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社会
  3. 历史

她们也曾效力:二战中从事秘密监听的加拿大女兵

女兵。

她们也曾效力:二战中从事秘密监听的加拿大女兵.

照片:George Metcalf (Archival Collection/Canadian War Museum)

RCI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加拿大皇家海军成立了一个女兵团(WRCNS)。她们承担的任务多半属于后勤和通讯,没有亲身参加战斗。但是其中一部分被派往位于加东大西洋沿岸的监听站和信号发射台,所从事的秘密工作直到多年后才被公开。还有十五人被派到英国伦敦,在布莱切利公园的解密中心担任监测日军情报的工作。这个秘密机构后来因电影《模仿游戏》而广为人知。

这部历史剧情片讲述了英国天才数学家艾伦.图灵(Alan Turing)帮助盟军破译德国密码机的真实故事。影片中有这样一个场景:在监听室里,一群女兵头戴耳机,一面听一面快速地记录。其中一个叫住正要走开的男主角问,她们每天从事的枯燥工作到底有没有用?她的伙伴们齐齐转过头来,显然这是一个在所有人心中出现过的疑惑。她们得到了一个让她们欣慰的肯定回答。

布莱切利公园的加拿大女兵负责监听的是日本军队。她们当中有一个名叫珍.泰克贝里(Jean Tackaberry)。她的儿子鲍威尔(Bill Powell)回忆说,他们兄弟都知道母亲年轻时曾在布莱切利公园工作过,但是她一直说自己的职位是档案管理员,即使在关于布莱切利公园的真相渐渐被揭开之后也不改口,因为她和战友们曾宣誓保守秘密。

好奇的鲍威尔自己上网查资料,又去偷偷翻母亲搬进荣军养老院后留在家里的旧箱子,这才得知她在英国时期担任的工作是情报分类。但这时他已经学会尊重母亲的沉默,知道了真相也不再提问。

在泰克贝里生命的最后几年,关于布莱切利公园的一切都已被公开谈论。她终于肯偶尔讲一点自己的经历。作为分类员,她可以看到已被破译的情报,包括日军战俘营中的盟军官兵的命运。有的同事亲人被俘,会来求她透露一点消息。她总是坚拒,同时为此内心煎熬。不过,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也没有把她所知道的关于战俘的情况告诉鲍威尔。

在加东海岸监听德军潜艇

二战期间,加拿大海军在加东新不伦瑞克省蒙克顿市郊外修建了一个监听站。当年在那里执行过任务的艾尔莎.勒萨尔(Elsa Lessard)回忆说,监听站清一色全是女兵。她们的任务是从过往船只发出的信号里捕捉德国潜艇的摩尔斯密码。一旦发现它们,你就用铅笔疯狂记录。组长走来走去,把你完成的记录收走,送到走廊另一头,让发报员立刻发往英国。这些加密电文被送到布莱切利公园,供图灵和他的解密小组破解。

和泰克贝里一样,勒萨尔和她的伙伴们也曾宣誓至少保密四十年。当时她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有多重要。战后她们被告知,密码监听和破译使战争缩短了两年,使大约二十万人免于死亡。

从2009年开始,布莱切利公园开始向曾在那里和世界各地的监听站工作过的人颁发奖章。这枚迟来的奖章背后刻着一行字:我们也曾效力。

泰克伯里在2015年春收到了她的奖章。她在一个月后去世,享年94岁。

加拿大皇家海军女兵团成立于1942年7月,解散于1946年8月,前后共有6783名成员,其中一千多人被派往国外。她们当中无人阵亡,但有11人在服役期间死于疾病和事故。

** 本文首次发表于2021年3月25日。**

(CBC News, Michelle Gagnon,The Current,adaptation en chinois par Wei Wu)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