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科学
  3. 互联网

【报道】全加华人社会公义理事会陈纬安:政府应尽快出台制止网络仇恨言论法案;反对者:法案威胁言论自由

Prime Minister Justin Trudeau takes part in a moment of silence in the House of Commons on Parliament Hill in Ottawa on Tuesday, June 8, 2021, in recognition of the recent tragedy in London, Ontario. THE CANADIAN PRESS/Sean Kilpatrick

今年6月8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议会为安大略伦敦市遭到大卡车袭击而丧生的Afzaal一家四口默哀一分钟。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Sean Kilpatrick

Yan Liang

“脸书等社交媒体有能力辨别删除仇恨言论”; “自由党这一提案威胁了人权、个人隐私”

背景:今年加拿大联邦大选之前,自由党政府推出“技术讨论论文,Technical Discussion Paper”,为政府对网络、社交媒体管理规则设立了一个框架,包括具体建议和目标。

当中称,自由党政府的社交媒体平台新规定包括“哪些实体将受到新规则的约束;哪些类型的有害内容将受到监控;受监管实体的新规则和义务”,并会成立新的监管机构来管理这些规则和义务的执行。

而且称,立法的主要目的是消除网络上的几项内容:儿童性剥削内容、恐怖主义内容、煽动暴力的内容、仇恨言论、和未经同意共享私密图片。

全加华人社会公义理事会(CCNC-SJ)在过去一年中,参与了就这份“技术讨论文件”的咨询工作,并提出了具体建议。

全加华人社会公义理事会停止网络社交媒体仇恨项目负责人陈纬安(Ryan Chan)。

全加华人社会公义理事会停止网络社交媒体仇恨项目负责人陈纬安(Ryan Chan)。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Ryan Chan

加拿大加广中文台就此采访了该机构反对网络及社交媒体仇恨言论项目负责人陈纬安(RyanChan)。

疫情期仇恨事件/言论令亚裔心理受到伤害

陈纬安表示,在六月底前,平权会专门设立的歧视/仇恨事件网站收到了近1500份自我报告。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报告显示,针对亚裔仇视仇恨事件仍有发生,

他还特别提到,自从新冠疫情爆发,网络上针对亚裔的仇恨言论飙升。曾经一度,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每次提到“Kong Flu”或“中国病毒”,网络上针对亚裔的仇恨言论就会大幅飙升。

而他相信,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仇恨仇视事件没有报警,受到起诉的更少。

针对亚裔的仇恨仇视言论和行为,对亚裔造成了很大的心理伤害。不过,因为大家的努力,有更多的民众、政府机构意识到了仇视歧视亚裔的存在,我们目前的方向是对的,但是,种族歧视不是一夜之间就能消除的。
引自 陈纬安

相关阅读:全国性反针对亚裔仇视以及种族歧视报告平台启动 (新窗口)

政府是时候制定管理措施

陈纬安介绍说,自己在香港住了18年,学习法律背景出身。而加入加拿大CCNCSJ之后,他的主要任务是,推动政府出台政策,针对网络仇恨言论立法。

在我眼中,网络/社交媒体是最糟糕的繁殖种族主义的土壤,你看到极端的阴谋论观点和假新闻。那些人相互鼓劲打气,认为种族主义观点是正确的。对这类发言,社交媒体目前没有检查,任其传播。而且,社交媒体平台公司对政府就此立法是非常抵触的,这更助长了社交媒体中仇恨言论泛滥。
引自 陈纬安

陈纬安表示,这份“技术讨论论文”中包括了加拿大平权会的建议,自己曾长时间与他们沟通,因此很高兴看到政府迈出第一步。

联邦政府当时的承诺是,会在100天内拿出具体的社交媒体管理政策。陈纬安称,希望他们能做到。

言论自由vs仇恨言论

陈维安坦言,他来自香港,深知言论自由的可贵。但言论自由和仇恨言论之间是有区别的。加拿大最高法院曾经就此明确给出了11项定义。

在他看来,只要言论符合这11项中的某一项,就可以判定为仇恨言论,互联网应该自动删除。

他给出的理由是:

首先,仇恨言论比言论自由中的虚假言论更为低级,而且,损害了其他人的言论自由,大多数仇恨言论受害者是属于弱势人群,比如女性、LGBTQ、少数族裔等,这是不应该被允许的。

再有,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

比如,在本届的联邦大选之前,就有加拿大情报机构警告,有机构或外国政府要影响我们的选举。

陈纬安表示,他明白很多人对管理网络言论有顾虑,担心导致政府的言论审查。但目前状况下,我们需要一个权衡,我们是更担心加拿大政府,还是更担心背后涉及外国势力干扰我们的民主。

互联网有能力鉴别和删除仇恨言论

在陈纬安看来,社交媒体有能力辨别和删除仇恨言论,问题是,他们是否愿意投入资源来做这件事情。

他称,社交媒体平台总是强调,用户的帖子太多,每天有多达上亿的帖子,没有人手来负责审查和删除。

社交媒体的经营模式就是以计算和鉴别用户内容,并因此而盈利的。比如,他们成功鉴别和删除针对儿童色情的内容,怎么会没有能力鉴别什么是仇恨言论?所以,就看他们愿不愿意将仇恨言论也上升到同等重要了。
引自 陈纬安

他举了德国的例子。德国在2018年实行新的社交媒体规则,要求社交媒体平台自己进行鉴别,并在24小时内删除仇恨言论。目前,脸书在德国雇请了2000名内容版主,以确保能够遵守当地法律规则。

2019年,脸书因隐瞒了网民提出的抱怨申诉数量,还遭德国监管部门罚款。

对于联邦政府公布的互联网、社交网络管理提出的框架政策,陈纬安最大的不满是,政策依然规定需要受害人举证,向仲裁法庭甚至法庭举证,证明对方的发言是仇恨言论。

他认为,这对受害人是太痛苦和漫长的过程。如果发表言论的人非常看重自己的言论自由,应该是由他们来举证、上诉,证明这不是仇恨言论。

2021年6月12日,安大略省伦敦市为Afzaal一家四口举行葬礼。警方称,袭击者开着卡车将正在散步的一家人撞死,而且,袭击是有预谋的,他们因为穆斯林身份而受到攻击。

2021年6月12日,安大略省伦敦市为Afzaal一家四口举行葬礼。警方称,袭击者开着卡车将正在散步的一家人撞死,而且,袭击是有预谋的,他们因为穆斯林身份而受到攻击。

照片:The Canadian Press / Nathan Denette

批评者:担忧言论自由和隐私

星期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网站刊登了一篇署名评论文章,称目前自由党政府的制止网络仇恨言论提案“威胁到了人权”,还没有正式提出,就受到人权机构,以及各政党的批评。

这篇文章的作者科根(Ilan Kogan)目前是耶鲁法学院学生,也曾任职脸书的监督委员会。

文章称,尽管政府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这一提案,严重危害了个人隐私,它要求社交媒体平台自己来监控用户上传的内容;而且,个人可以举报有害内容。

作者认为,网络确认仇恨语言非法内容比起确认儿童色情要困难,因此网络受到审查的危险会更高。

他认为,这一法案是民主政府能够提出的最糟糕法案,加拿大政府应该做得更好。

可见,该法案尚未正式提出,双方的激烈辩论已经开始。

加拿大立法体系如何权衡打击仇恨言论、虚假有害信息,和保障言论自由以及隐私这两个方面呢?

本台会持续关注事态进展。

社交媒体如何管理:难题不仅仅是在加拿大

星期天晚间,脸书的吹哨人、37岁的弗朗西斯·豪根(Frances Haugen)接受了哥伦比亚公司“60分钟”节目专访,并首次公开了自己的身份。

周二,豪根还在美国众议院作证,再次强调脸书为了盈利,忽视了社会安全以及青少年安全。

脸书的产品会伤害儿童、引发分裂、并削弱我们的民主。
引自 弗朗西斯·豪根

她举例称,脸书本身有上千种算法,而且发现,那些仇恨、分裂、极端的内容会刺激人的愤怒等情绪反应,可以让用户更长时间留在脸书上,并增加点击量,以此谋求最大的利益。

与此同时,美国以及欧洲国家也在逐步讨论、制定针对互联网平台的管理条例。

脸书前员工弗朗西斯·豪根周二在华盛顿参议院消费者保护和数据安全小组委员会作证。

脸书前员工弗朗西斯·豪根周二在华盛顿参议院消费者保护和数据安全小组委员会作证。

照片:Reuters

Yan Liang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