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社会
  3. 移民

【移民】音乐家洪育仙看疫情:“它让我慢下来,并与魁北克的联系更紧密了”

小提琴、钢琴演奏家洪育仙。(本人提供)

小提琴、钢琴演奏家洪育仙。(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RCI

去年,她成立了当地的青年交响乐团;并准备录制自己的第一张唱片。

#移民故事

回想这两年的新冠疫情,小提琴和钢琴演奏家洪育仙女士态度很乐观。她对加广记者说:

我以前总是忙忙碌碌,因为疫情,反而安定下来了。有时间静下来,对我来说是一个好的方式,可以好好练琴。而且,花时间在本地的旅行,让我意识到,魁北克真是个很棒的地方。

除了日常的小提琴和钢琴教学,她还在去年创办了沃德勒伊-苏朗日(Vaudreuil-Soulanges)青年交响乐团,并正准备录制自己的第一张唱片。

(疫情期,洪育仙练习肩上大提琴演奏)

我家里没有人做音乐,我是个特例

关于洪育仙(Judy Hung) (新窗口)

毕业于台湾高雄一家音乐学院,主修小提琴,曾在当地的交响乐团工作;

旧金山音乐学院小提琴硕士;

2005年,路易斯安纳州立大学完成小提琴博士学位;

2008年,纽约州立大学完成了钢琴硕士 —— 这是她的第二个硕士学位,也是她的一个梦想。

她在美国选择学校的标准就是,老师要好且有全额奖学金。

2008年,她得到在一间教堂的工作机会而与丈夫定居加拿大魁北克。

在教堂里,她带合唱团,演奏管风琴和钢琴。她的同事称,这可是与巴赫相同的工作啊

之后,她还在麦吉尔大学完成了第三个硕士学位,主修早期音乐演奏。

筹备第一张唱片

因为疫情的缘故,她有更多时间在魁北克当地旅行,而意外发现了格林伍德活着的历史中心 (新窗口)—— 这是个社区背景的博物馆,有花园下午茶,并展示历史上的艺术品、家具、服饰等。

受到这些内容的启发,洪育仙向魁北克艺术与文学委员会(The Conseil des arts et des lettres du Québec,CALQ)提出企划,以这座历史中心为背景,来演奏巴洛克时期的音乐。

最终,CALQ向包括她在内的四个机构提供了两万加元的赞助。

我希望用唱片和影像的方式,把历史和音乐结合起来,可以让全世界看到魁北克,而我希望借此扩展自己的专业。这也算是这两年留在魁北克的一个成果,让我更了解了社区。以前我不知道的事情,在魁北克旅行当中碰到了
引自 洪育仙

她说,正好这段时间哪里也去不了, 是最好的时机,希望今年能够把它完成。

洪育仙,钢琴演奏,与乐队合作演出。(本人提供)

洪育仙,钢琴演奏者,与乐队合作演出。(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成立青年交响乐团

去年,她在沃德勒伊-苏朗日(Vaudreuil-Soulanges)市创办了青年交响乐团。

洪育仙介绍说,自己一直希望成立一个交响乐团,让本地学习音乐的年轻人有更多演出的机会。

疫情期,她反而有了更多的时间做组织层面的工作。

去年夏天,接种了两剂疫苗之后,她带领着青年交响乐团在社区演出,比如在教堂、音乐厅、露天咖啡馆 —— 喝咖啡的顾客或骑单车经过的观众都可以驻足。这种演出不仅让学生得到演出机会,也让她觉得和本地社区有了更紧密的联系,也是一种回馈。

我的感觉是,疫情的影响反而是正面的,学生们有进步的目标,而教师也一直帮助他们进步。
引自 洪育仙

圣诞期间,青年交响乐团原本是要在当地图书馆举办音乐会,可惜最后时刻,政府宣布了新的疫情限制措施而取消。

去年夏季,沃德勒伊-苏朗日(Vaudreuil-Soulanges)青年交响乐团在露天咖啡馆演出。

去年夏季,沃德勒伊-苏朗日(Vaudreuil-Soulanges)青年交响乐团在露天咖啡馆演出。

照片:Radio-Canada

收学生全靠缘分

2020年一月,从台湾演出回到魁北克的洪育仙突然发现,新冠病毒也逐渐在加拿大蔓延,并最终导致社区隔离。

以前,她每年夏天都会在欧洲或亚洲巡回演出,参与不同的音乐节和教学。但这两年,她只能待在魁北克。

疫情期,她定下一个目标,每天练琴,弹不同的曲子,录不同的曲子。所以,她总在想,录哪一首曲子呢,练什么曲子呢?

好在网络发达,她每天谷歌音乐家们的生日,依此来作出决定。

她认为,疫情期,保持良好的心态更加重要了。她平日教学,周末忙碌青年交响乐团的事情,还要录制教堂风琴以及钢琴演奏,非常充实。

目前,她有近四十名年龄和程度不同的学生。她说,收学生是一种缘分。

说到教学方式的变化,她介绍说,最重要的,以前教学的时候,可以靠亲身示范,现在,就需要更多使用语言来表达 —— “我的英法语语言能力有了很大提高”。

对于爱音乐的孩子们,她非常鼓励。她觉得,有自己内心喜爱的事情非常不容易,而音乐是非常棒的一种爱好,尽管困难但值得好好坚持。

我的人生观有了很大的变化

洪育仙在魁北克已经居住了14年。总结起来,她说,台湾是个很棒的地方。我刚移民的时候,总是在想,我为什么要离开呢。不过,时间长了,我觉得北美是完全不同的生活。

和自己在台湾音乐领域的朋友同行相比,她认为,工作方面差别不大,音乐这一行就是不断创作、演出、教学 —— 最主要的变化反而是在人生观上面。

我先生是本地人,对我的影响很大。他在很多事情上看得很开,而我以前可能比较悲观。现在,我家里有三只狗,只要他们的吃喝拉撒睡搞定,我们就觉得很骄傲。这样看下来,我变化最大的是,不再给自己设立标准,只要健康、快乐就好 —— 当然,你还是会追求你喜欢的事情。
引自 洪育仙

此外,她觉得自己在教学方式上也有变化。对学生也会很严格,但不再是自己小时候练琴过程中那种言语、甚至体罚的态度。

西方教育之下,在教学和音乐中找到一种平衡。
引自 洪育仙

疫情期,闲暇时,她开始学习做台湾小吃,如油条、煎包;她还开始侍弄花园,去年夏天,在花园里开辟了一片玫瑰园,还在后花园里种菜。

她说:这些我以前是从没有时间做的

洪育仙与乐队的演出。(本人提供)

洪育仙与乐队的演出。(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