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音乐

【专访】蒙特利尔国际爵士乐节今天开幕;萨克斯风乐手杜家辉:我的音乐一直在向爵士乐灵魂致敬

杜家辉在现场演奏。

杜家辉在现场演奏。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Jacob Do

RCI

“我从很小就找到了我一生的爱,那就是音乐”;本周日,亚裔萨克斯风乐手杜家辉与他的乐队现场表演。

第42届蒙特利尔国际爵士音乐节(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Jazz De Montreal) (新窗口)今天开幕,音乐节将会一直持续至7月9日。

两年疫情之后,蒙特利尔爵士乐节全面回归现场。疫情前,它是一年一度的城中盛事,在艺术中心广场附近,从下午直到深夜,有现场各类爵士乐队表演,以及附带的饮食、娱乐、游戏等活动,老少皆宜,令很多人期待。

本周日,也就是7月2日下午5点,亚裔萨克斯风乐手杜家辉(Jacob Do) (新窗口)将与恩师、著名萨斯克风演奏家Rémi Bolduc联袂现场表演。

杜家辉与Remi Boldduc联袂五重奏 (新窗口)

Jacob Do Quintet Featuring Rémi Bolduc
Jacob Do - 次中音萨克斯风(Tenor Saxophone)
Rémi Bolduc - 中音萨克斯风(Alto Saxophone)
David Rourke - 吉他(Guitar)
Carlos Maldonado Cisneros - 贝斯(Bass)
Daniel Verdecchia - 鼓(Drums)

而杜家辉也期待在疫情之后和大家现场见面。

对我来说,爵士绝对诞生于美国黑人的苦难与挣扎之中,是真正是黑人音乐,正如各个民族都有它自己的音乐。而它的核心是:庆祝个体精神,创造力,和经由合作产生的美妙音乐。所有的乐手走到一起,不管他们的背景和经历,发挥你自己优势的一部分,然后默契合作
引自 杜家辉

首届奥立佛.琼斯奖获得者

今年22岁的杜家辉曾于2019年获得了蒙特利尔国际爵士音乐节设立的奥立佛.琼斯音乐奖,Prix Oliver Jones

这个奖每年颁发给一位有潜力的年轻爵士乐手,杜家辉是这个奖项的第一位获奖者。

他表示,那是自己爵士乐生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并不是仅仅因为奖项,还在于他因此得到了更多的机会。

原本,得到奥利佛·琼斯奖的年轻音乐人可以得到第二年在蒙特利尔国际音乐节上表演的机会,音乐节还会协助其巡回演出。

为此,杜家辉做了大量的准备,包括他创作和录制的音乐,以及与乐队的排练。

可惜,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然来袭,一切戛然而止。

今年,蒙特利尔爵士音乐节海报。

今年,蒙特利尔爵士音乐节海报。

照片:Radio-Canada / FIJM webstie

就连麦吉尔大学也停止了校园课程,他于是回到了埃德蒙顿家中,依靠网络完成了最后一年的学习,并在2021年的4月毕业。

这两年对我们音乐人是非常困难的,有一年多的时间,我只能是网上上课,一切都停滞了,演出活动不断被取消。但我一边工作,一边随时准备着回到舞台。
引自 杜家辉

本周六,他先是会在埃德蒙顿的爵士音乐节上表演;第二天一大早坐飞机抵达蒙特利尔,准备当天下午的表演。

好在,他和乐队成员合作多年,非常熟悉彼此,这次演出大部分曲目是杜家辉和他的乐队为2019年巡回演出准备的。

杜家辉表示,能够回到现场演出非常开心,而且还能够与Rémi Bolduc同台,令他心存感激。

Rémi Bolduc是少年成名的著名萨克斯风演奏家,同时,在麦吉尔大学教授萨克斯风超过三十年。

杜家辉称,他是自己爵士乐的领路人和最大的灵感。

当年正因为对Rémi Bolduc的喜爱,他最终选择麦吉尔大学音乐系。而在几年的学习过程中,Rémi Bolduc非常热心、非常开放、非常耐心,给了杜家辉最需要的帮助,也彻底改变了他追寻爵士乐之路。

杜家辉也感谢蒙特利尔爵士乐圈子所营造的相互鼓励支持的氛围,认为这非常罕见,尤其是在支持有才华的年轻人,为他们创造机会方面。

我内心的爵士乐

杜家辉坦陈,爵士乐内在的灵魂是黑人的历史,痛苦,个人经历、与天才造就的,作为一个亚裔音乐人,直到现在,他也依然在寻找与爵士乐灵魂的连接。

我一直牢记的一点是,无论是表演的时候,还是在创作的时候,作为生长在与爵士乐完全无关环境下的我,尊重每一个爵士乐前辈,每一个为爵士乐做出贡献甚至奉献一生的音乐家 —— 我听到过太多的故事,他们要忍受的痛苦与不公。所有黑人音乐人过去,老实说直到现在,也依然面临着歧视。我需要尽我所能去理解,他们的人生是怎样的,这样的人生又如何影响了爵士乐创作与演奏。
引自 杜家辉

进入麦吉尔大学音乐系的时候,杜家辉只是单纯热爱萨克斯风,喜欢爵士乐,但是和老师、同学、及其他黑人音乐人的交谈令他意识到,自己必须重新审视和靠近爵士乐的灵魂,向那些爵士乐成长与发展铺路的前辈致敬,成为了他音乐的中心价值观。

杜家辉同意,在爵士乐圈子里,亚裔比较少。

他认为,这可能与亚裔家长理想中音乐的专业性和完美有关,所以,很多亚裔演奏古典音乐,但是,爵士乐是完全不同的 —— 爵士乐是自由的,它是即兴的,它可能不是完美的。

同时,黑人文化与亚裔文化迥异,之间分歧很大,没有太多的重叠。

对音乐的爱与生俱来

杜家辉生长在加拿大西部的埃德蒙顿市,他的妈妈来自中国广东,父亲是来自越南的难民 —— 十岁时随着家人逃离越南,定居加拿大。

在杜家辉四岁的时候,父母送他去学钢琴。家里没有人从事音乐,只是觉得孩子应该受到一些音乐熏陶,但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他感谢当时的钢琴启蒙老师,她并不仅仅是介绍古典音乐,也会让孩子们了解各种不同类型的音乐,激励他们尝试。她让年幼的杜家辉意识到音乐在他生命中的重要,同时,还教会他对待音乐的认真努力的态度。

12岁的时候,杜家辉在中学第一次见到萨克斯风,也是“一见钟情”。

我很快喜欢上了萨克斯风,这个非常神秘的,我从未接触的乐器。那令我着迷而且激动,这个与我之前的古典音乐训练完全不同。每天放学,我总是把萨克斯风从学校带回家,便于练习;我每天早上也练习,不是因为有人督促或是强迫我练习,我就是喜欢,我很享受拿到一手曲子,从陌生到熟悉、掌握,赋予音乐生命的那个过程。我想,我从很小就找到了我一生的爱,那就是音乐。
引自 杜家辉

不过,喜欢音乐、有音乐天赋,到真正成为一个音乐家,还是有很漫长和艰难的路要走的。

杜家辉和他的萨克斯风。

杜家辉和他的萨克斯风。

照片:Radio-Canada / Conor Nickerson

和典型的传统亚裔家长一样,他的父母亲一直鼓励他学习音乐,为他的音乐成绩而开心,尤其是他的妈妈,可谓他“最大的支持者和乐迷”。

但是,当他说要把音乐作为自己的职业的时候,他的父母非常犹豫,因为做艺术家太难太不稳定了。

当时,阿尔伯达大学的工程系也录取了他。

他回忆起第一次来蒙特利尔,参加音乐系的专业考试。父亲陪同他前往,两人见到一位大学的萨克斯风教授,结果,他父亲发问:音乐系的孩子毕业之后,是不是还会继续深造做其他的事情,比如成为医生?

可见,他内心仍然期望,儿子尝试了音乐之后,可以继续去圆做个医生的梦想,甚至到现在,父母还依然为他感到担心。

杜家辉表示,新冠疫情以来,音乐人、音乐表演非常困难,很不容易。

他始终知道,音乐是他一生的最爱,他渴望成为专业萨克斯风演奏家,但也意识到,应该保持开放的心态,准备迎接生活中其他的机会。

Vue aérienne d'une foule sur la place des Festivals, par un soir d'été.

往年的蒙特利尔国际爵士音乐节,艺术中心广场可以有上十万观众聚集。

照片: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jazz de Montréal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