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政治
  3. 移民

【魁省选举】为何魁北克未来联盟党(CAQ)在移民问题上屡屡"失言"?

Sonia LeBel, candidate de la Coalition avenir Québec (CAQ) dans Champlain, le chef de la CAQ, François Legault et le candidat pour la CAQ dans Trois-Rivières, Jean Boulet.

竞选期间,魁北克未来联盟党领袖勒格,中,与担任移民部长的候选人布雷,右,以及另一位候选人Sonia LeBel一起参加竞选活动。

照片:Radio-Canada / Mathieu Potvin

Yan Liang

现任魁北克移民部长的布雷(Jean Boulet)80%的移民住在蒙特利尔,不工作,不说法语,不认同魁北克价值观。

魁北克省民众将在下周一(10月3日)投票选出新一届省政府。

这次省选正值新冠疫情结束之际,如何恢复经济,医疗系统人手短缺,劳动力短缺,通货膨胀导致的生活成本上升等都是竞选议题,而值得注意的是,从竞选活动开始以来,寻求连任的魁北克未来联盟党(CAQ)几次因针对移民的说法遭遇批评,并两次道歉。

本周,媒体披露,现任魁北克移民部长的布雷(Jean Boulet)在选区的辩论中说80%的移民住在蒙特利尔,不工作,不说法语,不认同魁北克价值观

布雷的说法引发广泛批评。勒格随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布雷如果重新当选,将不会再担任移民部长。

而在九月初,勒格自己因将移民与暴力、极端分子联系在一起而不得不道歉。

当时,在谈及魁北克移民问题时,勒格称:魁北克人很和平,他们不喜欢争吵,他们不喜欢极端分子,他们不喜欢暴力。

从目前民调来看,魁北克未来联盟以40%的支持率遥遥领先于其他政党,媒体预测,它将再次组成多数党政府。

但为何CAQ却在移民问题上屡屡失言?

冉夷侨为加拿大联邦执牌移民顾问、加拿大难民理事会(CCR)成员。

冉夷侨为加拿大联邦执牌移民顾问、加拿大难民理事会(CCR)成员。

照片:Radio-Canada

对此,蒙特利尔的加拿大联邦执牌移民顾问冉夷侨分析说:

我不觉得这是他们的‘失言',结合他们讲这些话的场合,比如,移民部长的发言是在郊区城镇,我更觉得是一种选举策略,是一种有意为之,或者说,是一种粘合支持者的表态。这个红线在被不断的测试,而CAQ的坚定支持者们,某种程度上支持这样的理念。我觉得,是与国际国内的大环境直接相关的选举策略。我们所有人,无论是不是移民,都有必要更深入地检视CAQ背后的逻辑,这关系到至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
引自 冉夷侨

本地媒体很快在魁省移民与融入部网站上查找到了一些数据:

2021年,65%移民定居于蒙特利尔;

2019年,新移民就业率为62%;

2016年,81%会说法语;

2020年,100%通过了魁北克价值观测试

布雷随后公开澄清说,他的意思是,一方面,大部分移民定居蒙特利尔,另一方面,他们当中有些人不工作,不讲法语,也不接受魁北克社会的价值观。

不过,即便如此,CAQ政府移民与融入部的数字,与作为部长的布雷的说辞也不连贯。

蒙特利尔长期从事国际教育的赵振家先生在回复加广中文的提问时表示,移民部长的说法有失偏颇,也不公平。

他认为,绝大部分移民努力工作,尽管成年之后才来到魁北克,学习法语遇到困难,融入也需要时间,但华裔也是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努力学习法语,并且非常重视下一代的双语教育 —— 很多华裔移民的孩子们能做到英法双语同样棒。

在目前特别当前劳动力比较短缺的情况下,移民给社会带来的贡献应该有目共睹,填补了很多岗位,特别是需要体力的。现在我们很多教授学者新移民,他们也在做着蓝领的工作,为社会填补着各种需要,怎么可能说移民来了就不工作?
引自 赵振家

而在谈到今年五月魁北克省通过的强化法语的96号法案时,蒙特利尔律师、社区活动人士赵秀媚直接批评说,魁北克部分政客反移民

魁省移民政策:政治优先经济之下妥协的产物?

同样是在本周,CAQ领袖勒格在蒙特利尔商会发言中表示,每年接受超过五万新移民无异于自杀

不过,在今年六月,勒格政府提出每年接收五万新移民这个数字时,有媒体质疑,魁省移民部无法说出这个结论是根据那些分析和数据得出的

与此同时,魁北克劳动力严重短缺问题显而易见。去年十一月,曾有六个劳工机构联合对勒格政府发出警告,称现在全省有将近22万个空缺职位,已经把企业和地方‘逼到了墙角’

而到了今年八月份,媒体揭出,尽管在2018年省选时期,CAQ领导人勒格承诺会减少接收移民,但在上台之后,魁省接受移民的数字逐年增多,加上临时劳工,魁省今年的移民数字可能达到十万人。

冉夷侨认为:

勒格政府在竞选说辞与具体接收新移民数字之间的自相矛盾,反映了目前魁北克的移民政策,其实是政治优先经济之下妥协的产物,一方面魁北克政治的现实要求魁北克语言与价值认同,另一方面魁北克的老龄化与劳动力短缺是现实,之间存在比较严重的断裂,因为吸引移民的确是解决魁北克现实的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方案之一。
引自 冉夷侨

作为移民律师,冉夷侨表示,​在过去的四年里,从一刀切常规技术移民的9号法案、不得不叫停的“魁北克经验项目”(PEQ)改革,到21号“世俗法案”,再到今年强化法语的“96号法案”,没有一项重大改革不是在诉诸与强化魁北克“民族主义”的道路上狂飙突进。​​在移民政策领域,这就体现为一种对于移民候选人语言与身份的认同与强化,即:会说法语、通过“价值观测试”、认同魁北克价值的移民候选人,才是CAQ党移民政策下真正青睐的移民目标群体。

冉夷侨认为,​由于长达近三年的大流行、通货膨胀和潜在的经济衰退,这一次的大选,移民政策并未像2018年那样受到选民和媒体的注意,各个政党对移民问题的论述并不系统。

​从不同党派的论述来看,它们存在的一致性是,要求不同程度上提高魁北克在移民事务上的掌控权和移民在不同区域的平衡性,这部分反映了目前魁北克政治社会的状态。

它们的区别在于,是否通过提高移民配额来解决魁北克目前的社会经济困境。从前瞻性的角度看,由于CAQ党大概率会继续多数党执政,最近四年的移民政策将会得到稳定延续。从个人的角度看,如果希望移民魁北克,掌握法语、积累本地工作经验将会是未来成功的不二法门。

魁北克各政党主张每年接收移民的数量

  • 魁北克党(PQ,又译魁人党):35000
  • 魁北克未来联盟(CAQ):50000
  • 魁北克保守党(PCQ)50000
  • 魁北克自由党(PLQ):70000
  • 魁北克团结党(QS):60000-80000
Ang mga kandidato ng mga politikal na partido ng Quebec.

下周一举行的魁北克省选,五位主要政党领袖,从左至右,魁北克未来联盟(CAQ)领袖勒格 (François Legault),魁北克自由党(PLQ)领袖昂格拉德(Dominique Anglade),魁北克团结党(QS)的纳多-杜布瓦(Gabriel Nadeau-Dubois),魁北克党(即魁人党)(PQ)的领袖圣皮埃尔-普拉蒙东(Paul St-Pierre Plamondon),以及魁北克保守党(PCQ)的杜埃姆(Éric Duhaime)。

照片:Coalition Avenir Québec, Quebec Liberal Party, Québec Solidaire, Parti Québécois, Conservative Party of Quebec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