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政治
  3. 国际政治

【分析】佩洛西访台效应:昨日乌克兰,今日台湾?

今年8月3日,台湾总统蔡英文与到访的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会面。

今年8月3日,台湾总统蔡英文与到访的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会面。

照片:Reuters

RCI

"西方认为,有道义责任保护台湾民主";“蔡英文和泽兰斯基一样,自由世界联盟都希望去台湾与她会面”。

本月初,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带领美国议会代表团访问台湾,在太平洋地区形成一股旋风。

本周二,加拿大议会的加拿大台湾友好小组,Canada-Taiwan Friendship Group宣布,计划10月访问台湾,带队的正是该小组负责人、自由党议员斯格罗(Judy Sgro

在佩洛西访问台湾之后12天,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事务主席、民主党参议员马基(Ed Markey)率领五位参议员紧接着访问台湾。

仅在今年,美国参议院外交代表团、捷克议长、欧洲议会副议长、立陶宛经济部副部长、日本前防卫大臣等都曾到访台湾。

而英国和德国联邦议员人权委员会也表示将在今年访台。

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取代中华民国拥有联合国“中国代表权席位”之后,台湾事务、一个中国原则始终是中国政府在外交上设立的一道红线,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与台湾没有外交关系,在过去半世纪以来,西方国家对此一直有默契的遵守、尊重。

那么,是什么原因令加拿大在内的西方国家最近不断踏过这条红线

保护台湾民主成为西方道义责任

人权律师、芝加哥大学人权中心客座教授滕彪。(本人提供)

人权律师、芝加哥大学人权中心客座教授滕彪。(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目前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芝加哥大学人权中心客座教授滕彪在接受加广中文台采访时表示,台湾问题背后是非常明显的意识形态较量。

这和七零年代有了很大不同,当时,台湾是一个威权国家,中国是反民主的极权国家。但经过五十年的发展,中国一直没有从专制体制中走出来。而台湾了告别威权,成功转型,并且越来越成为亚洲民主的典范。这让西方国家感觉,有必要保护台湾的民主,因为中国越来越成为对全球民主自由的威胁。
引自 滕彪

渥太华大学中国问题专家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接受加广采访时表示,对加拿大议员将访问台湾,自己很受鼓舞,而且并不感到吃惊,因为加拿大政府这两年来对发展与台湾的友好关系越来越有兴趣了。

她认为,佩洛西在访问时曾明确表示,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并没有改变。

加拿大是最早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之一。当时与中国建交时的表述是,“加拿大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并且‘注意到了北京关于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说法” —— 可以说,这是个模棱两可的态度。
引自 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

加拿大这一模糊表述后来被称作加拿大模式,并被十几个国家在与中国建交时仿效。最重要的是,这些国家与中国建交时没有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2019年,加中关系专家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在CBC接受访问。

2019年,加中关系专家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在CBC接受访问。

照片:Radio-Canada / CBC

她介绍说,加拿大和西方其他国家一样,对中国有一个认识的过程。西方很多人曾经认为,经济发展可以令中国与世界融合,推动中国政治改革,甚至是民主转型。

从九零年代开始,特别是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之后,中国非常快速进入了国际市场,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巨大好处。

但与大多人预见的相反,中国完全没有走向民主化,却在拥有了强大的经济实力之后,利用经济力量给全球民主带来了更大威胁。

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历数自习近平执政以来,对新疆的种族灭绝,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对国内维权人士的大肆逮捕等做法,都引发西方的警觉。

军演取得了反效果

佩罗西访问台湾引发中国强烈抗议,在她访台前,中国连续外交交涉与口头威胁,而在佩洛西访问之后,连续多日举行环台军事演习作为震慑。

滕彪教授认为,中国当然希望用最强烈的方式来作出反应,包括军演,威胁,对个人和机构的制裁等。

但这种军演在相当大程度上,是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它让西方国家更加团结,国际社会越来越认识到台湾的重要性,也越来越意识到中国对台湾这样一个民主国家的威胁,欧、美、日等民主国家会强化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会更明确地在政治上,道义上,军事上对台湾进行支持。
引自 滕彪

但他也分析说,中国全面侵略台湾,或是与台湾西方盟国,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短期内并不大—— 这一点不会因为西方政治人物访台,或是美国舰队穿过台湾海峡而改变。

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共侵略台湾的可能性比1949年以来任何时候都要大,因为习近平是把所谓统一台湾当作他的政绩,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当作他连任的一个理由。但从整个局势,军事、科技、政治的角度,中共要全面侵略台湾,是一个非常巨大而艰难的决定,它涉及到中共政权存亡的问题。它考虑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是否能够继续维持它的一党专制。如果美国和盟国发出明确信号,在中国侵略台湾时不会袖手旁观,这样的话,中共要谨慎,一旦开战,很难从战争中退出来,不利于它对政治权力的垄断。
引自 滕彪

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则提及,今年年初,俄罗斯总统普京不顾乌克兰是一个联合国的独立主权国家,发动了侵略战争,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 中国是少数几个没有对俄国提出谴责的国家,反而表示将发展与俄国的关系

当时,在中国社交平台上曾经流行一句话,今日乌克兰,明日台湾 —— 意思是,俄国将很快控制乌克兰,而中国针对台湾的军事行动也将展开。

但半年过去了,俄国始终没能按计划取得乌克兰的控制权,反而是乌克兰在西方军事援助下,抵抗住了俄国进攻,最近更是表示只有收复了(被俄国占领的)克里米亚,战争才会结束

现在,乌克兰成功抵抗住了军事实力远远强于自己的俄军,基辅成为西方政治人物到访的重要地点,这可能会帮助台湾建立信心。我甚至感觉,蔡英文和泽兰斯基一样,自由世界联盟都希望去台湾与她会面。
引自 玛格丽特.迈凯格-约翰斯顿
Le premier ministre Trudeau rencontre la président ukrainien Volodymyr Zelensky, en compagnie de Chrystia Freeland et de Mélanie Joly.

今年五月初,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左二)与副总理佛利兰(前排右二),与外交部长乔美兰(右一)旋风式访问基辅,并与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举行会谈。

照片:via reuters / UKRAINIAN PRESIDENTIAL PRESS SER

加拿大制定新的印太战略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加拿大民意对中国态度大转变的关键,是2018年底发生的孟晚舟以及两个麦克事件。那以后,加拿大政府也开始意识到,中国政府不可信任,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去年九月,加拿大和中国如交换战俘一般同时释放了孟晚舟和两名麦克。当时,麦克格-约翰斯顿女士在接受加广访问时就表示,加中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从2019年开始,加拿大政府成立了顾问委员会,就印度太平洋地区制定新的策略,目标就是拓展加拿大在该地区的政治、经济、以及安全同盟。

特鲁多政府近年一直强调与理念相近国家密切经济合作,从今年年初起,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部长伍凤仪(Mary Ng)已经与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邓振中等举行了数次视讯会议,就外国投资促进与保护协议(FIPA)开始探索性谈判。

不过,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也批评说,外交显然不是特鲁多政府目前的重点,在对乌克兰的援助上,开头做得不错,但似乎没有持续下去。同时,在太平洋地区,加拿大应该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