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社会

【分析】“强迫同化是错误的”,历史学者赖小刚:政府与教皇道歉显示加拿大面对黑暗历史的态度

星期一,教皇方济各在阿尔塔省马斯瓦西斯举行的仪式上向原住民道歉后,有原住民为他戴上了传统头饰,这意味着“名誉酋长”。

星期一,教皇方济各在阿尔塔省马斯瓦西斯举行的仪式上向原住民道歉后,有原住民为他戴上了传统头饰,这意味着“名誉酋长”。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Nathan Denette

Yan Liang

赖小刚:中国目前的新疆政策正是没有吸取历史教训。

罗马天主教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于周日(7月24日)到达加拿大西部埃德蒙顿,展开为期六天的忏悔之旅,主要目的是就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强迫同化政策进行道歉。

周一,方济各在阿尔伯塔省中部小镇马斯瓦西斯(Maskwacis)发表了道歉讲话,而这里曾是加拿大最大的原住民寄宿学校之一。

教皇反复请求原谅,称一些基督徒在强迫同化原住民的过程中,犯下了灾难性错误可悲的罪恶谦卑地祈求宽恕和原谅

(强迫同化)破坏了他们的文化,切断了他们的家庭,并使几代人边缘化,其影响直到仍能感受到。以耶稣的名义,愿这样的事情永远不要在教会发生。
引自 罗马天主教教皇方济各

接下来的几天,教皇方济各还将举行公开弥撒,与原住民社区人士,包括寄宿学校受害者见面,并会与加拿大第一位原住民总督玛丽.西蒙(Mary Simon)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会面。

显示加拿大对历史的态度

加拿大皇后大学历史学客座教授赖小刚 (新窗口)在接受加广中文台访问时表示,教皇来到加拿大,亲自向原住民道歉,显示了加拿大在对待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上持开放的态度,持进步和不断修正自己的道路。

历史教育是形成国家意识的重要一环,通过回顾历史,培养受教育者的公民意识,民主意识,和民主行为 —— 这样就要正视自己的历史,包括非常黑暗的历史。比如加拿大,在历史教育中,不会回避问题,没有不敢谈的话题,勇敢面对,而不是遮掩或是否认。当然,历史教育另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如何面对历史上的黑暗,有些非常敏感的问题,宗教、种族、性别等,过去是怎么对待这些问题的?这是大家可以讨论、辩论的。
引自 赖小刚

他还表示,加拿大历史教育是开放性的,它对教育的要求就是,你以民主的观点,民主意识,和学生进行讨论。加拿大对待历史的态度让它成为了西方国家中,自由民主、保护少数民族权益中最进步主义的社会之一。

在加拿大历史上,对待原住民可以说是其中最为黑暗的一章。

2008年,时任加拿大总理的史蒂文.哈珀代表加拿大政府正式向原住民社区道歉、赔偿,并且成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具体查明在原住民寄宿学校究竟发生了什么,提出修改建议,以期永远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这个委员会历时6年,听取了6700多人作证后,于2015年6月公布了调查报告。

同时,报告还提出94项建议,以达到真正的和解与治愈。

报告中,委员会将加拿大的原住民政策定义为文化灭绝,整整七代印第安人的族裔认同被抹去,寄宿学校制度自创立起就是有意识的灭绝文化政策的一部分。在“强迫同化“的过程中,原住民失去了自己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对原住民社区的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

目前仍在世的前寄宿生大约有八万人。

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

自1883年开始建立,最多的时候加拿大全国有80所寄宿学校(1931年)。寄宿学校制度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基本上被废弃,但是最后一所寄宿学校到1996年才正式关闭。

总共有15万原住民儿童被送往寄宿学校,当中有些是强迫被从父母身边带走。委员会的调查显示,有3万8千寄宿学校原住民儿童遭到性侵和精神虐待,大约有6千学生死于寄宿学校 —— 截至去年九月,原住民社区在不同寄宿学校旧址上,发现了1300多个未标记的坟墓。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已整理出3200名死者档案,但这个记录是不完全的,因为教会以及加拿大政府曾经大量销毁,因此记录工作还在继续。

阿尔伯达省的一个原住民寄宿学校。

阿尔伯达省的一个原住民寄宿学校。

照片:Radio-Canada / Archives de l’Église Unie du Canada

为何中国对待历史的态度不一样?

加拿大皇后大学历史学客座教授赖小刚。

加拿大皇后大学历史学客座教授赖小刚。

照片:Li Hongyan

赖小刚教授用了一个有趣的比喻,历史学家就像侦探,政府就像罪犯 —— 无论东西方什么样的政府,都会犯下错误甚至罪恶,历史学家要把这些不好的事件挖出来,而历史上做的坏事,是掩盖不了的,因为总会留下痕迹和记录,留下蛛丝马迹,问题是,你如何面对这些错误,坏事,甚至罪恶

加拿大这样的民主社会,它有一个监督和修正的机制,在这个基础上,让犯罪者负起责任,也尽量保证错误、罪恶不再重犯。

相比之下,他提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政府对待历史,尤其是历史黑暗面,态度和做法就完全不同。

他特别分析说,上世纪八零年代,中国共产党曾经召开四千人中共党史大会,有过如何对待历史问题的大讨论,比如如何对待十年文化大革命,以及造成千万人死亡的大跃进导致的大饥荒。

当时的领导人邓小平最后的结论是,党史问题宜粗不宜细,因为他意识到,一旦否认了毛泽东,整个政党可能会垮掉。在他定下这个主调之后,对中共建国之后历史事件,尤其是黑暗面的研究与讨论就渐渐不再受到鼓励支持。

中共对历史问题非常敏感,因为无法面对自己的历史而变成了禁忌。它常常是把自己的历史神话了,变成神话之后,就需要保护这个神话,不能被人击破。但问题是,你的这个神话里,千疮百孔 —— 历史有其多样性、无限性、和连续性,所以,是遮挡不住的。
引自 赖小刚

赖小刚教授引用普林斯顿大学著名历史学教授斯蒂芬·科特金(Stephen Kotkin)的说法,列宁主义政权是一个完美结合体,完美到没有任何人可以修改它,一旦有人企图修理,整个机体就崩溃了。而中国共产党的状况就是如此,你想改变一个历史,就可能带动一片,造成整个机体崩溃。所以,你不能用历史来反对我,因为一旦历史反对当权者的时候,它的力量非常大,可能造成整个政权的崩溃。

而中共对待历史的态度又对当下的政策产生了影响,甚至会重蹈覆辙。

赖小刚教授以新疆维吾尔政策为例,认为当下习近平时期的强硬政策是野蛮的,是蛮干,是会带来反噬的 —— 已经在全球引发抗议。目前,西方媒体揭露出的集中营和其他的强迫同化政策,就没有接受历史的教训,也完全没有听取当地七十年来治理的经验。

一位女性抗议中国对待新疆维吾尔人的做法。

一位女性抗议中国对待新疆维吾尔人的做法。

照片:Reuters / MURAD SEZER

如果没有行动,道歉就只是一句空话

周一教皇方济各的道歉发言之后,原住民社区的反应不尽相同。

有原住民认为,教皇的道歉是一个很好的对事件的结束,希望翻过这一页,生活还是要继续。

但也有人表达失望,认为教皇没有以整个天主教会的名义来道歉,没有提及教会是加拿大原住民遭强迫同化的共同设计者,道歉声明中也没有提及对原住民寄宿学校孩子们的性侵,同时,教会方面至今还没有完全公布或是交出有关寄宿学校的文件和记录。

也有原住民认为,对不起可以是个非常强大的此,但如果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它就只是一句空话。

加拿大总督玛丽.西蒙(Mary Simon)是第一位担任总督职位的原住民人士,她在教皇道歉后发表声明,称历史的真相很难直面

对原住民来说,这(教皇道歉)既不是治愈之旅的开始,也不是结束。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扪心自问:我们下一步想去哪里?我们想成为谁?
引自 加拿大总督玛丽.西蒙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