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社会
  3. 移民

【专访】留学生孟珂&江庭萱:海外生活令我们迅速成长,发现自我

孟珂与江庭萱接受加广访问。

孟珂与江庭萱接受加广访问。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Yan Liang

她们一个做音乐,一个当社工,曾遭遇种族仇视事件,而“希望尽力为社区发声”

孟珂来自上海,19岁来到魁北克蒙特利尔学习古典钢琴。之后,她自作主张转学爵士钢琴,因为那更符合我的性格

目前,她是钢琴私人教师,也在继续跟随老师学习爵士。

五年前,江庭萱(Echo Jiang)从青岛来到魁北克,她先在一个小镇高中读了一年法语,是为了圆一个法语梦。之后,她进入一间公立学院(CEGEP)攻读社工(Social Worker)专业。毕业后,就职一家政府开设的家暴妇女庇护所。

上周,两人在靠近蒙特利尔艺术中心的一间咖啡馆,接受了加广中文台记者的采访,谈及自己的留学生涯和未来的打算。

疫情令她们迅速成长

新冠疫情爆发近两年的时间,她俩都没有回国,一是机票太贵且很难订得到,再有,回国之后隔离时间太长。

孟珂的计划是,现在安安心心拿到永久居民身份(PR),然后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回国隔离。

不过,当下,两人最紧迫的事情是,为尽早取得加拿大公民身份,她们需要暂时离开魁北克省。

个中原因是,魁北克有它独立的移民政策。这几年,魁北克针对留学生移民政策的门槛增高,疫情期申请挤压滞后。两人经过仔细研究,发现申请加拿大联邦的留学生移民更加便捷。

孟珂(右)与江庭萱(右)带着她们的小狗菲比参加蒙特利尔LGBTQ大游行。(本人提供)

孟珂(右)与江庭萱(右)带着她们的小狗菲比参加蒙特利尔LGBTQ大游行。(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但联邦的留学生移民申请当中,有一个条件:你必须“表明计划搬到魁北克省之外的清楚明了的意图”。

孟珂觉得,是在突然之间,她的很多朋友离开了魁北克,搬到了其他英语省份。

不过,俩人还是喜欢蒙特利尔,喜欢这里的法语,爵士气氛,所以,计划拿到PR之后,再搬回来。

出国几年,面对所有重要决定,比如选择学习的专业,转学,搬家,找工作,选择移民计划等,都需要二十出头的她们自己拿主意 —— 远在国内的家长们,以他们的经验已经无法帮上什么忙了。

来了加拿大,我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人,展现了个性里的B面。我觉得,过去这几年,我成长非常迅速,精神独立了,还有独立处理事情的能力迅速增强了,更成熟也更自信了。
引自 孟珂

她还总结说,自己以前遇事就是冲啊,现在更谨慎些,会先考虑一下。

从当初要求留学,找到加拿大的音乐学校,都是她自作主张。她开玩笑说,也是很神奇,我父母居然也放心,就让我一个人这么来了。可能他们觉得我小时候,虽然顽皮,常挨打,但做事还是有分寸的。

孟珂现在最牵挂的是上海家里的那条狗。小时候,她是与那狗一起长大的,视它为亲人,平等的生物。

前一阵,看到国内为了防疫把居民的宠物狗打死的事情,她直呼,这类新闻真是看不得。

江庭萱告诉记者,还没有完全和父母亲商量,不过,她在认真地考虑移民。她坦言,因为移民之后,学费便宜一大截。她这几年很多的选择,包括学校和专业,都是以毕业后更容易找工作,进一步移民为目标的。

在社工专业的学习过程中,她在难民法律援助机构、安老院等都工作过。这让她逐渐意识到,自己所学习的专业,华裔凤毛麟角。而且,社工专业在中国几乎是不存在的。比如家暴女性庇护所,她认真查看,发现仅有南方的几个试点,而且,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因为我所学习的专业,我觉得,我还是会倾向于留下来发展。在国内,做社工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专业。而且,不被人理解。
引自 江庭萱

她举了个例子说,她和家里人就很难解释她做的工作,因为国内没有可以和社工相对应的行业。

发现自我

孟珂五岁开始学习钢琴,最开始当然是家长的主张。但她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音乐,不喜欢数理化。

她说,我在音乐里找到了自己。

进入蒙特利尔的音乐学院之后,她又感觉到,古典音乐其实有很大的限制,爵士乐更跳脱,更有自我发挥的空间,可以有更多的方式来表达,包括即兴弹奏。

我慢慢发现了我自己,我妈妈打出来的我不是真正的我。我妈妈想要的我,一个得A+的学生,但那不是我想要的。
引自 孟珂

从古典钢琴演奏转为爵士钢琴,她打了个比喻,就像你习惯左边开车,现在改右边了,本来习惯的东西,就是不习惯,感觉完全不一样。但时间长了,从小的音乐感觉还是在的,弹的技巧的并不难,但是脑子里的东西比较多,该用什么技巧,要填出血肉来,不是所有人都能弹出那个味道来

当然,她也完全有心理准备,走单纯爵士乐演奏这条路是很艰难的。所以,她除了教钢琴,也会继续深造,学习编曲和电影配乐,不然会跟不上时代的。

平等对待、尊重每个人

来自青岛的留学生江庭萱。(本人提供)

来自青岛的留学生江庭萱。(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江庭萱向记者介绍,三年的社工课程,她都学习了些什么:心理学,比如,抑郁症和创伤后遗症(PTSD);如何介入冲突,介入的技巧,

如何与家暴受害者交谈,交流,让她感到安全,怎么鼓励她说话,学习社会,理解不同文化,不同文化中家庭的作用,以及法律方面的项目权益。

在实习和工作过程中,江庭萱日常都是和社会中需要帮助的人打交道。

我学到最大的一点是,你要平等、尊重地对待每一个人。
引自 江庭萱

她还向记者讲述了一个令人悲喜交集的故事。

去年,她在一个难民法律援助中心实习。一位来自加勒比海岛国的女性来寻求帮助。这位女性年少时期,在家乡的时候,曾经受到性暴力。后来,一位加拿大人把她带到了蒙特利尔。

从那之后,她就不停地打工,做过帮佣、清洁工、也自己做过生意,开蛋糕店等。但是,她始终没有申请加拿大身份。

后来,她的前夫家暴她,她只得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那时,她曾申请公民身份,但却遭遇了骗子。

总之,那是位一直很努力,很自尊,独自养育孩子,但命运多舛的女性。

这位女士终于找到了江庭萱任职的机构,请求他们帮助她取得加拿大公民身份。

当时正值圣诞假期,她告诉前往询问信息的江庭萱,自己在疫情期失去了工作,连给孩子买圣诞礼物的钱也没有。

江庭萱被她的经历所打动,于是花了很长时间帮助她寻找一间机构,可以为她的孩子提供一份圣诞礼物。

因为有规定我们不能够直接给她买礼物,但是,我非常想促成这件事情。我想,如果是换做自己会如何?经历了这么多磨难,非常努力,却无法给孩子买一份圣诞礼物。这种换位思考其实很重要。
引自 江庭萱

这个令人心碎的故事最后有个温暖的结尾。

江庭萱终于通过朋友找到了一个独立资助项目,为这位女士的孩子们捐赠了一个IPad作为圣诞礼物,这也让他们可以在家上网课了。

今年六月份,这位女士也拿到了永久居民身份。

她给律师援助机构写了一封信,当中说,“因为你们首先把我当作一个人来对待,我感到了尊重”。

这个故事江庭萱现在讲起来,还会红了眼眶。

她说,这个工作大部分需要说法语,需要和受到家暴的女性用法语沟通,这可以说是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区 —— 不过,几个月下来,她觉得自己是可以应对的。

曾遭遇种族仇恨事件

新冠疫情开始,加拿大城市里针对亚裔的仇视和歧视事件大增,孟珂和江庭萱也有亲身经历。

有一次,孟珂出门遛狗。有个大个子男士没经过她允许就逗她的狗。她有些担心,提出异议,没想到此人突然翻脸,用脏话大骂“中国人”。

孟珂非常错愕愤怒。但一切都来得突然,加之当时只有她一个人,她迅速带着狗狗菲比离开了。

而江庭萱的遭遇来自工作机构。

去年,她曾在一间养老院实习,负责给所有进入养老院的探访者做登记。

结果,一位白人老太太见到她,忽然发问:你为什么在这里?谁雇请你的?我为什么要把信息给你?甚至指责她可能是间谍。

江庭萱说,所幸的是,安老院负责人非常重视。当那位女士再次出现时,负责人亲自出面询问,并要求她向江庭萱道歉。

孟珂与江庭萱都告诉我,这也是为什么,她们一直参与社区的活动,比如出席了去年的反亚裔仇视大游行黑人的命也是命大游行,“希望发出自己的声音,让社区更多元和包容”。

除了钢琴,孟珂还喜欢攀岩。(本人提供)

除了钢琴,孟珂还喜欢攀岩。(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