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科学
  3. 移民

【专访】心理咨询师Steve: 我看到了他们的挣扎,急需帮助 |香港人在加拿大之二

2019年6月,一名戴着口罩的抗议者在香港立法会大楼附近走过,抗议引渡法案。

2019年6月,一名戴着口罩的抗议者在香港立法会大楼附近走过,抗议引渡法案。

照片:Reuters / Tyrone Siu

RCI

Steve:回看香港,心情复杂;目前唯有努力为需要心理辅导的香港年轻人提供帮助。

在香港,Steve曾是一间公立医院的心理辅导师;去年10月,他离开香港抵达多伦多,一方面继续自己的社工与心理健康的学业,一边帮助以救生艇项目来到加拿大的香港年轻人。

本周,他接受了加广中文的采访,讲述他在两边的所见所闻,以及自己的经历。

我看到了他们的挣扎

Steve目前在安大略省一间华裔家庭辅导机构家和专业辅导中心(CFSO) (新窗口)担任心理辅导师,他接触了大批来自香港年轻人。

他表示,自己观察到,很多来到加拿大的香港年轻人正遭遇困境,需要政府和社区的帮助。

首先是他们在经济上遭遇困境,比如一些人年纪很小,甚至中学还没有毕业,更没有在加拿大工作的经验,找工作谋生是首要的困难。比如,没有当地信用记录,他们租房子买车等都是问题。

我现在跟进一些个案,这些香港年轻人身上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疏离和焦虑,无法集中精力等。这与他们在2019年的香港社会运动中的经历有关,比如曾经被警察逮捕,被警察殴打,有些目睹了周围同伴受伤,都会留下很大的阴影。但目前,他们还做不到坦然讲述自己的经历—— 因为能坦然面对过往的心理创伤,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引自 Steve

他举例说,有些人向他讲述,每天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在香港抗争过程中的遭遇。再加上没有工作,没有家人,缺乏心理支援,天气寒冷,疫情无法出门等等,让他们的心理健康更差。

在这种状况下,有些人就算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或是开始读书,也会出现无法集中精神学习,无法长期保持一份工作的问题。

设立香港人互助小组

Steve表示,自己任职的家和家庭辅导中心是安大略省唯一的提供粤语心理辅导服务的机构,从这个角度来说,政府给这批香港年轻人提供的帮助不够。

他们中大多数是以学生签证或工作签证来到加拿大,在拿到永久居留权(PR)之前,很多本地人享有的政府服务和福利,他们是无法享受的。所以目前,他们得到的帮助主要是来自社区、志愿者、和社工服务机构。比如,一些香港老移民帮助他们找房子,找工作,提供信息等;或者是教会,提供暂时的帮助。

去年,Steve参与家和的项目,建立了一个香港年轻人群组,主要是有相似背景的年轻人,可以让他们有围炉倾计,分享经历的机会。

他说,到去年底,这个香港人帮助小组已经有四、五百人参与了,而可能还有很多人因为不熟悉而没有加入,可见需求量重大。

第一,这个小组让他们觉得不孤单,因为大家处境相同;第二,小组提供信息,如果遇到问题,有些什么渠道可以求助;第三,一些实际的问题,找工作,找房子,读书等,他们可以相互交互联络方式,自发的分享。就是希望让这些人了解到,你不是孤单的。
引自 Steve

Steve表示,这些年轻人比我勇敢。而这份共同的经历,加上自己来自香港,讲粤语,做起心理辅导时,大家同声同气,会比较容易获得他们信任。

家和中心信息。

家和中心信息。

照片:Radio-Canada

你是蓝,还是黄?

在香港,作为医院的心理辅导师,Steve留意到,2019年社会运动之际,很多人精神压力增加,不仅仅是年轻人,连他们的家长也是,再加上对社会感到失望的情绪等。

我观察到的现象是,年轻人非常害怕来医院。因为那段时间,医院通告,如果发现有病人身体出现特别伤痕,疑似参与社会运动痕迹,医护要做记录。就算病人不同意,都需要上报。这造成的局面是,抗议者非常担心前往医院。作为员工,你无法拒绝这些规定,但让病人和医护很对立。但实际上,这种不信任不仅仅在医生和病人之间,香港以前那种人与人的友善、信任也已经不复存在。
引自 Steve

他举例说,很多就诊的年轻人,会直接询问:你是蓝,还是黄?—— 蓝色代表亲政府,黄色代表支持社运。他们对医护的政治倾向,甚至是谈话时的用词都非常敏感。

就算在医院,同事间也需要小心,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哪句话会触碰敏感神经,导致秋后算账。

回看香港,心情复杂

Steve介绍说,自己以前住在元朗。2019年7月,著名的“元朗袭击事件”发生那天,他在事件发生前十五分钟刚经过了那个地方。

之前,我很多朋友会对我说,你不要穿黑色衬衫了,或是你不要穿白色衬衫了,我都没有太在意,不认为衣服的颜色会带来什么严重后果。但元朗事件之后,我忽然觉得,原来危险很近,会影响到你的安全,你就算不理会政治事件,都会有危险。
引自 Steve

现在回望香港,Steve心情复杂。

尽管面临很多作为新移民的挑战,我觉得我离开的决定是正确的。但同时,也有很多不舍,甚至内疚,觉得自己做了逃兵。香港的年轻人还在那里,医院的同事们依然要继续留在疫情前线,都让我觉得很内疚。一方面,我当然关心香港的一切,但另一方面,看了一些新闻常常让我夜晚失眠。
引自 Steve

在2019年社运活动中,他也有参与。此后,疫情出现之后,他和医护人员也曾参与罢工,抗议政府没有向他们提供足够的防护。但那时候,还是有一定的言论自由度的。

Steve始终认为,一个地方,要有不同的声音,才能越来越有活力,但现在的香港,管理越来越像大陆,已经听不到批评的声音了。

他还提及,大批受过教育、有能力的年轻人离开了香港,带来的影响,不言而喻。

Steve称,自己当下过得很充实,希望可以用自己在加拿大所学到的东西,继续帮助社区和有需要的香港年轻人。

世界宣布解封之际,香港宣布收紧疫情措施。

世界宣布解封之际,香港宣布收紧疫情措施。

照片:AP / Kin Cheung

(以上发言为嘉宾观点,不代表本台意见)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和图片版权属加广中文台,转载请给出本文链接和出处。

如有疑问,欢迎与本台联系:china@rcinet.ca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