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社会
  3. 移民

【专访】埃德蒙顿唐人街两位遇害者之女分别追忆父亲:他们一生辛劳,给了我们全部的爱,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

今年五月中旬,埃德蒙顿唐人街发生恶性凶杀案,64岁的庄志雄,(Hung Trang,右),以及61岁的黄福斌(Ban Phuc Hoang)被杀害,引发全城震动。

今年五月中旬,埃德蒙顿唐人街发生恶性凶杀案,64岁的庄志雄,(Hung Trang,右),以及61岁的黄福斌(Ban Phuc Hoang)被杀害,引发全城震动。

照片:Radio-Canada / Hoang&Trang families/Yan Liang/RCI

Yan Liang

父亲节将至,但在埃德蒙顿, Christina Trang和Jolie Hoang却永远失去了与父亲欢庆的机会。

5月18日下午,Christina的父亲,64岁的“理械汽车服务员工庄志雄(Hung Trang),以及Jolie的父亲,61岁的环球电业影音”老板黄福斌(Ban Phuc Hoang),分别在埃德蒙顿唐人街店内遭人杀害。

事件发生之后,引发唐人街以及整个埃德蒙顿市的震惊。

5月底,埃德蒙顿市议会就唐人街安全问题举行公开听证会,并提出拨款加强警察巡逻等措施。但是对两位受害者的家人,这个答案远远不够。

Christina Trang和Jolie Hoang (新窗口)强忍悲痛,决定接受加广中文台的专访,因为“不希望父亲的悲剧发生在其他任何人身上,这种痛苦,我们不希望其他人经历”。

她们也希望更多的人能通过她们的讲述更加了解自己的父亲 —— 一如每个移民背后的辛酸与坚韧。

警方最新信息令家人更加崩溃

上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等媒体报道了案情最新进展:现已被指控两项二级谋杀以及抢劫的Justin Bone有很长的违法记录,事件发生之前,他几次违反了假释规定,但皇家骑警(RCMP)没有对他进行拘留,而是把他放回了埃德蒙顿市区,要他自行寻找相关机构的帮助。

三天后的下午,他在唐人街先后杀害了独自在店内的黄福斌,以及工作中的庄志雄。

Christina告诉记者,家人为父亲举行了丧礼,她在市政府的听证上,也做了发言,要政府采取行动改善唐人街的治安。但这最新的消息,令家人非常震惊、非常失望,警方一直了解这些情况吗?为什么此前没有和家人透露?

Jolie则告诉记者,这条新闻彻底击垮了她和母亲,无论如何无法接受。每个晚上,她都会不由自主会想起,和母亲去商店认领父亲遗体的场面。她们在车上等了好几个小时,外面还下着雨,等来的却是父亲离世的噩耗。

那个我从小长大的商店成了犯罪现场,警方走了之后,犯罪痕迹还在,父亲的血迹还在 —— 需要我们找人来清理。现在,清理完毕,但依然能看到一些痕迹,我现在根本无法进入那个商店了,不能忍受走进去。
引自 Jolie Hoang

本周末,正值一年一度父亲节,但她们永远失去了与父亲欢庆的机会。她们的父亲一生辛劳,给了家人全部的爱,原本到了退休颐养天年的时候,却被如此残忍杀害,这究竟是为什么?

她们追问,如果埃德蒙顿市政府早些重视唐人街的安全,是否可以避免这一惨剧?

埃德蒙顿唐人街转型联合会(Chinatown Transformation Collaborative, CTC)的负责人Hon Leong 告诉加广记者,事件令他非常失望,唐人街被忽略的太久太久了,现在是时候正视警方和政府在唐人街治安方面存在的问题了。

他还批评说,政府将太多的社会服务机构,尤其是大型的为无家可归者和瘾君子等提供服务的机构,集中设立在了唐人街附近,他呼吁去中心化

庄志雄与太太的结婚照。

庄志雄与太太的结婚照。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Trang Family

Uncle Ben把卡拉OK带到了埃德蒙顿

Jolie对记者讲述了父亲黄福斌的人生经历。

黄福斌出生在越南,是家中的老二。18岁的时候,他主动选择离开越南,并最终抵达加拿大。

我现在回想,父亲一生都是辛苦的。他在越南经历了动荡,刚到加拿大的时候,要自学英语,做所有能够找到的工作。最初,他在麦当劳工作,没有钱买冬天御寒的大衣。在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他要把塑料垃圾袋或是报纸裹在身上,走路去上班。就这样,他把挣到的钱寄给家里,并把家里的两个弟弟、两个妹妹,还有父母亲接到了加拿大。
引自 Jolie Hoang

在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Jolie和妈妈发现了父亲保留下来的两封信。一封是父亲的弟弟写来的,告诉他,家里收到了寄来的钱;另一封是告诉他,正在办理移民加拿大手续 —— 黄福斌把这两封信保存至今。

Jolie说,我的父亲非常勇敢,或许用勇敢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个性。

在她的记忆中,黄福斌非常热爱生活,热爱他做的事情。

他在唐人街开设环球影音店已经有三十年历史了,是最早把卡拉OK带到埃德蒙顿的人,唐人街几乎没有人不认识“Uncle Ben,斌叔叔”的。

Jolie说,关于我的父亲,每个在埃德蒙顿的人都有一些记忆。

为纪念父亲,Jolie发起了GoFundMe (新窗口)计划用筹集到的钱,在夏天唐人街夜市期间,举办“卡拉OK大赛” —— 这是父亲最热爱的事情,希望能够每年都举行,也是对父亲一生最好的纪念。

同时,她希望借此改变大家对唐人街的刻板印象,吸引更多的人来唐人街,改变目前鬼城的现状,

正在上大学的Jolie还希望进入兽医专业学习,那样的话,她还要六、七年的时间才可以毕业。这个GoFundMe筹款中,有四分之一用于她未来的教育。

未注明时间的照片中,黄福斌与妻子抱着还是婴儿的Jolie Hoang,背后是环球影音公司原址。

未注明时间的照片中,黄福斌与妻子抱着还是婴儿的Jolie Hoang,背后是环球影音公司原址。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Jolie Hoang

他是最慈爱的父亲,我每天都很想念他

Christina也向记者讲述父亲庄志雄的人生。

庄志雄是越南船民,18岁时只身逃离了越南。

我听到过他在船上的经历,在海上漂了三十多天,没有足够的饮用水和食物。他历经万难才抵达加拿大。来到加拿大之后,他就开始工作,做能够找到的一切工作。他是家里的老大,凭借一个人,他慢慢把八个弟弟、妹妹,加上父母,接到了加拿大。在他的葬礼上,我姑姑的儿子说了很多,感谢我父亲让全家能生活在加拿大,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了机会,展开新生活。他还记得,我父亲曾经是全家人的经济支柱,在亲戚们初来乍到的时候,他为所有的人提供吃住。
引自 Christina Trang

在Christina的记忆中,她有世界上最慈祥的父亲。

因为母亲要工作,我爸爸扮演了父亲和母亲双重角色。他是那个为我和妹妹准备午饭的人,会把削好的水果放在冰箱里等我们回去吃。我父亲送我们去各种课外活动,送我们去学习游泳。每个家庭里,父母都会分别扮演好警察和坏警察的角色,我父亲是那个好警察。我妹妹有个儿子,现在16个月了,我爸爸花了好多时间和他在一起,成了最好的朋友,他非常爱这个小外孙,亲戚们都很赞叹,因为看到我父亲完全不同的一面。
引自 Christina Trang

对Christina一家人来说,现在最担心的是年迈的奶奶,怎么接受大儿子去世的消息。

庄志雄怀生前抱小外孙与太太以及两个女儿合影,右边为Chiristina Trang。

庄志雄生前怀抱小外孙与太太以及两个女儿合影,右边为Chiristina Trang。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Christina Trang

唐人街不再是我们长大的唐人街

Christina和Jolie都告诉记者,她们几乎是在唐人街长大的。

Christina说,父亲永远告诉她和妹妹,要努力工作。小时候,父亲有过一个餐馆,就在唐人街附近。父母会带着姐妹俩去工作,那时她才九岁,她的妹妹六岁。

如果你和唐人街附近的人聊起来,他们都会记得我们,因为那间餐馆。我是那个当服务生的小女孩,我妹妹是那个在收银台后面睡着了的小姑娘。这是个家庭经营的餐馆,要花费很多的时间经营,很多工作。我们和他们一起离开家,去采购食材,然后去餐馆,准备一天的工作,待到餐馆关门,再一起回家。从小到大,我的父母一直告诉我们,要努力工作,我永远不会忘记他教会我的事情。
引自 Christina Trang

而Jolie回忆说,父亲的音像店名字叫做环球影音,所以,唐人街上的人戏称她为“环球女”。

她父亲的商店最早是在马路对面的一个商场里,楼上有一个广东早茶餐厅,食客会常常把她叫上去,给她吃点心。

她笑说,现在很难想象像我父母那么信任周围的人。那时候,我们大家都相互认识,大人带着孩子在唐人街闲逛。

但唐人街的治安在过去的十年间变糟,她们都深有体会。唐人街不再令人感到安全,疫情加上治安,那里的小生意也难以为继,整个唐人街几乎变成了一片鬼城

这已经不是我们儿时长大的唐人街了,时常发生各类不同的治安事件,偷盗、纵火、毁坏,但没有人真正关注。现在,我们又失去了社区两位重要的朋友,令我非常难过。如果我们希望全社会听到我们的声音,唯一的方法就是亚裔团结在一起。
引自 Hon Leong

庄志雄与黄福斌两位先生遇害事件带来了很多对警方对社区的疑问,他们的家人和整个唐人街都希望得到答案。

本台将继续跟进事情进展。

黄福斌在介绍他的卡拉OK设备,埃德蒙顿很多人因为卡拉Ok而认识他,记得他,称他“Uncle Ben”。

未注明时间的照片中,黄福斌在介绍他的卡拉OK设备,埃德蒙顿很多人因为卡拉Ok而认识他,记得他,称他“Uncle Ben”。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Jolie Hoang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