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社会
  3. 移民

【专访】“政治即生活,生活即政治”|香港人在加拿大系列之一

在温哥华支持香港人抗议活动中,有人展示高举加拿大国旗的香港自由女神迷你塑像。

在温哥华支持香港人抗议活动中,有人展示高举加拿大国旗的香港自由女神迷你塑像。

照片:La Presse canadienne / DARRYL DYCK

RCI

“从未后悔参与香港抗议活动”;“想做一个令自己骄傲的加拿大人”

自《国安法》在香港实施,许多参与抗议的年轻人迫切希望离开香港。

去年,加拿大移民部两次推出专门针对香港年轻人的救生艇计划,符合一定条件的年轻人可以先取得工作许可来加拿大,然后,以读书或是加拿大工作经验转为永久居民(PR)。

这些依靠救生艇项目来到加拿大的香港年轻人,目前的生活状态如何?是否适应了当地社区?

本台将陆续推出“香港人在加拿大”访谈系列,今天的两位嘉宾是Chloe和Kay。

Chloe和Kay都是在半年前,通过救生艇项目前来加拿大的。她们年轻,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开放的心态,英语能力也好。目前,俩人都找到了相对满意的工作。

尽管已经离开香港,但她俩不希望暴露真实的姓名和身份,也不愿透露自己的职业等生活细节,显示过去两、三年,在香港的经历带来的担心和阴影。

Kay:从未后悔参与香港抗议活动

Kay大约半年前与男友一起来到加拿大多伦多,男友从事IT业,俩人很快找到了稳定的工作。

我在香港出生,香港长大,香港读书,香港工作,我爱香港,但香港和我长大的地方完全不同了,变化太大。我最近看到一些关于香港的新闻,包括疫情,会庆幸自己狠下心肠,尽早离开了香港。
引自 Kay

她说自己很幸运,首先是,他们以救生艇项目申请来加拿大的过程非常顺利。

再有,疫情期,旅行者常会遭遇航班取消、改期,以及政府疫情期入关政策可能随时变化等诸多不确定因素影响,她和男友却幸运地在加拿大开放海外人士入境的第一天搭上了航班。

此外,得到签证后,他们没有犹豫,选择尽快离开。Kay表示,有位朋友原本计划这个月底来加拿大,但因为香港疫情突然非常严重,出现了一系列限制行动的措施,加上朋友和家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很难说是否可以按计划离开。

2019年,Kay和男友都参与了当时的社运活动,男友还一度被捕,所幸没有受到起诉。

但《国安法》出台之后,他们常常提心吊胆,感觉说不定哪一天警察会忽然上门抓捕。于是,开始商议离开香港。

她称,父母并不希望她移民,觉得在香港她有很好的工作,而来到加拿大,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但她自己觉得,无法在继续若无其事的生活,香港的氛围让她顶不顺(受不了)。

我没有后悔,我始终认为,我们争取的是正确的东西,但没有争取到我们想要的,就要承受这个结果 —— 这个结果可能就是你要担惊受怕,甚至是离开香港,因为在香港太压抑了。
引自 Kay

Chloe:生活就是政治,政治就是生活

大约半年前抵达加拿大,经过四个月的工作培训,目前她已经找到一份有职业发展前景的工作。她表示,自己的情况有些特殊,希望取得加拿大工作经验之后,再看看如何可以拿到永久居民资格。

她自我介绍说,很小的时候随父母从中国内地移民香港,香港的生活是她熟悉和喜欢的。

2019年之前,她已经觉得香港距离心目中的理想居住地越来越远,有过离开的念头。而参与社运活动以及之后香港的变化令她加速了离开的决定。

幸运的是,她的父母也支持她的这个决定。他们唯一担忧的是,女儿要一个人漂洋过海,来到她从未踏足的加拿大,一个人面对生活的压力。所以,父母听到她找到了工作,一切都还稳定的时候,倍觉开心。

生活就是政治,政治就是生活,你分不开的,无论在哪里生活,生活大小事都与政治有关。比如,加拿大有全民医疗保障,加拿大社会有大爱,提倡各族裔间相互包容,这和我理想中的社会其实是更加吻合的,比香港更加吻合。
引自 Chloe
2019年6月,香港返送中抗议中,两位年轻领袖黄之锋和周庭召开记者会。目前,黄之锋依然在监狱,周庭前不久才获释。

2019年6月,香港返送中抗议中,两位年轻领袖黄之锋和周庭召开记者会。目前,黄之锋依然在监狱,周庭前不久才获释。

照片:The Associated Press / Kin Cheung

围炉倾计:慢慢愈合心理创伤

在多伦多,有一个香港年轻人的群体,他们有共同的经历和背景,会在节日的时候聚会,围炉倾计(聊天),相互支持。

Kay和Chloe也都得到了多伦多地区家和专业辅导机构(CFSO) (新窗口)的帮助,帮助他们适应新环境,和缓解过去两年在香港经历的心理影响。

Kay介绍说,家和的社工以及心理咨询师对他们这些心理创伤的人提供咨询,通常是几个人一组,分享自己的经历,比如社运活动中经受了什么,来了之后遇到什么困难之类,以此来缓解心理压力。

我觉得,和他们聊天是有很多帮助,当然很多问题也不是一次心理辅导或是社工可以解决的。不过,他们提供了一个方向,提供一个体系,一群人大家围炉倾计,让我们得到心理疏导。
引自 Kay

而对Chloe,她只身来到加拿大的,也没有亲戚和朋友。

她开玩笑说,到了二十几岁了,还要上网结识新朋友。

但参与家和的活动对她非常有益。比如,她也是经由家和的信息参加了培训,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工作。

家和中心信息。

家和中心信息。

照片:Radio-Canada

“想做一个令自己骄傲的加拿大人”

我希望成为令自己骄傲的加拿大人,不希望随随便便混日子,是想认真发展自己的事业。
引自 Chloe

巧合的是,在对比加拿大和香港时,Kay和Chloe不约而同提及,香港公共交通四通八达,而在加拿大,去哪里都离不了车。

俩人对加拿大共同的评价是:人们非常友善、平和、包容。

Kay介绍说,有一次开车出门,转弯的时候,车子陷在了沟里,有两个路过的陌生人过来询问,并最终帮她把车子推了出来。

而Chloe认为,加拿大没有什么自己不喜欢的地方,如果有,也只是自己需要时间区适应。

比如,在银行,她会好奇,为什么在香港很快可以办好的业务,在加拿大要好几个工作日呢?但转念一想,她觉得,如果自己不喜欢一个需要疯狂加班的工作,也不希望压力太大,那为什么要求在加拿大的其他人这么做呢?

此外,Chloe和Kay虽然新来乍到,但对加拿大特有的多元和包容氛围深感认同,并希望能够融入其中。

不希望只在自己的同温层。我明白移民经历是非常孤单和辛苦的,与自己有共同背景的人一起,能更加理解彼此。但我觉得,依然应该走出同温层,和我们不同背景的人接触,对于我的成长是很有帮助,可以带来新的看问题的角度,我鼓励所有人这么做。
引自 Chloe

希望继续帮助香港人

虽然离开了香港,但对香港的动态她们非常关注,也都表示,在未来,如果有机会,将帮助香港和香港人。

Chloe的看法是,移民加拿大之后,隔着一段距离看香港,感觉香港变得更加高压,甚至到了荒谬的程度。

最近几天,她关注俄国入侵乌克兰的新闻,感到就像在2019年,今天不知明天发生什么。

她希望在未来,个人生活稳定之后,可以找到一个自己擅长的方式,建立香港人可以聚集的社群,推广香港的文化。

而对于Kay,她希望的是,要尽力帮助那些依然留在香港的人。

有很多香港年轻人依然被逮捕被拘禁,没有机会离开香港。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她被逮捕、被投入监狱,但是没有任何媒体报道她的事情,因为她不是有名气的人 —— 我要帮助像她那样的人。当你认识这个人的时候,你就会为她的经历感到悲伤。
引自 Kay

后记:Chloe和Kay都同属于受过良好教育,头脑开放的年轻人,离开香港是因为目前紧张压抑的政治和社会氛围,她们喜欢加拿大的平和友善,希望融入多元社会中,成为“令自己骄傲的加拿大人”。

(以上发言为嘉宾观点,不代表本台意见)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和图片版权属加广中文台,转载请给出本文链接和出处。

如有疑问,欢迎与本台联系:china@rcinet.ca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