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2. 政治
  3. 联邦选举

【专访】 新民主党候选人张柏力:有人称我"快乐的战士"

他说,我觉得,目前的加拿大社会体系中,对张着像我这样一张面孔的人,并没有给太多的空间,所以,我们必须创造这个空间。我的选择就是利用这个政治体系,参加竞选。

星期二上午,张柏力和义工团队出门来票前合影。

星期二上午,张柏力,右二,和义工团队出门拉票前合影。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RCI

他说,我觉得,目前的加拿大社会体系中,对张着像我这样一张面孔的人,并没有给太多的空间,所以,我们必须创造这个空间。我的选择就是利用这个政治体系,参加竞选。

代表新民主党出战多伦多中心选区的是张柏力(Brian Chang)
他曾经在2017年代表新民主党出战士嘉堡-爱静阁选区。
2019年、2020年、以及今年,他三次代表新民主党在多伦多中心选区参加选举以及补选。

他本科毕业于多伦多大学,硕士毕业于约克大学,主修环境与政治。他也是公开的同性恋身份候选人。

他竞选的主要议题包括可负担住房,气候紧急状况,以及全民药品保险等。

周二(9月7日)一大早,新民主党候选人张柏力首先与党领袖辛格(Jagmeet Singh)一起,出席媒体见面会,宣布了新民主党将加倍投入公共交通设施投资的计划。

接着,他回到位于多伦多中心Carlton街的竞选办公室,接受加广中文台的采访。

随后,他和三位助手、义工会合,一起出发前往附近一幢公寓大楼拉票。

张柏力告诉记者,选区内住着10万居民,面积仅10平方公里。所以,人口密度很大。

目前,正值疫情期,无论是与选民沟通还是参与选战,都带来困难。而张柏力表示,我会一直在这里,愿意和每一位选民交谈。同时,团队也在进行电话拉票活动,希望每一位选民都现身投票。

到达一栋六层住宅大厦之后,他们先从一楼开始,挨门挨户敲门。如果有人应门,就开始自我介绍,询问他们关注的议题和投票意向,确认他们的姓名等信息。

然后,他们乘电梯上了六楼,从楼上一层层扫下来。在与选民交流的过程中,张柏力对选民批评自由党领袖特鲁多在大疫情下发动大选,表示这个时期应该更注重恢复经济和民生,并表示,新民主党才是始终将民众利益放在首要地位的联邦政党。

(拉票现场,来张自拍 -- 张柏力推特)

张柏力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华裔-牙买加加拿大人,出生于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成长于多伦多郊区的Malvern社区,他的妈妈现在还住在那里。

他说,我想从政是来自从小的家庭教育。记得小时候,我曾经参与筹款,帮助那些买不起校服的朋友们。这就是我学习到的,困境中,大家要团结起来,相互帮助。

选择新民主党是基于它的理念

张柏力表示,他今年34岁了,这个年纪中的很多人,政治理念的形成或许都与九零年代末经历的前安大略保守党省长麦克·哈里斯(Mike Harris)时期有关。

他介绍说,记得1997年,哈里斯大砍教育以及其他社会服务项目,安大略省出现大罢工,他的父亲所在的部门也进行了罢工。他说,对我们这个靠他一个人收入生活的家庭来说,是很恐怖的事情 —— 而我也因此看到工会在这个时候,如何帮助工人和工人的家庭。

对他来说,选择新民主党,还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新民主党的前国会议员邹至惠(Olivia Chow )女士。

张柏力表示,邹至惠竞选联邦议员的时候,我是多伦多大学的学生,投了她一票。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意识到,投票的力量。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她是邹至惠,还因为她代表的理念。

在张柏力看来,多少年来,很多例证一次又一次地说明,在关键时刻,是新民主党推动,通过了对加拿大人来说非常关键的政策,比如全民医保就是从新民主党省长开始的。

他认为,在加拿大,无论你住在哪里,当你遭遇困境的时候,政府应该帮助你。比如在大疫情期,我们看到某些人群是多么脆弱。联邦政府推出了紧急应对计划,正是新民主党提议,要求将政府救助每月1000元提升至每月2000元。要知道,当时不仅仅是最低工资阶层需要帮助,连大公司大企业的员工一夜之间也被辞退。而新民主党推动自由党政府负起责任。

在路上。

在路上。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参选之路

张柏力介绍了自己参选的经历。2017年,他曾担任辛格竞选新民主党领袖的运营总监。

随后,士嘉堡-爱静阁选区的自由党联邦议员陈家诺去世,有一个补选。张柏力说,自己之前没有想过竞选,但这个机会就这样来了,我就想,试试看。

他分析说,那个选区在社会议题上是相对保守的,而我以公开的同性恋身份来竞选,以进步主义议题来竞选,带出了选区民众需要了解的一些议题。

到了2019年,他与男朋友住在多伦多市中心区。他说,那段时间和朋友们常常聊到时政,认为不能再等待老一辈的人去实现我们的想法了,因为那些愿景一直没有出现,年轻一代应该开始行动。比如,年轻人越来越难以找到全职的工作,专业性的好的工作,再比如扩大医保以及对抗气候变化紧急状况等。

他表示,那一年,新民主党推出很多非常优秀的、多元的候选人,令他深受鼓舞。

而在2020年,自由党前财政部长莫诺因为慈善机构丑闻下台,他参加了补选。

他称,我一直认为,肯定不是竞选一次就能当选的,而每一次选战我都会成长一些。

反针对亚裔仇恨

新冠疫情以来,针对亚裔的仇恨和歧视事件上升,很多人感到担忧。你对他们会说些什么?

张柏力立即表示,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个提问本身就挑战了一种假定 —— 加拿大是个友善、礼貌、美好的地方。加拿大也可能是个种族歧视很严重的地方,比如历史上出现的对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出现过排华法案,加拿大的白人至上,系统性的歧视等等。

他认为,这一年多以来,针对亚裔的仇视反映在许多层面。比如自己曾在去年补选竞选期间遭人脚踢。而在今年,有人把自行车推向他。他也担心自己的妈妈,而年长的祖母在公园里遭到人喝骂。

他形容说,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每个周末,反对疫苗的人群举行抗议,有时候一下子出现好几百人。你从他们的标语中可以看到他们对亚裔的仇视,比如称疫情是Kong Flu,或是把你的病毒带回中国

他认为,这也正是我们需要不断努力去抗议,去不断改进的——就是反对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新民主党提出:种族公平,原住民公平,以及气候公平 —— 这些是需要出现在我们的议程上的。

针对亚裔的仇视歧视,今年早些时候,张柏力参与了在多伦多市政府前举行的反亚裔仇视抗议活动。

张柏力还在新民主党代表大会上提出动议,悼念在亚特兰大遭枪击死亡的亚裔人士。

我觉得,目前的加拿大社会体系中,对张着像我这样一张面孔的人,并没有给太多的空间,所以,我们必须创造这个空间。我的选择就是利用这个政治体系,参加竞选。而很多亚裔,比如记者、比如活动人士,比如学者,比如社区活动组织者,他们都在做着非常重要的工作。

他举例说,三月份的反亚裔仇视抗议活动在全加拿大范围内都出现了,甚至在一些小城市也有抗议活动。而且,我们还和各市政府合作,推动将每年的五月10日定为反对亚裔仇视日。

我是个什么样的候选人?

我是个及时出现在现场,认真把事情做完的人。我热爱这个社区,这是我、我的家人、朋友工作生活的地方。

我是个有热情的人,麦克·雷顿(前新民主党领袖杰克·雷顿之子)曾经形容我是个快乐的战士,我出现在现场,我完成工作,而且总是面带微笑。感谢他这样描述我,因为很多人也是这样说杰克的。
张柏力
征得同意,张柏力把宣传牌插在选民花坛中。

征得同意,张柏力把宣传牌插在选民花坛中。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头条