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健康
  3. 护理与治疗

优秀的医生和彪悍的患者:加拿大第一例换脸手术

医生和患者。

德亚尔丹和他的主刀医生博苏克。

照片:Radio-Canada

RCI

2018年5月份,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市的一个医生团队进行了加拿大首例异体脸部移植手术。患者64岁,是当时全世界接受脸部移植手术的患者中年纪最大的。脸部移植手术极其复杂,不仅需要优秀的医生,患者也必须具备强大的心理素质。

魁省居民莫里斯.德亚尔丹(Maurice Desjardins)2011年在一次打猎事故中脸部中枪,严重毁容,失去了鼻子、颌骨、牙齿和大部分嘴唇。虽然活了下来,但他无法正常进食,要靠气管切开术才能呼吸和说话。在经历了四次手术之后,他仍然不能摆脱疼痛的折磨。

因此,当蒙特利尔整容外科医生博苏克(Daniel Borsuk)提出脸部移植手术的设想时,他立刻就同意了。即使被告知死在手术台上或死于手术后并发症的几率高达50%,也没有把他吓退。他反问博苏克医生:你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值得过么?

移植整个脸部不仅需要技术和体力超群的医生,也需要强大的患者

德亚尔丹首先需要戒烟戒酒,然后在2017年春天开始进行一系列检查和测试。他需要有撑过漫长手术的体力,内脏机能必须完好,不能有癌变或感染。他还要具备强大的心理素质来面对改头换面的冲击。心理医生从一开始就介入了。博苏克说,如果心理医生认为德亚尔丹还没有准备好,哪怕是到了最后一天他也会取消手术。

手术后需要终生服用的抗排异药物会损害免疫能力。这是患者面临的另一巨大挑战。首位接受脸部移植手术的患者迪诺瓦(Isabelle Dinoire)两年前因癌症去世,享年49岁。

但是德亚尔丹心意已决。还好,所有的体检和心理测试结果都显示,他是个合格的患者。

手术:九个外科医生连续工作了30个小时

2018年5月份,魁北克省器官移植协会终于为德亚尔丹找到了捐献者。博苏克说,捐出亲人的脸和捐赠其他器官不一样。因为一个人的脸是独特的、唯一的。这需要超出一般的慷慨。

德亚尔丹终于进了手术室,此时离他第一次和医生讨论脸部移植已经过去了四年。博苏克等九位外科医生在两个手术室里同时工作。当那位捐献者被放上手术台后,博苏克要求大家在动手之前静默一分钟,表达对他和他的家人的感谢。

切开皮肤,辨认血管和神经,锯断骨头。为了避免组织坏死,动脉血管直到最后才切断。十二个小时之后,捐献者的脸终于完整地脱离了他的头部,被博苏克托在手里。在另一个手术室里,德亚尔丹的脸也在医生们十几个小时的努力后被整个切除,做好了接受他的新面孔的准备。

医生们首先把移植脸的骨头和德亚尔丹的头骨连接起来,然后开始缝合动脉和静脉血管。当五条动静脉全部接好后,血液开始流通,苍白的皮肤有了血色,移植脸在医生们眼前一点点恢复了生命。这是一个神奇的时刻。手术室里的紧张气氛终于消散了一点。

接下来还要接上神经,缝合皮肤。整个移植手术持续了18个小时。体魄强健的德亚尔丹经受住了考验,在整个过程里始终保持稳定的生命体征。手术结束后,几个医生才承认,他们其实没敢想象这么好的结果。

德亚尔丹在人工昏迷中度过手术后的最初几天。医疗团队的柯莱特医生说,最大的威胁是排异反应。他需要服用大量抗排异药物,这会使他的抵抗力非常虚弱。,两个星期后,博苏克走进了德亚尔丹的病房,递给他一面镜子。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新脸。大家紧张地等着他的反应。他看着镜中的自己,审视一番后,对博苏克伸出了大拇指。他还不能说话。

手术后,德亚尔丹在一个复建中心度过艰难的一年。他要学习使用肌肉,耐心等待神经长好,重新学习活动嘴唇、微笑和说话,抵抗一次又一次的感染。在他终于可以离开复健中心回家时,他表示自己从来也没后悔过,并再次感谢那位不知名的捐献者。

** 本文首次发表于2018年9月12日。重新发表时略有改动。**

(RCI avec Radio-Canada, Danny Lemieux, Geneviève Turcotte, La Presse)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