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社会
  3. 移民

【专访】社会心理学教授方德智:因控制吸烟研究成就获加拿大总督勋章;"科学是解药"

2014年,方德智教授在世界卫生组织研讨会上。(本人提供)

2014年,方德智教授在世界卫生组织研讨会上。(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RCI

“感谢第二故乡对我的肯定”;"我对科学最终获胜依然感到乐观"

加拿大著名社会心理学家、滑铁卢大学方德智教授(Geoffrey Fong) (新窗口)获得今年的加拿大总督勋章,Order of Canada的官佐勋章,以表彰他完善了对烟草产品危害的研究、及减少全球烟草流行,所做出的贡献

本周,方德智教授接受了加广中文(RCI)的访问。

方教授侃侃而谈,从个人家族经历、自己的研究成果,谈到对科学终将取得胜利的乐观态度。

感谢第二故乡对我的认可

加拿大总督勋章是对其公民在加拿大或整个人类服务所获得的特别认可,对他们的杰出服务进行表彰。

加拿大勋章共分同伴(Companions)、官佐(Officers)、和员佐(Members)三级,其中同伴为最高勋章,官佐次之。

我出生在美国,能够得到加拿大总督勋章,感觉非常特别,也很荣幸,这是我的第二故乡对我的肯定。
引自 方德智

方德智教授出生在美国俄亥俄州,10岁随家人移居旧金山。

他本科毕业于斯坦福大学,于密歇根大学得到心理学硕士学位。之后,曾在西北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的心理学系任教。

1988年,他接受位于安大略省的滑铁卢大学邀请,加入公共卫生学系担任心理学教授。

他称,离开普林斯顿加入滑铁卢主要是因为,滑铁卢大学在社会心理学方面享有国际盛誉,拥有顶尖的社会心理学研究机构,而且他的同事们都非常杰出,对他的研究非常支持。

方德智教授还介绍,自己出生于一个学术世家,他的外祖父毕业于清华大学,曾在美国和加拿大求学,是中国第一位神经外科医生。1948年末,逃避共产革命而离开中国,回到了美国旧金山。

2017年,方德智教授与团队在香港就ITC研究接受媒体采访。(本人提供)

2017年,方德智教授与团队在香港就ITC研究接受媒体采访。(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国际烟草控制项目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吸烟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可预防性死因,每年有830万人死于吸烟。同时,烟草给全球经济造成的损失每年为1.4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1.4%。

为应对烟草带来的全球健康危害,世界卫生组织制定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FCTC》,有160多个国家签署了公约,于2006年3月正式生效。

2003年,在FCTC正式生效前三年,方德智教授领导下的团队在滑铁卢大学设立了国际烟草控制项目,ITC。 (新窗口)

他们的目标是在世界范围深入了解吸烟习惯和趋势,以及各国控制烟草政策的效果,通过科学调查和研究,对公共卫生领域的控烟措施是否有效提供科学依据。

作为ITC 项目的创始人和首席研究员,经过近二十年的努力,方德智教授的团队目前拥有 150 多名研究人员, 31 个国家/地区加入了这一项目,覆盖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

在采访中,方德智教授举了几个例子。比如,爱尔兰是世界上第一个实行公共空间禁止抽烟的国家。而方智德教授的团队与爱尔兰的烟草政策研究专家一起,展开全国范围的细致调研。结果发现,政策执行前后,爱尔兰酒吧吸烟的从98%大幅下降至3% —— 说明这项政策的有效性。这项研究结果也影响了欧洲以及加拿大政府出台类似措施。

再比如,在2017年,他们在加拿大的研究显示,薄荷味烟草令开始尝试吸烟的人感到更舒适而更容易上瘾,也给戒烟带来更大的挑战。方德智的团队就此进行了大量调查和数据研究,并把结果提供给国际社会,现在,美国的食品药品监督局(FDC)正准备出台政策,禁止生产带口味的香烟。

过去二十年间,ITC机构的研究人员发表了超过600篇针对戒烟政策的影响力研究报告,“表明高税收、全面的无烟法律、大型图形警告标签、禁止烟草营销、和支持戒烟计划等政策是有效的,可以挽救生命”。

目前,ITC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而且有影响力的烟草研究项目。

方德智教授与ITC项目同行David Hammond 以及Mary Thompson 。

方德智教授与ITC项目同行David Hammond 以及Mary Thompson 。

照片:Radio-Canada

中国政府需要下定决心控烟

在与加广交谈中,方德智教授也谈到了ITC的成员国之一中国的控烟状况。

根据2018年的统计,中国有3亿烟民,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为26.6%,其中男性吸烟率为50.5%。因吸烟和吸二手烟死亡的人数每年高达100万 - 超过了因艾滋病、结核、交通事故以及自杀死亡人数的总和。若不采取有效行动大幅降低吸烟率,这一数字到2030年将增至200万,到2050年将增至300万。(来自中国新闻网 (新窗口)

方德智教授团队与中国政府卫生机构合作,推动中国制定执行有利于禁烟的政策,比如,规定在香烟包装盒上包含吸烟有害健康的提示以及明显的图片,以及在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等。

他说,中国政府与世界很多政府,都面对选择,那就是在吸烟带来的公众危害与烟草公司带来的巨额收益之间必须做出选择。更何况,中国的烟草公司是国营的,当中的冲突显而易见。

中国政府如果下决心禁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引自 方德智教授
2011年,方德智教授与中国禁烟研究团队合影。(本人提供)

2011年,方德智教授与中国禁烟研究团队合影。(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我对科学终将胜利感到乐观

过去两年的疫情期,方德智教授无法像以前那样全世界到处飞,但也没有停下研究的步伐。

他和团队最新的研究包括了过去几年越来越受欢迎的电子烟,给成年人和年轻人带来的利弊,以及政府政策制定。

我从年轻时代起一直感兴趣的是使用强大的科学研究数据来造福民众。而这也正是社会心理学吸引我的地方,包括心理学的研究方式,对系统性的心理行为进行研究,令我相信科学和使用科学研究能带来社会改变。
引自 方德智

而在疫情期,针对疫苗和病毒来源,产生了无数的阴谋论,还有人不断攻击公共卫生机构或是美国的福奇医生。

其实对科学研究的怀疑、质疑,过去几十年一直存在,目的是削弱政府监管。就拿烟草业来说,当科学发现抽烟有害健康,甚至会致癌的时候,烟草公司试图否认这一点。他们付钱让一些科学家进行公关,混淆视听,进行煤气灯心理操纵等。但最终,烟草有害的观念还是达成了共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对气候变化的认识上。
引自 方德智

他因此表示,自己对科学、医学最后获胜充满乐观。

2013年,方德智教授到访台湾,与台湾卫生部官员会谈。

2013年,方德智教授到访台湾,与台湾卫生部官员会谈。

照片:Radio-Canada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