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国际
  3. 国际政治

【报道】保守党议员庄文浩回应加广:适当时候将重启“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

去年二月,保守党外交影子部长庄文浩(Michael Chong)在议会辩论阶段发言。

去年二月,保守党外交影子部长庄文浩(Michael Chong)在议会辩论阶段发言。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Adrian Wyld

Yan Liang

“加拿大对华政策非常复杂;绥靖政策不是好的策略”

针对是否重启一个深度探讨对华政策的议会特别委员会,保守党内部出现了分歧,也连带引发媒体和专家的热议。

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CACN成立于2019年12月,提议者正是当时保守党影子外交部长、现任党魁奥图(Erin O'Toole)。

特别委员会设立18个月的时间里,关注两名麦克遭中国关押、孟晚舟事件对加中关系带来的影响。随后,陆续就香港、新疆、台湾、华为5G带来的安全担忧、温尼伯加拿大生物实验室华裔学者被开除等事件,传唤相应人士,举行专家证人听证,撰写调查报告。

但在本届议会开始之后,保守党领导层却没有立即重启这个特别委员会。

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教授、蒙克研究所(Munk)亚洲与全球事务资深研究员王慧玲(Lynette Ong)

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教授、蒙克研究所(Munk)亚洲与全球事务资深研究员王慧玲(Lynette Ong)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Lynette Ong

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教授、蒙克研究所(Munk)亚洲与全球事务资深研究员王慧玲(Lynette Ong)接受加广采访时表示,这一特别委员会的工作非常重要。

它是加拿大为数不多的可以就涉及中国的问题,发表意见以及进行讨论的平台。尽管两名麦克事件解决了,但加中关系进入了新阶段,依然面临很多问题。
引自 王慧玲(Lynette Ong)

保守党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则就加广的提问发出一份声明,解释说保守党一直计划重启‘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会认真对待来自北京共产党领导层的威胁,并致力于通过应对这些威胁来维护加拿大的国家安全和利益。自由党政府缺乏应对中国威胁的连贯而统一的计划,重建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令我们能够更好地追责。
引自 庄文浩(Michael Chong)

华裔时政评论人士昌西分析说,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着实做出了许多显著并且能够被看到的工作。这个委员会的存在,让媒体和各界人士关注与中国相关的各项议题,让更多关于中国的问题进入公众的视野。这也解释了,包括魁人政团新民主党在内的全体反对党,都支持这一委员会设立的原因。

保守党内部现分歧

去年11月大选结束之后,庄文浩还曾表示,会推动重启这个以研究加拿大对华政策的特别委员会。但到了12月份,保守党出人意料表示,不会重启CACN,而会成立特别委员会关注阿富汗沦陷事件。

在给加广的声明中,庄文浩解释说,要恢复特别委员会,需要在议会通过反对动议。去年大选之后,保守党就两个最紧迫的问题提出了动议——政府失败的经济议程和阿富汗局势。

但有中国问题专家分析认为,奥图最终决定不重启CACN或许和去年大选中,保守党部分候选人在华裔聚集选区选举成绩不佳有关。

去年联邦大选后,保守党指责外国势力有目标攻击其候选人,如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包括资深议员黄陈小萍以及赵锦荣等都未能赢得连任。保守党部调查的结论是,至少有十三个选区受到了中文虚假信息影响。

此后,还出现了保守党华人协会因奥图对中国立场,要求其辞职的事件。

但奥图不再重启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的决定,在保守党内部激起反对声浪,至少有五位资深议员公开接受全国发行的《环球邮报》采访 (新窗口),表达不满。

来自阿尔伯达的保守党议员、前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的副主席加内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 直接表示:

无论是作为政治战略还是国家政策,(对华)绥靖都不是好的策略。
引自 加内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

在加拿大的香港、维吾尔、以及台湾人权组织机构代表也对保守党这一决定感到不安,并开始与不同党派议员联络。

加拿大香港联合会(Alliance Canada Hongkong)的推特于周三(1月19日)以中英双语说明,他们就此与庄文浩等议员进行了沟通,并对重启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感到谨慎乐观

《环球邮报》报道称,鉴于压力,奥图目前正积极考虑在下半年重启这个特别委员会。

奥图希望平息党团内成员的不满,这很容易理解。但实际上,奥图是在原则问题上退让。至于造成奥图做出决定的原因,或许是身边幕僚的错误判断,或许是处于对选情归因的错误判断。结合在大选后,保守党内部对奥图的非议,也是对其党领地位的另一次挑战。
引自 昌西

庄文浩与加内特·吉尼斯等保守党议员还认为,如果在这次选举中,因有针对性的虚假信息而导致一些议员落败,我们应该做的是加强与选民的有效沟通。

Prime Minister Justin Trudeau is flanked by Mary Ng, the federal minister of small business, export promotion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at left, and Isabelle Hudon, the Canadian ambassador to France, as he speaks during a round table event at SheEO Global Summit in Toronto, on Monday, March 9, 2020. THE CANADIAN PRESS/Cole Burston

2020年三月,总理特鲁多与国际贸易部长伍凤仪(Mary Ng)(左)、以及时任加拿大驻法国大使Isabelle Hudon参加一个支持女性企业家活动。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Cole Burston

显示加中关系的复杂性

特鲁多自由党政府一直不支持设立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

从2019年起,总理特鲁多数次表示,会出台详尽的对华政策,但都无疾而终。

此外,加拿大也是五眼联盟中,唯一一个尚未就华为5G做出正式决定的国家。

同时,加拿大情报机构多次警告中国在加拿大的影响力,及保守党要求政府分享两名遭开除的国家生物实验室科学家—— 邱香果以及陈克定夫妇的文件等事件还在进行中。

本月,加拿大外交部长乔丽(Mélanie Joly)受访时表示,会很快推出印太战略。

上周,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部长伍凤仪(Mary Ng)与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邓振中就外国投资促进与保护协议,FIPA开始探索性谈判 —— 这是加拿大与台湾关系中几十年未曾出现的场景。

王慧玲教授表示,我觉得,特鲁多政府希望将印度-太平洋战略作为一个整体战略,不仅仅是专注于中国 —— 这显示出,对华政策的复杂性,但政府依然不清楚应该如何应对,于是,希望以应对中国周边国家,来解决中国带来的问题。

我认为,自由党政府试图回避(对华政策)话题,不鼓励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因为这是个困难的问题,政府目前没有资源,没有足够的专家来解决。但这始终是个问题,是个重大的问题,它不会离开,只会越滚越大。如果你不及时面对和解决,会令人更加头痛。
引自 王慧玲教授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