这三个服务站可能被用作卫星警察局(satellite stations,对华裔社区进行监控、渗透,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对华裔社区的压制。
引自 朱诺-卡苏亚

他还补充说,目前我们看到的情况可以说是猎狐行动的一种方式,一种补充,但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是希望控制全球,是在华裔社区一种威胁性的存在。

过去十年中国变本加厉

研究中国在海外影响力超过30年,朱诺-卡苏亚表示,以自己的观察,过去十年,中国更进一步试图对海外渗透、并通过说客以及利益代理人对外国政府施加影响力。

他将这一趋势归咎于现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他认为,习打破任期继续执政,令中国变得更加威权主义,对中国和中国民众是一种倒退。

他强调说,所有的威权主义领导人都是如此,不允许存在任何形式的批评或是监督,因为只能有一种声音存在,那就是我的声音

我们看到,中国在外国的活动增加,行为更加激烈,紧张,针对异见人士的压迫活动更加多样。而且,这些行动不仅仅针对异见人士,也是给中国社区试图拒绝中国控制的人释放的信号,如果你敢于不遵守我们的指示, 你也会付出代价。
引自 朱诺-卡苏亚

去年六月份,加拿大议会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CACN)曾经就中国在加拿大的影响力,出席听证的香港、维吾尔、西藏活动人士都例举了自己的经历或是调查,中国正通过各类途径,对加拿大施加外国影响力和干扰,涉及政坛、商界、学术界等各个领域。同时,还对生活在加拿大的华裔异见人士进行监控、威胁与骚扰。

包括华裔议员庄文浩以及加拿大前驻华大使马尔罗尼等在内的很多中国问题专家都曾表示,试图对加拿大施加影响力的国家很多,但目前状况下,中国是最规模最大也最令人担忧的,加拿大必须开始采取行动了。

加拿大面临巨大挑战

朱诺-卡苏亚认为,加拿大一直面临的挑战是,对于外国干扰和影响,没有特定的明确法律,来解决外国影响力问题。这一点上,澳大利亚做得比我们好,而美国是一直有类似法律的。

前不久,加拿大副总理佛利兰在美国发言,关于支持民主和民主国家,反对独裁。果真如此,加拿大政府是时候提出针对外国影响力的法案,认真严肃的为警方提供法律依据和工具,可以就这类行为进行调查、起诉。因为过去几十年,我们了解有外国政府试图影响加拿大,这几年,情况更加恶化了,比如,对生活在加拿大的异见人士监视,骚扰,甚至是身体侵害也出现过。
引自 朱诺-卡苏亚

他还警告,加拿大无法对外国干扰采取必要的措施,甚至没有足够的警觉,会令自己在同盟当中失去信任。

去年9月,五眼联盟中的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宣布确立了 “战略防御伙伴关系”(AUKUS) ,但是加拿大和新西兰没有被包括在内。

有学者分析,是因为加拿大对中国的态度软弱,迟迟不肯禁止华为5G,以及缺乏军事能力。

朱诺-卡苏亚还举了华裔前保守党议员赵锦荣(Kenny Chiu)的例子。

去年初,保守党议员赵锦荣提出了一份个人法案《外国影响力登记法, C-282》,法案主要针对联邦政府的议员、最高法院的法官、政府官员等,提出他们离职后,如果为其他外国政府或企业游说代言,需要进行登记。

他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希望把一切放在阳光之下,完全公开透明,让民众和媒体进行判断 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否合理合法

不过,赵锦荣在去年9月的大选中输掉了议席,这项法案也因此不了了之。

而赵锦荣之后曾经指控,因为提出C-282法案,大选期间,他不断受到中文媒体和中文社交网站的攻击,一些文章歪曲他提出的法案,称它意在打压华人社区,限制华人言论自由。

什么是澳大利亚模式?

加拿大呼吁遏制外国影响力的专家在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提及了澳大利亚模式。

2018年6月,澳大利亚通过两项反外国干预法案: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及外国干预)法案外国影响力透明化法案, 稍后,又通过了禁止外国人政治捐款的法律。

新法加重了对间谍活动的刑罚,并要求游说人士申报是否为其他国家的政府服务

今年,澳大利亚首次以这项新的国家安全法案为依据,指控了一名华裔社团领袖。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