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社会
  3. 移民

【专访】昌西:过去十年,不停润来润去,只为找到适合的生活

"润"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物理移动,它要牵涉的事情非常复杂。

Justin Trudeau au défilé de la fierté gaie

2016年7月3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参加多伦多同性恋骄傲大游行

照片:Reuters / Mark Blinch

Yan Liang

"润"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物理移动,它要牵涉的事情非常复杂。

最近,因为中国的清零政策,润,Run成为了一个热门的词汇。

人们为什么的过程中经历了什么?

加广中文台想听到你的经历,可以发邮件与我们联络:China@rcinet.ca (新窗口)

昌西目前是一位尽职调查员,居住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

2012年,他随着父母移民加拿大,并在多伦多大学完成学业,2017年,他回中国,但在一年后,又重新回到了加拿大。

在润学成为中国网络热议话题之后,回想过往十年的经历,不禁感叹,整条道路中无时无刻可能面对的挑战和困难。实现身份转变的整个过程,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引自 摘自昌西的自述文章

(昌西谈“润”视频)

我一直希望能融入多元的加拿大社会

回忆自己的移民之路,昌西记起2012年,还不满18岁的他和父母一起抵达加拿大西岸的温哥华。

那时候还没有这个词,但他的父母似乎是下定决心,至少要让自己的孩子有离开中国学习生活的可能性。

在办理移民手续的三年里,他们对昌西说,如果移民不成,以后也还会把你送出国读书。

而父母的这份执着又大约可以追溯到更早的2006年。

那一年,昌西的母亲在美国做了一年访问学者,西昌也跟着在美国上学。

那时候,他十二、三岁,正是世界观形成的关键时刻,这一年的经历对他的影响很大。

而且,2012年,我和家人移民的时候,流行一种说法,就是“世界公民”,感觉大家可以去世界各地。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都是一个很开放阶段,大家希望消除壁垒,团结起来。
引自 昌西

选择政治学和经济

上大学的时候,他看到华裔学生们大部分的学业选择方向,希望自己能有所不同,尝试一些自己之前没有机会尝试的事情,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所以,在多伦多大学,他选择了政治学和经济,而研究生的方向是劳工关系和人力资源,这是他自己非常感兴趣的职业方向。

他的父母在他的专业选择上表现得很开明,他已经成年,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己认可的事情,而不需要为了生计去选择一个不喜欢的事情。

我希望融入社会,接触各种不同族裔的人,毕竟我们是在加拿大,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对自己未来的设想也更倾向于这个。但是在毕业之后才发现,这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
引自 昌西

不过,当他研究生毕业,真正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才发现,现实的是残酷的。

2016年5月,他研究生毕业之后半年时间里,昌西向不同的公司、政府部门等发出了上千份求职简历,都石沉大海。

以前,谈及移民找工作,人们总会说,英文很重要,但现实让他明白,这个过程要复杂得多。

他受访时也描述自己求职过程中犯过的错误,比如曾穿着西装前往COSCO超市应聘,而且简历上写明自己是研究生毕业 —— 面试结果可想而知。

最终,他在另一家超市找到了工作。

不过,二十多天后,他就辞职了,因为感觉,这会影响其他的求职机会。

机缘巧合之下,2016年年底,他在一位朋友的引荐下,加入了中国国内一个门户网站,负责头版的编辑和编译工作。

回北京

对昌西,北京有很舒适的一面,地铁发达,朋友圈其实也不小,夜生活更加热闹,还能吃到不同的中国特色美食。

但入职没有多久,他就发现,加中两个社会还是很不同的,尤其是在媒体。

比如,北京网信站和国家网信站是有专人监督他任职的门户网站每天新闻的内容,每篇文章的浏览量等。

空间在不断缩小,我感觉,就像你在搭一个积木,你看到它可能会塌,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真的塌掉,你只是知道这是一个必然的事情。
引自 昌西

刘晓波之死

2017年的7月13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刘晓波在北京去世,这成为了昌西最后决定再次回加拿大的导火索。

他介绍当时的情景,刘晓波癌症晚期,在中国医科大学保外就医。

在大学网站上,有一个很小的位置,每天更新刘晓波的病情 —— 昌西一直关注着。

但突然有一天,更新没有了,当然,如果一个人死去了,也就没有什么病情更新了。

外国媒体上相关的报道已经是铺天盖地;而他供职的网站,早已经接到命令:不许报道。

他说,那天北京下着小雨,他走出办公室,认定自己不能在这样的环境待下去了。

紧接着在2017年底,北京发生了大规模清退事件,也就是媒体上提及的清理低端人口

他的一些朋友要连夜搬家,找新的住处,买新的东西,这让他更加震惊、不可接受。

从那个时刻,到今天的清零防疫,比如密接隔离,孩子和父母分开,宠物被消杀等,如果说刘晓波之死和普通人还有些距离的话,那现在,你就没有不在意公共事务这样的一种奢侈,如果你只有一本护照,你没有选择。这已经超出了个人好恶,因为这些事情对于我是关乎生计的。不能说那些在北京生活了多年的人被赶出去与我无关,因为从本质上,在北京市政府的眼中,我和他们也没有什么区别。
引自 昌西
Protesters mourn jailed Chinese Nobel Peace laureate Liu Xiaobo during a demonstration outside the Chinese liaison office in Hong Kong, Thursday, July 13, 2017. Officials say China's most prominent political prisoner,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Liu Xiaobo, has died. He was 61. (AP Photo/Kin Cheung)

2017年7月13日,香港民众自发悼念刘晓波。

照片:The Associated Press / Kin Cheung

再次到了渥太华

在北京工作了一年之后,昌西搬回到了多伦多。

但接下来的求职之路依然不顺,就算他在中国门户网站发表过文章,在主流英文媒体上发表过评论,也没有让他顺利在加拿大英文媒体找到工作。

他曾在多伦多度过了大学时光,但这个城市让他没有归属感。他曾经试图在多伦多买一套住宅,但是房价高得惊人。

他再次想到到加拿大其他城市。

他说,现在看,那是一个放弃舒适圈的决定。经过对加拿大一些城市的分析之后,他决定去距离多伦多比较近的渥太华试试看。

作为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是政府部门最多的城市,而这恰好和昌西专业的背景更加吻合。

2019年初,在朋友圈,他看到现任联邦议员董晗鹏(Han Dong)发的一条消息,联邦议会需要特别助理 —— 昌西抓住了这次机会。

昌西说,到渥太华与找到议会特别助理的职位毫无关联,因为他在2012年就曾为董晗鹏竞选省议员做过义工,挨家挨户敲门与选民沟通。

在润之前,我们都说向往民主自由,那什么是民主自由?我就很好奇,所以想先体验一下民主 —— 在民主选举过程里,我们为什么要挨家挨户敲门?我在大学学习的都是理论,但很多竞选具体的操作,都是和董议员敲门过程中得到的。
引自 昌西

2019年四月,他得到了联邦议会幕僚的职位。而且,很快参与了当年的联邦大选的准备工作。

两年之后,他认为,自己在议会山的工作有了一个瓶颈,而且,有了更好的机会,包括在收入上,于是再次跳槽到了现在的公司。

不那么简单

尽管自己有如此丰富的经历,昌西也会建议周围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他始终认为,移民并不是物理移动那么简单:

如果因为最近的清零政策和自己的个人权利受到侵害而想要润,我觉得就像是美国大选之后,很多人说要移民加拿大,但实际数字很少。

润不是简单地说,离开一个地方,润包括文化融入,生活方式,对自己定位的取舍。如果现在才来思考这个问题,其实可能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移民并不是一个很轻松的决定,不是一个每个人都能成功的道路。
引自 昌西

(昌西访谈更多内容,请点击YouTube频道 (新窗口)。)

以上内容仅代表嘉宾观点,不代表本台意见。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